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0章 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怎么办?”

“来者不善啊。”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小命休矣!”

“……”

大家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有人捶胸顿足,有人扼腕哀叹。

傅骁站到高台上,周民后退两步给他挪地儿——

“欢迎大家来到兽营!”

两臂张开,仰头望天,表情是久违的感慨,目光悠远。

明明是邀请的动作,却让人……不寒而栗。

“兽营?什么鬼?”

“一听就不是什么好名字。”

“有点惊悚。”

“不明觉厉。”

“教官,俺不经吓啊……”

傅骁眉眼冷峻,表情肃杀,“从今天开始,你们将接受部队最残酷的训练,最终通过陆、时二位教官的检验,才算真正迈进特种部队的门槛!”

“报告!”

“讲。”

“傅教官,为什么不是你来检验训练成果?”

陆征和时璟虽然时常出现,但一直充当移动背景板的角色,似乎……没什么地位?

毕竟,站在台上讲话的,多是傅骁与周民,李奎偶尔也能说上两句。

陆征指导过射击课,还算熟悉,这个“时教官”嘛,就有点……

部队这种地方,头衔和肩章都不如拳头来得有说服力。

显然,时璟被质疑了。

还是那种带着挑衅的质疑。

傅骁正准备开口说点什么,时璟摆手,“我来。”

沉吟一瞬,傅骁退开,他顺势上前,直面所有学生。

“来了很久,一直没找到机会自我介绍。时璟,军总直辖‘雷神’特种作战队队长。”言简意赅,却无比震撼。

所有人把话在心头过了一遍,划重点——

1、“雷神”特战队。

2、队长。

所以,是他们想的那个“雷神”特战队吗?

有人倒抽凉气,有人目露惊骇,当然也有少数学生不明所以。

“怎么了?”

“雷神特战队很牛吗?”

“队长是什么军衔?官很大?”

“别愣啊,你回我一句……”

议论的议论,询问的询问。

韩朔对此也不是很了解,转头问许泽,“时教官说的那个什么特战队很厉害吗?”

许泽翻了个白眼儿,“何止厉害,分分钟屌炸天好嘛?”

韩朔两眼噌噌放光:“能不能说具体点?”

“雷神特战队,华夏人民武装军区总部直属的一支尖端特种作战小队,是我国现公开最高级别的特种部队。成立于xx年,以高精尖著称,每位成员都拥有过硬的身体素质和一门在各自领域见长的技术,听说还有异能者。”

“嘶……厉害了。”

许泽下巴微扬,突如其来的优越感:“原来你不知道啊。”

废话!

知道老娘还用问你?

制杖!

许泽不知想起什么,笑得有点神秘,“我跟你讲,其实还有更厉害的。”

“比如?”

“嘿嘿……‘雷神’的前任队长。”

“是谁?”

“不告诉你。”

“滚蛋!”

“求我啊。”许泽得意洋洋。

韩朔一记眼刀飞过去,“干不死你。”

“……”

那厢,时璟粗略扫过众人的反应,轻笑:“说实话,我很好奇你们留在这里的原因。不介意交流一下吧?你来。”随手一指,正是先前提问质疑他的男生。

公报私仇?

也许吧。

谁让他现在成了教官?

不说为所欲为,提问的权利总归是有的。

那男生竟也不怯场,看向时璟的眼神透出一股狂热,乃至崇拜,和先前怀疑的态度完全是两个极端。

“报告!我留在这里,是想成为一名特种兵!”

“特种兵?”时璟嗤笑,“那你知道这三个字意味着什么吗?!”

男生目露沉思,“报告!我知道!”

“说。”

“特种兵是保家卫国的英雄。”

“肤浅!”轻飘飘的两个字,却是沉重一击。

男生涨红了脸。

时璟冷笑:“我告诉你,特种兵意味着流血流汗,甚至献出生命。”

“不止华夏,全世界都这样。H国冬训,特种兵赤着上身在雪地匍匐前行;以色列防御军反恐小组用绳子绑住双腿,再从高处往下跳;白俄罗斯内政部特殊部队必须经过1万里疾走、肉搏战、平衡木、炮轰等等考验,才有资格成为精英部队红色贝雷帽的成员;M国海豹突击队的训练过程,更是闻所未闻的变态。”

“这次只会更严格、更残酷,你们确定还要留下来?”

