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3章 他在小南國/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冉父微微一顿,顺着她的话讲:“好,那乖女儿准备送什么礼物给爸爸呢?”

“子弹壳。”

听人说,这东西辟邪,而且是她打剩下的,不敢捡太多,只顺了三枚。

冉母闻言,玩笑般开口:“只送你爸啊?”

“那怎么行?忘了谁,也不能忘了妈妈呀!”

冉母眉开眼笑。

最后,还是不免提到让她回家——

“……老是住同学家里始终不好,爷爷奶奶都想你了,尽快回来吧。再说,你隔那么远,我和你爸爸也照顾不到,老是提心吊胆。”

冉瑶沉默一瞬,缓声应好。

那头,冉父冉母一阵欣喜。

冉瑶也笑,吸吸鼻子,她发现自己有点想家了。

通话结束,还握着手机,屏幕亮着,没锁。

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

没有纠结太久,冉瑶很快做出决定,她拨通宋子文的手机号。

嘟……

一秒。

三秒。

五秒。

十秒。

差不多过了半分钟,冉瑶都准备放弃了,嘟声消失。

双眼骤然一亮,冉瑶迫不及待,脱口而出:“阿文,你在哪儿?”

“……”

“阿文?”

“那个……宋市醉了,我们问不出地址,如果您有空,能不能麻烦过来一趟?”语气恭敬,却透着好奇。

“地址。”

“小南國。”

冉瑶迅速换好衣服,带上手机和钱包。

这个点出门,不好打车,她在打车软件上叫了一辆。

刚出小区大门,那辆出租就停在她面前,时间倒是刚好,冉瑶烦躁的心情突然变得平和。

“姑娘,去哪儿?”司机是个络腮胡大叔,脸上挂着笑,很是热情。

“小南國。”

司机大叔的笑僵硬在唇边,透过后视镜,用一种极度怪异的目光打量她。

冉瑶正看窗外,并未留意司机的反常。

“小姑娘大晚上出门,有事要办?”

“嗯,”她点头,笑了笑,不经意间透出安恬沉静的气质,“去接男朋友。”

车平稳上路,司机没有再看后视镜,所以冉瑶也不可能发现他眼里的怪异在某一瞬间转化为深深的同情。

半小时后,车停在一处霓虹装点、五彩斑斓的会所门前。

冉瑶微愣:“是这里吗?”

不等司机回答,她已经看到招牌,站在专业的角度,设计很有格调,最后一个字用的是繁体,稍有卖弄之嫌,但不能否认确实比“国”字更有风情。

冉瑶把钱递给大叔,礼貌说了声“谢谢”,然后,推门下车。

闫海已经在门口抽了三根烟,还是没等到人。

他有些烦躁,不由来回踱步。

可转念一想,伺候好里面那位,今后在拿地审批方面定能省事不少。既然多的都做了,又何必在意这最后几分钟?

闫海取出烟盒,从里面抽出第四根,含在嘴里,正掏打火机,突然——

“你是闫先生?”

下意识抬眼,便见一张略带婴儿肥的脸,小姑娘很白,肤质细腻,几乎看不见毛孔。

所以,即便她粉黛未施,素面朝天,也不会让人觉得突兀。

见惯了浓妆艳抹的女郎,乍一看,不免觉得新奇。

这年头,情妇改走清纯路线了?

男人眼底闪过兴味,从头到脚把冉瑶打量一遍。许是商人本性,他眼中不自觉透出精明,像……审视一件待价而沽的货品。

冉瑶不喜欢那种眼神,微微侧身,避开他更多的窥探。

闫海短促地笑了笑,意味不明——

“来接宋市的?”

冉瑶这才正眼看他,直接问:“宋子文人呢?”

闫海皱眉,总觉得哪里不对,可又说不上来,“在里面,我带你进去。”

冉瑶轻嗯一声,跟在后头。

宋子文人呢?

反复咂摸这句话,闫海终于知道那种奇怪的感觉来自何处。

她竟然直接叫了宋市的名字,并且相当随意,可见不是一回两回。

就不怕得罪金主?

闫海目露沉思,估量着冉瑶在宋子文心里的地位,一时之间有些后悔,早知道他就客气一点了。

不过,现在挽救也不迟。

“小姐贵姓?”无论语气,还是神态,都相当恭敬。

与刚才在门口的表现,判若两人。

冉瑶皱眉,并未接话。

她是单纯,不是蠢,这些见风使舵的把戏,她早年跟在父亲身边,没少见。

闫海心里咯噔一声,莫非还真遇上个“宠妃”?

接下来,他专心带路,没有再试图搭讪。

冉瑶也不讲话,随他穿过公共休息区,旁边设有独立蒸拿房,单人的规格,进去的却多是一男一女。

倏地收回目光,像被烫伤一般。

这个地方……

凉意自脚底上涌,冉瑶一颗心如坠冰窖。

闫海见她一直盯着蒸拿房看,又突然收回目光,自以为猜到了什么,笑说:“您如果感兴趣,我可以安排一间更大的,里面有水晶床,方便……施展。”

冉瑶心里揪疼,面上却不动声色。

她告诉自己,要信他,再坚固的感情也经不起怀疑和猜忌的消磨。

如此,这才遏制住想要套话的冲动。

信任?

还是逃避?

冉瑶自己也分不清楚了。

------题外话------

先来个一更,下午还有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