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7章 卢奇奖杯,震撼全校/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长假后,上课的第一天,大家就被这枚重磅炸弹震得头晕眼花。

“是……我知道的那个卢奇奖吗?”

“不然还有哪个?”

“靠!这这这……也太玄幻了!”

那可是亚历山大卢奇奖啊,多少画家梦寐以求的荣耀,堪称“画界的诺贝尔”,被视作全球含金量最高的绘画奖项!

谈熙从全球三百多个竞争者中以黑马之姿,杀出重围,晋级决赛八强;最后,又从八个不同国籍的画家里面脱颖而出,成为终极赢家。

这一路走来,堪比奇迹!

早前,谈熙一幅油画挤进卢奇奖决赛评选资格,消息传回国内,已经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要知道,迄今为止,纵观整个华夏,也只有四人曾入围最终评选,而年纪轻轻的谈熙则是第五个。

无论最终能否得奖,已是莫大殊荣。

或者说,大家根本没抱可以获奖的希望,只因,机会太小,过于渺茫。

也只有在2007年的时候,波士顿华裔画家郭亮以纯净朴拙的新主观主义画作获得过大奖,可毕竟是华裔,并非纯粹意义上的华夏人。

所以,入围已经是最大的肯定,至于获奖,大家连想都不敢想。

学校也是这样一个态度,还盘算着趁热打铁,让电视台来采访谈熙。

可不知道为什么,打了几声干雷之后,始终不见下雨,最终就此沉寂,再无人问津。

谈熙还是那个谈熙,一名普普通通的艺术系学生,出名与光环似乎都跟她没什么关系了。

可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事实证明,平静之后,掀起的是惊涛骇浪——谈熙居然真的拿奖了?

“我怎么觉着晕乎乎的,老不真实……”

“范教授和姜教授传回来的消息还能有假?”

“不信可以去官网查,上面有获奖作品的所有信息,包括作者、获奖理由、评语等等。”

“嘶!还真有,快来看!”

名字:Sunrise

作者:TanXi

评语:Thisisgreatpiece…

“怎么全是英文啊?”

“外国的奖项,外国的官网,不用英文,难不成还用中文?”

“那什么……其实你可以选择中文浏览模式。”

“哦。”冷漠JPG。

“这画翻译过来叫什么?”

“Sunrise……日出?”

“谈同学之前说过,它叫——《朝阳》。”

“往下拉,有照片!”

只见屏幕上大片橘红铺陈开来,层次分明,山环雾绕见,一轮红日正以从容的姿态缓缓上升,如此浓烈奔放,绮丽绝美,将晨曦的暖和柔表现到极致。

沉寂的一分钟里,大家都在以专业的角度评判这幅画,而后各抒己见。

“奇怪……为什么第一眼就让人觉得是朝阳,而非……夕阳呢?”

“我说同学,你不是本专业学生吧?”

“怎么?”

“这种低级问题都敢问出口,你也是real心大,还好专业老师不在,否则你一准儿挨骂。”

“嘿嘿……我是土木工程的,过来旁听。我平时也要画画的,不过,画的是设计图和施工图,不用上色的那种。”

“其实很简单,看色调就知道。朝阳通常用橘红色渲染,而夕阳则运用金黄色表达。”

“不仅如此,这幅画还用了独特的暗衬法。你们看,橘色晕染后,就开始用大面积蓝色渲染。而蓝色偏冷,可以更好表现清晨凉雾未散、风清云悠的状态。如果是夕阳,那么表现形式就应该是绝对的暖调,而非冷暖结合。”

听完专业解释,众人恍然,不由心生感慨。

“细节处理堪称完美。”

“主题思想也积极向上。”

“我只知道谈同学素描画得又快又好,没想到油画也这么擅长,还让不让人活了?”

“这个像诺贝尔那样也是有奖金的?”

“嗯啊,5000美元,外加Pelham艺术中心个展机会。”

“厉害了谈同学。”

“……”

《朝阳》拿奖,最高兴的莫过于学校和范、姜二位教授。

两人为了这次评选,从六月份开始就滞留国外,为《朝阳》奔走应酬,不仅烧钱,还花费精力。

除了学校那点少到可怜的公费补贴之外,全是两人自掏腰包。

谈熙曾提出要给他们汇款。

没想到被姜眉一口拒绝,理由简单且粗暴——

“老师不缺这点钱,你就安安心心去军训,知道吗?”

