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4章 要盘问我吗/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闫海带着她,穿过回廊,两人一前一后,中间隔了两米距离。

最终,停步在一扇雕花木门前。

冉瑶抬头,目光平静。

“宋市就在里面,小夫人自己进去,还是我……”

“你叫我什么?”目光轻飘飘掠过他,冉瑶眼底泛起冷色。

闫海微愣,抬手给了自己一嘴巴,腆笑赔罪:“看我这不会说话……该打!该打!”

冉瑶移开视线,下颌扬起冷硬的弧度,“你可以走了。”

闫海讪笑,心里咒骂:不过是个玩意儿,拽什么?

男人看腻了,迟早得扔!

面上却笑意不改,“行,那您跟宋市,慢慢玩。”

言罢,扬笑离开。

冉瑶深呼吸,搭上门把,缓缓推开……

包间不同于一般夜总会的装修,没有炫光灯,也不见音响和话筒,所以少了那些靡靡之音和鬼哭狼嚎。

也不是想象中酒池肉林、狎戏淫乱的场面,冉瑶隐隐松了口气,迈步而入。

当真正置身其中,她竟然会觉得安宁静谧?

是了,这里仿装成茶室的样子,配以假山、屏风、矮几、青竹,颇有几分魏晋时期的名士之风。

可惜,假的就是假的。

中间一张机器麻将桌和角落安置的皮沙发,如此突兀,却又在情理之中。

来这种地方,难不成就只为喝几口茶?

自然是不能的。

宋子文斜靠在沙发里,双目紧闭,眉心微蹙,单手成拳抵在太阳穴位置,手肘支撑在扶手上。

看上去不像醉了,倒像睡着了。

只因,他全身上下除了衬衣起头两颗扣子被解开之外,并无任何不妥。

没有纸醉金迷,也没有莺莺燕燕,冉瑶原本提起心顿时放回肚子里。

还好……

突然,男人眼皮动了两下,倏地睁开双眼,恰好对上女孩儿错愕的目光。

瞳孔一缩,宋子文猛然起身,中途眩晕袭来,他又跌坐回去。

冉瑶冲上去扶他:“你慢点!”

宋子文朝她摆摆手:“没关系。”脸色却隐隐透出苍白。

“一身酒气,臭死了……”

宋子文哑然,他这是被小姑娘嫌弃了啊。

“你不是去加班了?不在市政大楼,反而来这种地方?”

“要盘问我吗?”大掌摸摸她的头,状若玩笑。

哪曾想,冉瑶还真的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对,我要盘问。”

男人眉眼含笑,突然坐直,两手搭在膝头,像个听话的小学生,“好,你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冉瑶被他这副模样逗得发笑,眼角浸出水泽,她伸手擦干,一双杏眸流光溢彩。

“那我真的问喽?”

宋子文将她往怀里搂了搂,长臂完全将其围困于方寸之间,冉瑶只需稍稍抬头就能撞到他下巴。

他说,“你问。”

“为什么在这里?”

“应酬。”

“和谁?”

“打电话叫你过来的那个人,姓闫。”

冉瑶瞪大眼睛,“你怎么知道?”

“猜的。”

“就你们两个?”

“还有一些同事。”

“他们人呢?”

“已经散了。”

“你……为什么不回家?”

“等你来接我。”

冉瑶撇嘴,“才不信你!”

宋子文把头埋在女孩儿纤细滑腻的脖颈间,慵懒,散漫,像只撒娇的黑猫。

冉瑶被蹭得痒痒,伸手推他:“那为什么不亲自给我打电话?”

“醉了。”

“借口!”冉瑶气鼓鼓。

“还在因为今天早上的事生气?”

“……”

“抱歉,我不是故意发脾气。”

“为什么?”冉瑶扭头看他,眼神灼灼,固执地重复:“为什么发脾气?”

宋子文一瞬怔愣,旋即苦笑漫上唇畔。

为什么?

因为,你笑得让人没有安全感。

那种虚无缥缈的感觉,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

宋子文知道的。

一直都知道。

他的小姑娘很聪明——认真起来,可以撼天动地;强硬起来,雷打不动。

他怕啊……

怕自己心头的顾虑和犹豫被她看透,更怕哪天突然说要分手。

在这场感情当中,不只是冉瑶没有安全感,他亦然。

“你说话啊!”冉瑶推他。

宋子文仰靠在沙发上,抬手盖住双眼,“我醉了。”

冉瑶:“……”

两人回到公寓,已近凌晨。

宋子文酒醒得差不多了,兀自揉捏着酸胀跳疼的眉心。

冉瑶从厨房出来,手里多了个玻璃杯,她递过去,“温的,你喝点。”

男人不动。

“你怎么……”

“喂我。”

“啊?”

“我现在是个醉鬼。”

冉瑶抿唇,某一瞬间她是想把水泼到他脸上的,但到底不忍心,只好遂了他的意,上前半步,将杯口递到男人唇畔。

宋子文伸手将她拉到怀里,轻叹出声:“丫头,你怎么可以乖成这样?”

让人特别……想欺负、蹂躏、为所欲为。

“呀!”冉瑶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不由惊呼:“看看,都洒出来了。”

宋子文将她搂得更紧。

冉瑶起初还挣扎,徒然无功,后来索性放弃抵抗,乖乖枕靠在男人肩头。

突然,目光一顿,笑容僵硬在唇畔。

只因,衬衫后领那个浅粉色的唇印……

------题外话------

虽然还没有写到正确答案,但是为了方便发奖励,鱼就先在这里公布了!

答案是:AB!也算一个提前的小剧透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