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5章 有缘无分,擦肩而过/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带你?一起?”殷焕怪异地看了她两眼。

丽萨瞬间明白是她自作多情了,耸耸肩,强装无所谓,“嘿!别紧张,玩笑而已。你付了钱,我一定会帮你的,放心吧!”

“嗯。”

丽萨低头,拨了拨手腕上的铂金链子,镶嵌的钻石在阳光下折射出明丽的光,刺人眼球。

半小时后,计程车停在克万特兰机场入口。

殷焕伸手摸钱包,丽萨已经把钱递给司机,“我来。”

两人下车,进入国际出发大厅。

殷焕买了最近一班日内瓦飞京都的机票,丽萨不经意间瞥了眼他手里的护照,顿时惊诧不已。

“你是华夏人?!”

殷焕把护照一收,没说话。

“天……明明你的口音像澳洲人……”

“我是哪国人有什么关系吗?”

“没、关系。”

殷焕走到一处角落,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看着丽萨,又朝旁边指了指。

意思是,让她也坐。

“嘿,你的航班什么时候起飞?”

“一个小时之后。”

“嘶……那你现在不是应该抓紧时间过安检?”

“马上。”殷焕说着,从裤袋里摸出一沓美金塞给她,“拿着。”

丽萨微愣,旋即扬起一抹灿笑,眼角眉梢都仿佛亮了。

她本就是个姿容不错的女孩儿,这一笑,愈发明媚:“谢啦!这是我做过最轻松的工作,不用卖笑,也不用卖肉,谢谢你,John!”

殷焕皱眉,“或许,你可以考虑转行。”

“不不不,这是兼职。”

“那你的主业?”

“相信吗,我还是个在校大学生?”

殷焕看着她,眼神忽闪不定。

“噗嗤——”丽萨忍不住,直接笑出声,双眸水泽氤氲,“骗你的!不会真相信了吧?”

殷焕冷冷看了她一眼,别开视线。

因此,也错过了女人眼底稍纵即逝的哀伤,很快,就被掩盖在一片笑意中。

船过,水无痕。

“欸,John,你结婚了吗?”她问,仿佛只是单纯的好奇。

“没有。”

“那一定是有女朋友喽?”

冷硬的眼神瞬间变得柔软,“有。”

“她漂亮吗?”

殷焕脑海里闪过岑蔚然明艳的五官,他媳妇儿最好看。

丽萨见他一脸笑意,“看来,很漂亮啊!”

“她也是华夏人吗?”

“嗯。”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男人脸上笑意骤凛,目光也在瞬间变得冷沉死寂:“你的问题太多。”

丽萨讪笑,“抱歉。”

她只是好奇,什么样的女人能够打动冰山冷雾般的他。

突然,殷焕抬起头,侧着耳朵,仿佛正探听什么。

丽萨环顾四周,除了右前方不远处有个女的正往厕所走以外,并未发现不对劲。

“你在做什么?”

殷焕皱眉,刚才他好像听见了然然的声音。

丽萨没有得到回应,默默站在原地,看着男人一双眼睛犹如机枪扫射,四处搜寻。

这时,广播里传来催促乘客尽快安检的通知,殷焕也在此列。

可他状若未闻……

多久没听过到她的声音了?

殷焕甚至不敢细数——

三个月?

半年?

好像那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

而这辈子,媳妇不是他的,幸福也不归他所有。

“John,你在找什么?说出来,我也可以帮忙。”

“我媳妇儿。”这句话他用了中文。

丽萨没听懂,两眼迷茫。

“你再不走,可能会误机。”丽萨只能用这种方式提醒他。

殷焕猛然回神。

是啊,他在欧洲,日内瓦,岑蔚然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殷焕提着箱子,站起来,高大的身躯投下一片暗影,又恢复凛然高冷的样子。

“我走了。”

丽萨朝他莞尔一笑,把钱放进手提包里,站起来,“谢谢你的酬劳,我很满意。”

殷焕摆摆手:“我走了,如果可以,你还是换个工……兼职吧。”

言罢,迈步离开。

丽萨目送男人的背影渐行渐远,眨眨眼,逼退那抹潮湿的水汽,“希望我们还能再见,John…”

就算不能再见,那她也会永远记得,曾经有一个华夏男人送给她一条手链,不为得到她的身体,也不为那些龌蹉的肉欲。

直到殷焕的航班起飞,丽萨才离开。

中途,她去了一趟洗手间,撞到一个美丽的亚洲女人。

“抱歉……”

“没关系。”

丽萨不经意抬头,一张东方面孔映入眼帘,五官精致,肤色白皙,虽然只化了淡妆,却像被探照灯时刻追随着,自带光芒。

她想,John的女朋友是不是也长这样?

