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0章 连锁反应/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葛老突然想起,谈熙拒绝他时,说的那番话——

当兵不在未来规划里……我是学美术的,更想成为一名画家,而非女兵……

“首长?您……”

葛老摆摆手,示意无碍,面色渐趋平缓。

半晌,重重叹了口气,“小刘,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入夜,京都的风还夹杂几分燥热。

包间里,冷气十足。

秦天霖端着高脚杯,坐在角落里,昏暗的灯光打在他半张侧脸上,明灭不定,晦暗不明。

一群发小在舞池中央群魔乱舞,拿着话筒嚎叫不歇。

旁边一男一女已经隔着衣服搞上了,不时传来男人的呻吟,以及女人的喘息。

仰头将杯中红酒饮尽,秦天霖仍然觉得口干舌燥。

索性松了领带,敞开领口,冷气随之灌入,登时一个激灵。

一发小喝得醉醺醺,左拥右抱走到他面前,“我说秦二少爷,春宵苦短,你丫别干坐着发呆啊!”

说着,将右手边一小姐就势推给秦天霖,“Rose,去陪你秦哥喝两杯,伺候好了,大大有赏!”

原本还心有不甘的女人顿时笑逐颜开,“放心吧陈公子,Rose一定替你招待好贵客。”兰花手一拂,那叫一个风情万种。

秦天霖没说话,任由她坐到自己身边。

Rose不经意抬眼,男人五官深邃,棱角分明,只是眼神有些阴郁,却丝毫无损英俊。

之前灯光太暗,她不曾细看,如今这一瞧,俊脸,宽肩,窄腰,标准的倒三角。

鼻梁高,腿又长,想来那方面应该相当强悍。

女人不由双颊泛红,眉眼含春。

虽说关了灯,男人都一个样儿,但是想着那张俊脸,心情和兴致还是要好上几分。

陈公子见状,暗骂一声“贱货”,刚才她可没用那种眼神看自己。

呵……这年头,鸡也学会看脸了?

呸——

什么玩意儿?!

“天霖啊,兄弟我这就不打扰你了,慢慢玩啊,一个不够,尽管再叫,今儿我买单,甭客气。”

言罢,将左手揽着的女人换到右边,笑呵呵离开。

临走前,不忘叮嘱:“好好玩,慢慢弄,别着急啊!”

秦天霖看了他一眼,眸光暗沉,眼神幽邃。

Rose余光瞥见陈公子已经在那头玩开,便再也按捺不住往秦天霖身上贴,目光落在男人手持的空酒杯上,慢慢抚过去,“不如,我再替您倒一杯?”

秦天霖松手,她顺势抽走,然后跪坐在男人脚边,露出白皙的大腿,从后看,还有挺翘浑圆的丰臀。

便见女人一手执瓶,一手持杯,一高一低,缓缓倾斜……

暗红色葡萄酒液,在半空划开一道血色瀑布,最终流进高脚杯里,一滴未洒。

Rose双手执杯,奉至与眉齐平,以匍匐之姿,呈于男人面前。

秦天霖没动。

她就一直保持那个动作,露出白皙的后颈,以及丰满鲜嫩的酥胸。

半晌,男人接过那杯酒。

Rose风情一笑,她就说,没人会拒绝……

突然,凉意兜头,女人红唇微张,眼里满是错愕。

秦天霖缓缓地,慢慢地,将杯中红酒倾倒在女人头上,暗的红,白的肤,配上那一身靡丽到极致的红裙,这才令他流露出满意的神色。

“啊——”Rose抱头尖叫。

啪!

一记清脆的耳光,全场陷入死寂,却不过三秒,狂欢继续,喧闹再起。

没有人再过多关注这个角落里发生的一切。

只有Rose捂着半张脸,惶惑而惊怔。

男人冷酷的笑容映入眼帘,她抑制不住心颤。

“秦少……”

“知道为什么挨打吗?”秦天霖冷笑,半张脸暴露在光明中,另外半张隐没于黑暗。

Rose摇头,双眼流露迷茫之色。

“我讨厌自作聪明的女人。”秦天霖整了整衣领,站起来,居高临打量着她,犹如神祇俯视蝼蚁,那般鄙薄、轻蔑。

“桌上还剩两瓶酒,你都喝了吧。”轻描淡写。

“秦少,求你……”

“看来两瓶不够,那就三瓶,账单算我的。”

Rose目露绝望,面色苍白如纸。

秦天霖抬步离开,没有再看她一眼。

“诶,天霖,你去哪儿?”陈公子推开怀里的美娇娥,起身欲拦。

“去厕所,你也要跟?”