范中阳随后表态,“这边的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我和姜教授会处理妥当。只要《朝阳》有获奖的实力,那么剩下的就都不是问题!钱嘛,印了花的纸而已。”

见这两人一个比一个心大,简直不拿钱当钱,还反过来宽慰她,谈熙哭笑不得。

其实,她想说,自己也不缺钱,但电话已经被无情挂断。

罢了,等他们回来再说吧。

十月中旬,范、姜二位教授归国,连家都没回,直接从机场拉着行李箱奔往T大,同时,带回来的还有一尊金灿灿的奖杯和组委会颁发的获奖证书。

系主任和院长得到消息,很早就到会议室候着了。

当然,被叫来的还有谈熙。

上午十点一刻,范中阳风尘仆仆归来,姜眉紧随其后。

两人脸上皆有长途跋涉后的疲惫风霜,但神情兴奋,目光中隐隐透出灼热,尤其是范中阳,面上喜色怎么也掩盖不住,嘴角上扬,意气风发,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自己得奖了。

可谓——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谈熙起身,迎上前,乖乖巧巧唤了声:“老师。”

目光投向范中阳身后,又微微颔首:“姜教授。”

院长和系主任也纷纷上前,“辛苦你们二位。”

范中阳和姜眉一番推辞,“……不说这些了,先看奖杯。”

谈熙一个到嘴的呵欠生生忍住,等的就是这句话,她也有点好奇传说中的“卢奇奖”到底长什么样儿。

只见范中阳从行李箱中,取出一个上锁的小方匣,又从姜眉那里接过钥匙,搞得像特工行动似的。

卢奇奖可以代领,只要出示身份证明和关系证明,以及获奖者本人的委托授权书。

可到底是异国他乡,没有人脉,没有资源,范中阳光跑大使馆就不下十趟。

但心里却热热乎乎,充实得很!

痛并快乐着,说的应该就是他当时整体一个状况。

姜眉原话:“你怎么跟打了鸡血一样?”

“我乐意,我高兴,你管得着吗你?”

回应他的是姜眉一个白眼儿,但脸上笑容不比他少。

还记得,大奖公布前夕,两人集体失眠;公布之后,还是睡不好,因为做梦都会笑醒。

谈熙把沉甸甸的奖杯拿在手里,细细端详,只见黑金底座之上立着黄金塑像作为杯身,俨然亚历山大·卢奇的模样。

2020年前,卢奇奖不设奖杯,只有一张证书、一笔奖金和一次个人画展机会。

之后多了一座奖杯。

据说,是由当今世界最杰出的雕塑家大卫·思科奇依照亚历山大·卢奇生前最喜欢的一张素描画像,历时九个月,一刀一锤,雕凿而成。

谈熙翻来覆去看了几遍,突然抬头,朝范中阳和姜眉笑笑:“还挺重的。”

“……”

“也好看。”

“……”

“就是个头小了点。”

所有人:“……”

谈熙走到范中阳面前,把奖杯慎而重之地交到他手里。

“丫头,这是做什……”

“老师,这个奖是我们共同的,”而后伸手,一把揽过发呆的姜眉,“还有姜教授。”

谈熙创作了《朝阳》,可如果没有参加评选,那也只能堆在画室里蒙尘落灰,根本没有机会被全世界看到。

对此,她是感激的。

范、姜二人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到对方眼里涌动的泪光。

这辈子,他们认为无缘触及的东西,却以这样的方式得到了。

“丫头……”

“老头儿,你可别哭哦,我没纸巾给你擦眼泪的。”

“去去去,就知道臭贫!”

姜眉别过头,悄悄抹眼泪,想起自己最初对谈熙的偏见,一时之间感慨不已。

谁又曾想,当初那个在课堂上公然挑战老师权威的学生,竟成了卢奇奖得主?

只叹世事难测。

她已经预感到接下来国内画坛将迎来一场怎样的震荡!

往严重了说,重新洗牌也不是不可能……

------题外话------

今天还有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