第829章 引公愤,关黑屋/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李,有时候不用太较真。”傅骁语气平和。

“……”

“有句话叫‘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接下来的日子还很长,随你怎么折腾。”意有所指。

李奎恍然,笑得几分不怀好意。

两人对视,彼此心照不宣。

……

清晨,当第一丝曙光洒向大地,哨声大作。

谈熙挣扎着从床上起来,抬腕一看,才五点半,比军训的时候提前了整整一个小时,不困觉才怪。

安安已醒了,探出半个身子,正叫隔壁床冉瑶。

剩下韩朔只能交给谈熙负责。

“……起床了!丫是不是想跑圈?”

一提“跑圈”,韩朔立马翻身坐起,瞌睡一扫而光。

然后,换衣服、洗漱,狂奔下楼。

动作之利索,实在罕见。

10分钟,集合完毕,刚好5:40,天已大亮。

傅骁、陆征不见其人,只有周民立于高台之上,一身松枝绿迷彩服,挺拔英气。

但若仔细观察,就能发觉不对。

向来以“和蔼亲切”著称的周教官,此刻却面覆寒霜,目光凛然。

好像谁欠了他几百万……

韩朔见状,打到一半的呵欠,愣是生生给忍住了。

“神马情况?”她朝谈熙猛使眼色。

后者轻轻摇头,示意她噤声。

众人面面相觑,同样不明所以。

正当此时,周民突然开口——

“你们是从众多大学生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不说百年难遇,那也是百里挑一,应该知道机会来之不易。但是——”前面铺垫了这么多,后面才是重点,“有的人却不知道珍惜!”

周民语气沉肃,目光凛然。

看来有人犯事了,大家不由暗想。

这时,一名小兵押着一个身穿迷彩服的女生走到台上。

谈熙听见自身旁传来的倒抽气声,余光一瞥,是甄果果。

再定睛往台上一看——有趣了!

“房小雅,22岁,Q大电子信息工程专业。昨日傍晚集合,故意缺席不到,性质极其恶劣!”周民厉声叱咤,“你们要搞清楚,现在是国家选择了你们,也是你们必须承担责任的时候!”

由不得任何人,以任何借口,挑三拣四。

要说这些留下来的人有多不情愿,纯粹放屁。

如果不是有所图,何必在前面十天的训练中累死累活挣表现?

诸如许泽、沈寒之流不在少数,看三组和六组的态度便可想见竞争是有多激烈。

房小雅的行为无异于“当着乞丐扔馒头”,你扔就扔吧,还特么踩上一脚——自己不吃,也让别人吃不到。

如此奇葩的行为想不引起公愤都难——

“这谁啊?脑子被驴踢过?”

“我哥们儿想留下来都没机会,离开的时候眼泪汪汪,特么凄凉到家了。她凭什么啊?!”

大家视若珍宝的机会,却被一个不识好歹的女人糟蹋,情何以堪?

“要留不留,趁早滚蛋!”

“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恶心!”

“这种人怎么会入选?又怂又丑又作!”

“踢了最好!”

“坐等教官处理。”

“……”

这厢,大伙儿群情激奋;那头,罪魁祸首房小雅却兀自欣喜。

暗想,这回总可以不用留下来了吧?

没错,她就是故意的!

昨天下午与谈熙几人吵完之后,她带着甄果果去找傅骁,提出离开的要求,却没能得到允许。

怀着满腔怨气回到宿舍,越想越怄!

她根本就不愿意留下来,也不想当什么特种兵,都怪谈熙……

还有,教官凭什么不同意?

难道她没有人身自由?

房小雅甚至怀疑,谈熙是不是跟傅骁故意串通,不放她走!

这下,连带教官也一并怨恨上。

因为太过气愤,晚饭没吃,也错过了“七点整集合”的消息。

虽然值班室的女兵曾经上来提醒过她,但房小雅一点也不想去!