“……哦,那你去呗,”摸摸鼻子,“一会儿叙摊,你可溜。”

回应他的是一个远去的背影。

“他怎么了?今儿心情不好?”又一公子哥儿上前,抬手搭在陈飞肩头。

“谁知道又抽什么风,反正他最近都这样儿,我都习惯了。”

“这样是哪样?”

陈飞啧啧两声,“你没发现,他最近这半年都没怎么碰女人吗?上回,哥儿几个开趴,专门给她搞了一个SM情趣娱乐区,结果倒好,这人点了个卯就走了。”

“还有这种事?”

秦天霖那点儿爱好,在圈子里也不是什么秘密,以前就属他最敢玩,兴奋起来跟疯子没什么两样。

“难道是工作压力太大?”

“他不插手秦氏运营,都是秦老大在管,有个毛压力?”陈飞忍不住翻白眼儿,他们这群富二代里面,最清闲的当属秦天霖,搞了个什么投资公司,请了职业经理人,坐着都有钱收。

“那要不然……身体虚了?玩不动了?”

“嘶……真的假的?”陈飞摩挲着下巴,目露狐疑。

“我看有可能,不然给他弄点儿药?”

“呵,”陈飞幽幽看了他一眼,“那你就等着受死吧。”

发小:“……”

秦天霖从洗手间出来,行至走廊尽头,立于窗边,点燃一根烟,含在嘴里。

目光投向窗外,眺望茫茫夜色。

身后不时传来走动的声音,男人撒疯,女人轻哄,嬉笑怒骂,终于,隐没在关门声中。

而包间里发生着什么,来往行人见惯不怪,心照不宣。

单手插进裤袋里,冷不防摸到手机,秦天霖浑身一僵,好像那是洪水猛兽。

深吸两口烟,青雾迷蒙了眉眼。

他把手机掏出来,按亮屏幕,解锁,点开微博——

一张照片跃然眼前。

女孩儿穿着大号球衣,宽大的袖口露出里面贴身黑色吊带。

球已在手,她摆出弹跳投篮的姿势,目光专注,蓄力待发。

秦天霖近乎贪婪地凝视着那张许久未见的脸。

他以为自己早就忘干净了,却不想再见的时候,心还是撕扯一般疼。

从素描大赛之后,谈熙第一次被刷上热搜,他手机里就多了微博的APP,之后,有关韩朔性取向的绯闻,秦天霖一眼就认出狗仔公布的照片里那个模糊的身影是谈熙。

不知道从何时起,他养成了空闲时间刷一刷微博的习惯。

直觉会在上面找到她的存在。

今天吃过午饭,秦天霖照常拿出手机,点开热搜榜单,“谈熙”两个字赫然出现在上面。

他以为自己看错了。

没想到……

真的是她。

卢奇奖啊……

卧室里至今还放着她曾经为他画的素描。

烟头烫手,唤回男人飘远的思绪。

秦天霖苦笑,他就是个瞎子,看不见珍珠的光芒,反而把丑陋的怪石当成宝。

曾经,只要一伸手就能触及的人,如今却与他再无瓜葛。

也许仅剩的那点联系,只有将来那声讽刺至极的……小舅妈?

那本该是他的妻子!爱人!

“……谁让你蠢呢?”秦天霖自嘲一笑,莫名红了眼眶。

倏地,攥紧拳头,眼中生出强烈的愤恨,“本来我还有机会……陆征,都是你逼的……你逼的!”

同此时,谈家也不平静。

谈薇丢开手机,泄愤般踹上面前的茶几。

几脚刮拉过地砖,发出刺耳的声音。

张茹秋沉着脸,冷冷看了她一眼,“好了,心里不痛快,拿茶几撒什么气?”

“妈!谈熙现在这么优秀,你让我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她有陆征那样的靠山,你有吗?”

“我!”谈薇哑口无言,半晌,冷哼一声,“不过是靠男人上位的玩意儿,有什么好得意的?”

------题外话------

今天更到这里,明天上午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