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4章 您不稀罕,我稀罕!/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重生之后,谈熙一改前世的纨绔作风,也开始对未来有了清晰规划。

她的想法很多,千奇百怪。

可唯独没有当兵的念头。

无关乎爱不爱国,也扯不上英雄主义。

她自问不是那块料,所以不干那桩活儿,就这么简单。

“谈同学,这件事关系到你的未来,请务必慎重!”葛老目光深沉,语气凝重。

好像这是一件无比重要且重大的事情,需要小心而谨慎的抉择。

关系未来……

仅仅四个字就扼住一个普通大学生的命脉。

如谈熙这般年纪的少年少女,谁又能负荷未来的沉重?

但凡今天站在这里的人不是谈熙,换成一个稍微单纯点的20岁女大学生,只怕会陷入无尽的烦躁与纠结当中。

要知道,这样一个机会,不是谁都有勇气拒绝。

毕竟,许泽和谢辞他们梦寐以求的,此刻就摆在眼前。

吾之鸡肋,彼之黄金,思想狭隘一点的,就算不想要,也舍不得给别人。

但,葛老面对的并非普通大学生,而是谈熙——曾经作天作地的纨绔,如今无法无天的小祖宗。

“老人家,哦不,老首长,”她正色,“我已经慎重考虑过,发现军人这个职业并不适合我。”

“你倒说说怎么个不适合?”

葛老以为这不过是小丫头的托词,反口一问,必定露馅儿。

谁曾想谈熙不仅接上了,还条理清晰,说得头头是道——

“首先,我的性格比较张扬,做不到军人的严肃。”

“其次,我好动,让我保持同一个姿势几小时不变,我会崩溃。”

“最后,我是学美术的,更想成为一个画家,而非女兵。”

“就这些?”老人脸上闪过笑,未见恼怒。

谈熙目光微动,诚实地点了点头。

“其实很好解决。”葛老目露笃定,“第一点,性格是可以塑造的,只要进了特种部队,严肃会成为你刻进骨子里的习惯。”

“第二点,站军姿。我看你军训和特训都熬下来了,应该不会太难。”

“最后一点,我说过了,当兵和你的学业并不冲突,退役之后,还可以继续你的画家梦。”

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可实际上,每一点都极为牵强。

谈熙当即便莞尔,笑意却并未入眼。

“是吗?”挑眉反问,“可我还有不同的看法,您要听吗?”

葛老皱眉,长者气度还是要的,遂点了点头,“你说。”

他倒要看看,小丫头能编出什么所以然来。

“第一,我很满意自己现在的性格,为什么要重新塑造?通常,严肃就等于无趣,一个无趣的女人,我没办法想象那是我该有的状态。”

她喜欢有情调的自己,方便随时挑逗大甜甜。

“第二,军训和特训只在一时,咬牙挺过去,万事大吉。可当兵往往需要几年时间,牙齿咬烂都坚持不下去,我何必上赶着凑热闹,折磨自己?”

那不是讨虐嘛?

当她傻啊?

“既然可以提前完成当画家的理想,为什么要等到退伍以后?两者孰轻孰重,我心里有杆秤,该往哪方倾斜是我的自由,不需要其他人来指手画脚。”

此话一出,葛老愣住。

时璟目瞪口呆,指手画脚?这是在讽刺葛老多管闲事吗?

呵!小丫头还真敢!

他都不敢的做的事情,她却理所当然。

无知者无畏,这话太特么有道理了!

只有陆征,表情淡定,神色如常,甚至隐隐浮现出愉悦。

好像谈熙做什么,无论多出格,好的还是坏的,他都可以照单全收。

时璟在心里骂了句脏话,丫的就惯着她吧,有你好受的时候!

砰——

葛老大怒,拍桌而起:“谈熙,你一个小丫头怎么学得跟陆征一样的臭脾气?!”

“我实话实说,没想惹您生气啊。”装无辜,她是个中能手。

要多干净有多干净,要多纯洁有多纯洁。

葛老气急,马后炮,还说个屁,他现在已经生气了,而且特、别、气!

谈熙继续不怕死:“再说,陆征哪儿不好?您不稀罕,我稀罕,总之不准欺负他!”说完,挡在陆征面前,一副母鸡护小鸡的架势。

葛老哭笑不得,他什么时候欺负陆征那狗犊子了?

荒唐!

时璟直接笑喷,“噗——丫头,别逗了,他不欺负别人就已经很好,谁敢欺负他啊?”

谈熙冷哼,下颌轻微上扬,划出一个矜娇的弧度,“最好是这样!”

“你得了吧,他一个大男人,还需要你护着?”

谈熙一记眼刀飞过去,龇牙:“我怎么不能护着?你歧视女人?”

“呵……”时璟冷嗤,瞧瞧你那剽悍样儿,哪门子的女人?

也就陆征好这口!

对啊,老陆怎么不说话,由着他女人胡来……

时璟忍不住朝陆征的方向偷偷瞄了一眼,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那个笑得一脸春风的男人是谁?

记忆中,他好像从没这样笑过,眼角眉梢都流露出暖和软……

------题外话------

我熙强势护夫~\(^o^)/~

——放开那男人!让我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