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5章 自始至终没有挽留/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明天回津市。”接过他递来的空水杯,冉瑶放到茶几上。

宋子文目光稍顿,“这么突然?”

她笑笑,“爸妈催得紧。”

男人噤声,不再多言。

冉瑶敛下眸中多余的情绪,从口袋里摸出什么,递到他面前。

“弹壳?”

“是啊,”她笑着,点了点头,“总共三个,剩下两个给我爸妈。”

宋子文接过来,捏在指间把玩,“为什么送我这个?”

“辟邪。”

男人失笑:“你还信这些?”

“以前不信,现在信了。正好可以驱一驱你身边那些牛鬼蛇神。”冉瑶笑着替他整了整衣领,“你看,扣子都开了……”

宋子文定定看着她,若有所思。

冉瑶偏头,莞尔一笑。

倏地,男人拳头一拢,将那枚弹壳纳入掌心,攥紧,“好,我收下了。”

“你敢不收吗?”冉瑶戳他胸口,几分娇憨。

“乖,时间不早了,去休息吧。”

“嗯。”

目送冉瑶进了房间,宋子文从裤袋里掏出烟盒跟打火机,啪嗒——

伴随着打火的声音,火光窜起,很快,男人的脸就笼罩在烟雾迷蒙之中,看不清神情。

香烟燃尽,灼伤手指。

男人回过神来,将其碾灭在烟灰缸里。

转身进了自己房间。

一刻钟后,宋子文挟裹着水汽从浴室步出,头发根根滴水,顺着脖颈滑落至胸膛,浸湿了浴袍。

他却不甚在意。

将换下来的衣裤拢到一起,确定口袋里没有东西之后,准备扔进洗衣机。

蓦地,视线顿住,定格在衬衣后领,旋即双眸半眯。

谲光与厉色自其中掠过,稍纵即逝。

深夜,冉瑶睡在客房的床上,呼吸平稳,双眼紧闭。

门从外面被人推开,黑色身影缓步而入。

宋子文蹲在床边,借着窗外皎白的月光,凝视女孩儿恬静的面容。

原来,她连睡觉都那么乖……

五分钟过去,男人一动不动,眼神时而温柔,时而复杂。

她睡着,他看着,仿佛定格成永恒。

突然,沉睡的人翻了个身,棉被豁开,露出后背。

宋子文无奈摇头,起身,为她掖好被角。

不到三十秒,冉瑶应该是热了,踢开,几次翻身,整张棉被纠裹成长长的一条。

宋子文没有再动被子,转而把室内温度调高。

离开的时候,转身看了一眼,便见女孩儿露在外面的一双小肉脚,红斑点点。

走近一看,原来是挑破的水泡。

男人眼里闪过心疼,从旁边矮柜里取出一管药膏,开始替她涂抹。

等做好这一切,他才转身离开。

咔哒——

门轻轻合上。

本该熟睡的冉瑶,缓缓睁眼,月光映照在她脸上,近乎诡秘的沉静……

第二天,冉瑶起了个大早。

等她洗漱完,收拾好行李,准备离开的时候,才发现宋子文已经拿着车钥匙等在玄关处。

手边还放着两罐牛奶和打包好的两份三明治。

他走到冉瑶身边,接过行李箱,“走吧,送你去机场。”

杏眼眨巴:“你什么时候起来的?”

“比你早十分钟。”

“哦。”

“怎么蔫蔫的?没睡好?”

冉瑶点头,“有点。”

他没有过多追问,只道:“把早餐带着,路上吃。”

八点一刻,抵达机场。

托运,取票,冉瑶站在安检口前,朝他挥手:“记得想我。”

“好。”

她跑过去,踮起脚尖,在他唇上落下一吻,周围发出不小的唏嘘声。

宋子文搂着她,轻轻回应。

吻罢,冉瑶贴在他胸前,“你……有话对我说吗?”

顿了顿:“我会想你。”

冉瑶垂眸,敛下其中的黯淡,轻喃出声:“我也是。”

哪怕,你说一句“舍不得”,我也会不顾一切留下来。

可自始至终,都没有……

这厢,冉瑶怀着满腹心事回家;那头,谈熙却疯到无法无天。

白日里,出门逛街,买买买。

入夜后,妖精打架,啪啪啪。

过得不要太滋润!

期间,她经手了三笔投资业务,都是从盛茂那边转过来的硬骨头,从贵金属,到私募基金,以及外币买卖,被她逐个拿下。

刘跃佩服得五体投地。

消息传回盛茂,谈熙这个不常露面的董事长俨然成为神话一般的存在。

值得一提的是,关于暗中收购谈氏股份已经有了很大进展。

“……市面上流通的散股,大部分已经挂在盛茂名下。”

“这么快?”谈熙挑眉。

“谈氏这几年虽说大错不犯,但小错不断,营业利润也只是原地踏步,很多投资人已经失去耐心,不愿承担如此高昂的时间成本。所以,咱们这边刚放出话,那些人几乎没有犹豫就全抛了。心里还想着,终于来了个接盘侠。”刘跃说到最后,忍不住笑起来。

如今盛茂家大业大,又有谈熙这个实干派坐镇,每天,钱就像水一样流入账户。

别说一些散股,就是强行收购也不是没有可能。

当然,这还要看谈熙本人的态度。

------题外话------

还有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