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3章 殷焕瑞士遭追杀/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征把大致情况说了一遍,最后落脚点——

“……您看怎么解决?”

那头沉默半晌,猛地传来一声感慨:“小阿征,没想到你居然有女朋友了!”

二爷:“……”重点不是这个,谢谢。

“你放心,我马上让公关部着手处理这件事。”夜辉月心想,这小子万年不开花,好不容易开窍了,可不能因为这种小事给搅黄了。

前脚和陆征的通话结束,后脚安安又打进来。

夜辉月“哟”了声,赶紧接通,他最最心疼这个小外甥女的。

“舅舅,早上好。”

“小安安,是不是想我了?”

“想。”

“唉哟,乖宝宝!舅舅的贴心小棉袄!”

安安早就习惯了自家老舅的肉麻和浮夸,闻言,已经可以做到不羞不窘,处之淡然。

“怎么这个点给我打电话?”通常,安安不会在工作时间给他打电话,除非有要紧事。

不然怎么说这个外甥女最最让他心疼?

反正从小到大,懂事得不像话,巴心巴肝的熨帖。

那头,安安也不隐瞒,把谈熙和韩朔闹上热搜的绯闻简单叙述一遍,“……舅舅,星辉可以帮忙处理吗?”

一方面,星辉拥有业内公认最牛X的公关团队;而另一方面,这事已经和韩朔扯上关系,星辉出手再恰当不过。

夜辉月听完,啧了声,“今天是什么日子?一个两个都为了这事儿……”

安安微愣,“还有谁?”

“你舍友的男朋友。”

“陆?”

“看来你们都认识。”

……

星辉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先是影后朱敏公开恋情,接着当红流量小鲜肉段霆域自爆已婚。

这两人随便拎一个出去都是大新闻,更何况双料齐发?

短短不到半小时,相关热搜后面就多了个“爆”字,以绝对迅猛的劲头压下韩谈二人的绯闻。

及时雨,不外如此。

狗仔闻风而动,舆论焦点也随之发生偏移。

很快,谈熙的新闻就在网上冷却下来。

星辉那边开始着手清理微博,该删除的删除,该澄清的澄清。

谈熙的个人资料也在短短三十分钟内,消失于全网。

下午三点。

韩朔发了一条长微博,详细解释了事情经过,并在最后郑重声明自己性取向正常。

至此,因卢奇奖引发的系列连锁反应告一段落。

谈熙婉拒了各种主流媒体的采访,低调得像个假卢奇奖得主。

却歪打正着,留了个神秘的印象。

院长和系主任怄得不行,找到范中阳:“表彰会不开,那新闻采访总该做一做吧?艺术家有艺术家的清高,可名气也同样重要。”

范中阳神情微妙。

在他们这行,创作固然忠于灵魂,出自本心,但“名气”这两个字意味着大众主流的认同,虽流于世俗,却不可忽视。

创作立足的根本是实践,而实践的主体是群众。

要不还是同意了?

范中阳找到谈熙,说明自己的想法。

却不料,那丫头比他看得还淡,“采访?没必要。网上刚消停了没多久,这个时候冒头,吃相太难看。”

吃相难看?!

范中阳:[黑人问号脸]JPG

既然当事人自己不同意,范中阳也不想勉强。这年头,像谈丫头这样不慕名利、不出风头的年轻人实在凤毛麟角。

他得好好护着!

就这样,谈熙一直没有被打扰。

十月十八号,一通来自瑞士的电话让原本平静的生活再起波澜。

“喂?”

“是我,殷焕。”

谈熙眼神骤凛,呼吸也不由一滞,“……什么情况?”

此时距殷焕离开,已经过去整整三十二天。

当初殷焕离开的时候,为安全起见,两人约定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联系。

而现在却……

“出什么事了?”

那头似乎有风,刮得呜啦作响,殷焕一身黑衣,站在电话亭里,目光警惕扫过四周,确定安全之后,方才开口——

“我被人追杀,现在在日内瓦。”

谈熙握住机身的手一紧:“对方是什么人?”

“他们装扮成街头流浪汉,身上藏着纹身,看上去像黑手党。”

“东西拿到了吗?”