嗯,那就真的很美了,难怪能让他倾心相待,忠诚以对……

岑蔚然踩着高跟鞋飞快离开洗手间,手里还举着电话,略微有些焦躁:“你真的来了?!江豫,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我没开玩笑。不仅我来了,咱们家燃燃小公主也一起的。”

像是为了配合爸爸的话,小家伙啊啊叫了几声。

岑蔚然心里又气又急,“你怎么把她也带来了?!孩子这么小,万一磕着碰着……江豫,你简直胡闹!”

“乖女儿,看来妈妈不想咱们呢?”

小家伙噗噗地吐口水,“啊啊……噗啊……”

岑蔚然那颗心顿时软成了棉花糖,怒意全消,只余一声轻叹缠绕唇边,“你怎么可以这样草率就把孩子带过来,我担心……”

“不草率,我带了小陈和小张一起,方便照顾女儿。”

陈、张二人是江家雇佣的金牌月嫂,一个负责小燃燃的起居,一个负责吃食,分工明确,尽心尽责。

“你怎么把她们也带来了?嘶……你不会动用了爸的私人飞机吧?”

“哪里是我动用了?明明是他老人家主动出借,说是要让我带着燃燃来找妈妈的,对不对?”

小家伙仿佛能听懂一般,啊啊两声表示回应。

“你看,女儿都想你了,就忍心把咱们爷俩拒之门外?”

岑蔚然扶额,颇觉无奈。

“阿豫,其实你没必要跑这一趟,跟联邦银行的合作案,我能谈下来……”

“都说了,是燃燃想妈妈,我正好有空,就带她过来玩几天。你安心忙你的,我绝不插手,看看就好。”

什么话都被他说完了,面面俱到,滴水不漏,她还能说什么?

“阿豫,谢谢你。”

“夫妻之间,不说这些。”

……

京都时间,十月二十号,上午九点一刻。

国际到达厅等候处。

一抹高挑靓丽的身影格外扎眼,一字肩红色连衣裙,搭配六厘米尖头高跟,一副夸张的墨镜遮住半张脸,此刻正悠闲地嚼着口香糖。

谈熙已经等了半个多小时。

终于,在一大拨涌出的人流中,看到要接的那个人。

殷焕原本低垂着眼,似有所觉,突然抬头,朝谈熙飞快使了个眼色。

她正欲迎上前的步伐调转了方向,闷头朝地下车库走。

殷焕继续耷拉着眼皮,将下巴埋进高高竖起的衣领之中,莫名冷酷。

谈熙驱车离开机场,确定没有人跟踪之后,才松了口气。

九点四十,谈熙把车停到中心广场地下车库,随后进了一家咖啡店。

十点半,殷焕风尘仆仆赶来。

这里也是当初他们计划这件事的地方,如今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

“坐,给你叫了杯温水。”

殷焕被她的自作主张气笑了,沉郁一扫而空,他打起精神:“我为你出生入死,你就用这种东西招待我?”

谈熙翻了个白眼儿,还真是哔了狗。

“这种东西?哪种东西?白开水惹你了?行啊,服务员给他来杯咖啡,一会儿回去睡不着活该。”

咖啡店,除了咖啡,就只有白水,谈熙还特地让老板娘削了几片柠檬放进去,“我说你这人挺不识好歹的啊?”

殷焕这才反应过来,她是怕他喝了咖啡回去休息不好……

“抱歉。”

“行了,说正事。”谈熙挥挥手,示意揭过,“刚才在机场,你躲谁?”

“我不确定……”殷焕皱眉,“感觉被人盯上了。”

“从什么时候发现的?”

“下飞机以后。”

谈熙:“登机之前呢?”

“没感觉。”

她长吁口气,“应该不是那边的人。”

殷焕点头,轻嗯一声。

依天爵集团在欧洲的实力,神不知鬼不觉做掉一个人轻而易举,又何必跟踪到国内,不仅偷偷摸摸,还束手束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