全场死寂。

没有人开口,但后背寒毛已经竖起来。

更严格?

更残酷?

“怎么,不相信?”时璟短促地笑了声,似在嘲讽众人的无知,“不怕实话告诉你们,这次训练暂定人均负重15公斤,以小组为单位完成山地奔袭、抢占坡顶、对抗搏击、泥潭摔擒、高空索降、山地行军、托举圆木、极限体能等等,每天训练将不少于18小时,行军总里程超过200公里。”

此话一出,偌大的作训场落针可闻。

就连许泽都不由发憷。

由于家里的原因,他每年暑假都回去部队待上一段时间,所以很清楚时璟嘴里蹦出的一个个项目名词究竟代表着什么。

这分明是要拿他们当真正的特种兵来操练!

“所以,你们可以选择退出。”说话的人是陆征,音调四平八稳,却似惊雷入水,瞬间激起千层浪涛。

大伙儿已经被搞蒙懵了,这是什么情况?

刚才周教官不是还批评了房小雅临阵退缩的行为,怎么转眼陆教官就鼓动大家放弃?

“由于这次训练是全封闭式,训练内容对外保密,大家退出之后,会有人带你们去其他地方,包吃包住包玩,待训练结束就能离开。”

左边是喷香的蛋糕,右边是骇人的炸药。

该怎么选,似乎并不困难。

可五分钟过去,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表态。

时璟冷笑:“愣着做什么?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终于可以脱离魔爪,怎么还不走?”

“……”

“要我说,全都走光了最好!你们乐得轻松,我也自在,何必死撑,受苦不说,还得挨骂?关键是我也很累,这大热天的,坐在基地司令部吹风扇多惬意?”

有人目光微闪。

“真的,我一个字不骗你们,只要想走,一律放行。刚才陆教官已经说得很明白,接下来的行程也都给你们安排好了。”

“教官,我……想退出。”一只手颤巍巍举起来,是个女生。

时璟鼓掌:“很好!已经有人迷途知返,剩下的还等什么?”

“我退出!”

“我也退出……”

有人开了头,接下来就容易很多。

最后,选择退出的人占了总人数将近四分之一,整整18个,有男有女。

时璟目光从他们身上掠过,转投其他尚在队伍中的人,“你们呢?不妨再考虑考虑?”

“报告教官!我已经下定决心要成为一名特种兵,不需要再考虑!”前排一男生出列,表情严肃,目光坚定。

“你们呢?”

“报告!我们也不需要——”

时璟眼底闪过笑,转瞬即逝。

只见他遗憾地耸耸肩,语气颇为懊恼:“看来我还是不能回去基地司令部吹风扇,算了,既然你们主动讨虐,我也不好手下留情。全体都有!”

立正,双手紧贴裤缝。

“从现在开始,你们将正式进入淘汰制训练。规则简单粗暴,总结为以下三点:坚持不了的,淘汰;成绩不合格的,淘汰;违规犯事的,淘汰。”

“所以,现在的情况不是你们想不想留下来,而是你们能不能留!废话就讲这么多,马上开始今天的训练——负重五公里越野!”

时璟朝陆征点头,后者往卡车旁边一站,不威自怒,气场十足。

他说:“全体都有!按小组编号排队领装备。”

轮到谈熙的时候,陆征似有所觉,突然抬起头……

“教官,能问个问题吗?”女孩儿笑靥如花。

留下来的女生中,漂亮的屈指可数,谈熙就是其中一个。

干站着都能吸人眼球,更何况笑起来?

杀伤力可想而知。

反正周围一群男生的眼珠子全黏她身上去了。

男人眉眼沉沉,半晌才回应:“可以。你问。”

------题外话------

时璟:明明你更适合黑脸。

二爷:我会自动脸红。

时璟:啥?

二爷:因为台下有她在。

时璟:歪!妖妖灵,这里有个叫妻奴·耙耳朵·腻歪·征的人在虐待小动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