索性躺在床上睡大觉,把脑袋一蒙,什么都不管不顾。

最终,被周民亲自叫醒……

起初她很忐忑,对教官的畏惧仿进刻在骨子里,完全是出于本能地恐惧,可转念一想,又忽觉庆幸。

或许,她表现不好,就能被pass掉?

房小雅觉得自己找对了方法,马上就可以摆脱这个鬼地方!

所以,在和周民谈话过程中,她故意表现得桀骜不驯,这才有了眼前这场公开批斗。

虽然大家骂得很难听,但房小雅却越来越激动。

没错,就是这样!

骂吧,尽管骂!

一切都按照她的设想顺利进行着,就差最后一步。

现在只需教官点头……

正当房小雅满怀憧憬、目露欣喜之际,周民接下来的话足以让她从天堂跌落地狱。

周民说,“你既然不愿意,国家也不会勉强,但部队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更何况封闭式训练已经开始,为了保密,肯定不可以就这样让你走,所以只能委屈房同学到‘小黑屋’住几天,等训练结束,再行离开。”

“小黑屋”,顾名思义,就是关禁闭的地方,但不小也不黑,只是没办法跟外界联系而已。

始建之初,是为某些执行特殊任务后、不幸患上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士兵,提供休养之地。

具有“脱密”和“治疗”的双重作用。

之后发展为羁押场所,除开保密需要之外,还可作审问逼供之用。

房小雅脸都吓白了。

她虽然不清楚“小黑屋”具体是什么,但光听名字就瘆得慌。

她不禁联想到电视剧里有关“黑狱”、“水牢”的场景……

然后,彻底崩溃。

“我不去!我要回家——”

周民不为所动,众人冷眼旁观。

“活该!”

“这下才知道厉害!”

“白白占掉一个名额,浪费。”

“……”

引起公愤的后果就是墙倒众人推。

周民挥手,示意那名小兵把人带下去。

房小雅目露惊惶,开始奋力挣扎,瞬间爆发的力量不可小觑,直接把人小士兵推得一个踉跄。

径直冲到周民面前,厉声质问:“你凭什么把我关起来?有什么资格这样做?!”

“这里是部队!”

“那又怎样?!”

“怎样?”周民冷笑,“脚踏这一方土地,就必须服从安排!就算让你去挨枪子儿,也不能说个‘不’字!”

“我要找律师,我要起诉——”

“呵!那也要等你可以出去再说。”

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深深的无力感将房小雅包围。

怎么会这样?

“我不服——”蹲地抱头,失声尖叫。

周民看了她一眼,目光冰凉,不带任何情绪。

“妞儿,有没有似曾相似的感觉?”韩朔伸手,虚搭在谈熙肩头,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什么意思?”冉瑶插话,一脸好奇。

“喏,”韩朔朝台上努嘴,“找律师的套路啊,不觉得眼熟?”

“我知道!熙熙用过嘛!”

之前黄莲那件事,谈熙就用请律师唬得上面一愣一愣。

“宾果!”韩朔鼓掌,丢给冉瑶一个“棒棒哒”眼神,“可惜火候没够,效果嘛……呵呵哒。”

最后,房小雅还是被强行带走。

“都给我记清楚,在这个地方,军令如山!教官说你错,你就不可能对!”

周民停顿一瞬,语气稍缓:“当然,你有表达诉求的权利,但是——我们也有答应或不答应的自由!既然留下来,就别给我摆公子哥、大小姐的臭架子。开弓没有回头箭,受不了,也得受!”

“听明白了吗?!”

“明白!”

一番鼓舞,军心渐稳,周民的脸色才稍有好转。

这时,一辆大卡车从远处开来,停在作训场旁边。

傅骁、时璟和陆征三人下车。

李奎紧随其后。

只见卡车后箱箱门拉开,露出里面堆叠如山的……行军装备?

众人探头缩脑,议论纷纷。

------题外话------

房小雅算是被小虐了一把,今天更新就到这里,明天上午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