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0章 吴楚钿,怪我怪我/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栓推辞不过,只好坐下来。

两脚并拢,双手虚搭在膝头,后背挺得笔直,说到底,还是紧张。

“您找我是……”

“我记得三年前,防化团有一批出国学习的上等兵?”

李栓点头:“有这么回事。”

名额还是他分配下去的,所以记得很清楚。

通常,京都军区每年都会有一批人被送到国外,进行专业领域更深入的技能学习,名额少之又少。当年,正好轮到防化团,李栓差点高兴得跳起来。

不过——

首长问这个做什么?

“三年期限已到,他们也快回国了吧?”葛老笑意盎然。

提及此,李栓忍不住咧嘴,“是快了。不出意外,这个月中旬,就能回军区报到。”

“我记得这里面有个军医?”

李栓微愣,“您说的是……吴楚钿?”

葛老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没错,是个叫这个名字。”

“您问起她,是有什么别的安排吗?”

老眼微闪,隐有精光掠过:“不急。你先说说,她这三年表现如何?”

“当年,她大学毕业,考进1346陆军部队,成为一名军医。待了不到半年,转到总军防化团,负责细菌研究领域的开拓……”

因吴楚钿是半路出家,李栓对她的印象很深刻。

毕竟,像她这样凭借自己实力,成功跨军种调动的人寥寥无几。

想当初,李栓拿到她转队申请书的时候,着实吃了一惊。

“……她是这批上等兵里面唯一成功进入哈佛大学生物研究所学习的人,这些年,也陆陆续续在全球性的科学杂志上发表论文。美方曾多次诱以高薪挽留,都被她拒绝了。”

葛老脸上笑意更深,“看来,是个好姑娘。”

姑娘?

李栓暗惊,老首长这语气怎么……不对劲?

通常这种情况,不是该夸一句“好兵”吗?怎么张口就是“姑娘?

搞得像替孙子物色媳妇儿似的。

李栓心中一句调侃之言,还真说到了点子上。

“升衔文件有没有下来?”

李栓:“上个星期就发下来了,吴楚钿拟升至少尉军衔。”

从上等兵连跳六级,成为军官,脚踏实地,一步一稳扎,葛老不由点了点头,目露赞赏。

“等她回国,第一时间带来见我。”

李栓:“?”

葛老:“需要重复吗?”

李栓:“不、不需要。”

葛老便望着他,一副笑意盈盈的模样。

李栓醒神,大脑重新运作起来。

略做思索后,便保证会在第一时间带吴楚钿过来,但对于葛老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他一无所知。

……

话分两头。

那厢,疯狂扫街后的谈熙和卫影,此刻正坐在一家露天咖啡厅歇脚。

“好累……”下巴磕在桌面,卫影一边咂嘴,一边揉腿。

谈熙唇角轻勾,从menu上抬头,递过去,“看看喝点什么?”

“果汁儿。”

“Ms.看清楚,这里是咖啡店,OK?”谈熙失笑。

“哦,那就来杯卡布奇诺。”

夕阳西下,拥抱分别,两人各自驱车离开。

回到蓬莱,已经下午六点。

谈熙刚停好车,一辆路虎滑进旁边车位。她憋了一眼,而后目露惊喜,直接踩着五厘米高跟鞋扑过去。

陆征一下车,钥匙还没来得及收好,怀里就多了个小娇娇。

“逛街去了?”抬手,揽住女孩儿纤细匀称的侧腰步入电梯,另一只手十分自然地接过她手里大包小包。

“对啊!我还给你买了风衣,秋天的时候可以穿。”

陆征心头一暖,拍拍她头顶:“乖。”

谈熙:“……”我不是小屁孩儿啊喂!

回到家,谈熙迫不及待想看陆征试衣服,便亲自动手替他宽衣解带。

这里掐一把,那里摸一下,很快,陆征呼吸渐喘,邪火直冒。

“行了……”按住她的手,男人目光幽邃,声音沙哑。

谈熙这才发觉不对,下意识退开,被陆征察觉出意图,抢先一步箍住她的腰,动作强势且霸道。

“撩了火,就想逃?嗯?”

谈熙咽口水:“没啊……”

“没什么?”男人挑眉。

谈熙莞尔,上前小半步,两人之间仅剩的那点距离消失不见。

“谁说我要逃?”眼波流转,媚色翻飞。

陆征见状,哪里还把持得住?

一把将人抱在怀里,疾步朝卧室而去……

谈熙小死了两次,睡在床上,裹着夏凉被,浑身跟拆分重组一样,“你就不能轻点?”

她觉得那个地方隐隐作疼……

陆征闻言,眉心倏地拧紧:“不舒服?”

“有点。”

“我看看……”说着,便往被子里钻。

谈熙下意识蜷成一团,“不要!”

“我就看看,不会动手动脚。”

“……”鬼才信。

陆征软磨硬泡,像个瘪三无赖,谈熙实在受不了他的疲劳轰炸,加之,那个地方好像越来越疼了,因此不再反抗。

“有点红,肿了。”

谈熙气得一脚踹他胸膛上,“都怪你!”

“是是是,怪我,怪我。”

------题外话------

吴楚钿,最后一个字念tian,二声,不读“细”哦。

大家猜猜葛老想整什么幺蛾子?

A、为熙熙招情敌

B、找个女的刺激我妞儿

C、对付陆征

D、证明给谈熙看,除了你,我还有更好的兵

多选题,2个答案,明天揭晓之前,评论区留言回答,正确的妞儿每人奖励10个潇湘币,自动到账哈,无需自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