“嗯。”

谈熙眼前一亮。

殷焕:“追杀也从那个开始。我怀疑,天爵集团已经发现了。”

“要不要派人过去接应你?”

“不用,我后天回国。”

谈熙挑眉,“你能应付?”

那头极短地笑了一声,没说什么,径直结束通话。

谈熙站在原地,眉心逐渐收拢。

呲——

殷焕拉上夹克拉链,立起的领子刚好遮住他半张脸,只露半截鼻梁和一双丹凤眼在外面,依旧漂亮得过分。

他沿公路往回走,途经一家便利店,进去。

一包烟,三桶方便面,还有两个暖手袋。

十月的天,瑞士已经冷起来,小旅馆条件差,暖气坏了,棉被也薄。

殷焕付了钱,提着东西返回住处。

老板娘是个高挑丰腴的法国女郎,臀部像塞了块石头,又大又翘,胸前也鼓鼓囊囊。

见了他,红唇轻勾,抛出一个魅惑的眼神,用法语道:“你回来啦!要不要热水?”

殷焕听不懂她说什么,出国前唯一训练过的只有英文,而且故意学了澳洲口音。

老板娘一时懊恼,改用英语又重复一遍,问他:“……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殷焕上楼的脚步调了个方向,转而走向前台。

老板娘笑容越来越狱大:“Hey,你长得真好看,虽然只能看到半张脸,但那并没有什么,我非常非常喜欢。”

老外的赞美总是那么直接大胆。

殷焕低头,从塑料袋里取出一桶方便面,推过去。

“喔!这是你的晚餐吗?我已经吃过了,谢谢你亲爱的,我不能要。”

殷焕吐出一个单词后,转身上楼。

老板娘讷在原地,笑容变得有些勉强,他刚才说的是……water?

一刻钟后,泡好的方便面送到殷焕房间。

他灭了烟头,揭开那层覆盖的包装纸,热气腾上来,雾了一张漂亮的面孔。

三两下吃完,又喝了几大口热汤。

胃里暖起来,连带手脚也开始温热。

拉开门,把残羹废盒扔进走廊的公用垃圾桶,殷焕转身的动作猛然一顿,望着地上散落的小卡片微微出神。

他随手捡起一张,回了房间。

半夜,窗外开始刮风,冷得浸到骨子里。

殷焕还是那身皮衣夹克,坐在灯光下,躬起的后背透出莫名的寂寥。

同一时间,小旅馆进来一个身着长风衣的女人,黑色丝袜搭配尖头高跟,一行一步婀娜多姿。

“Hi,Lisa!又接到生意了?”

“是啊!听口音像个澳洲佬,可能会很强壮……”摊手,耸了耸肩。

“噢,那还好,祝你好运,宝贝!”

“谢谢!”

叩叩叩——

“Sir,在吗?”

殷焕拉开门,侧身,请她进来。

Lisa四下打量一番,脱了风衣挂到衣架上,只剩一件黑色露脐吊带,好像感觉不到冷。

“先生,做之前,我们先来谈谈价格好嘛?”

殷焕点头:“可以。”

她从包里摸出一张A4纸,“这是服务项目,后面有对应的收费标准,您可以看先,然后用笔在后面打钩。”

殷焕没接。

“Sir?”

“这上面的,全部。”

“噢,上帝!你确定要全部?我可吃不消。”

“不用你做这些,只需要帮我一个忙。”

“然后你给我这上面所有项目的钱?”

“可以。”

Lisa两眼放光,脸上洋溢出笑,突然流露狐疑的神色:“你……要我帮什么忙?”

“当我女朋友,一天时间。”

“你有没有……特殊癖好?”

殷焕挑眉:“比如?”

“Sexual—abuse。”

“不会。”

“好,成交!”

……

第二天,老板娘看着殷焕揽了Lisa下楼,嘴张得能吞下整个鸡蛋。

“Hi,Christine!早上好。”

“Lisa,你……和他……”

“是的,昨晚他是我的客人,但现在他是我男朋友。”说着,倚在男人怀里,亲密无比。

殷焕皱了皱眉,并未开口。

但就在Lisa主动索吻的时候,他借着迈步的动作,不动声色避开。

------题外话------

晚上还有一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