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7章 黄氏钟表行/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龙华街,作为四方城内,所剩无几的老胡同之一,因历史悠久,而汇聚了三教九流、形形色色的人。

所以,经常会出现一栋老式洋楼里,既住着老学究,又住着窑姐儿的情况。

听起来好像不可思议,却矛盾而又和谐地存在着。

谈熙把车停到对面商业广场的地下车库里,戴上墨镜,以及遮阳帽,徒步走在胡同里。

短短五分钟,与她擦肩而过的就有十几人。

他们中,有步伐蹒跚的耄耋老人,有骑着自行车放学的初中生,还有卖菜挑筐的,磨刀扛凳的……

世间万象,穿破光影,跨越时空,就这样风尘而俗气地呈现在眼前。

谈熙记得,上一次来,已经是五年前。

那个时候,她叫“炎兮”。

走走停停,状若漫步,只是那双眼睛却精明而不动声色地张望,仿佛寻找什么。

从沿街杂货铺,到里面的菜市场,一切都还是记忆中陈旧的模样。

时间仿佛在这里停住了脚步,也许再过十年也还是眼前的样子。

菜市场后面,隔着两条小道就是一片经历岁月洗礼的旧式小洋楼建筑。

白褐相间的外墙,砖红色窗枢,以暮年之姿,焕发壮年的意气,就这般伫立着,袅袅婷婷,婀娜美态。

谈熙停在第二栋洋楼进门处,一个身穿碎花绵绸、手持大蒲扇的大妈正揪着一个小男孩儿的耳朵往里面走,见了谈熙,停都不停,也并不觉得好奇。

“你个小兔崽子,让你好好学习,听老师的话,你倒好,撕了同学的作业本不算,还敢摔了人家的手表!我看你就是皮痒了,欠揍!”

“疼疼疼……奶奶你轻点儿……轻点儿……”

“哦,原来你还知道痛啊?我以为你这身皮已经厚到用榔头都凿不穿了!”

“您别扯,我耳朵掉了,成聋子怎么办?”

“掉了好!反正你都不听话!”

“我已经跟胖墩儿道过歉了,本子也赔了个新的给他,还想咋地啊?明明说好了不告诉家长的……叛徒!以后见一回揍一回,看他还敢不老实……”

“臭小子!你还得劲了,是不?人家拿着块儿破表找到家里来,丢死个人了!你说你拉屎就拉屎,怎么不把屁股擦干净?啊!”

“这不是擦不干净嘛……就我一星期那点儿零用钱,得凑到什么时候才能陪他一块新表?”

“你还有理了?!”

“哎哟喂……疼疼疼……疼啊!您别扯,别扯……不就是块儿表嘛,黄叔那么厉害,肯定能修好!”

婆孙俩就这样一路骂咧一路讨饶着,上了二楼。

谈熙展颜,唇畔漾开一抹笑,眼底闪过亮色。

本来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没想到那个人居然还在……

谈熙不再犹豫,直接上了二楼。

左手边,熟悉的招牌映入眼帘——黄氏钟表行。

泛黄的木板,写着张牙舞爪的字,没错,是那个人的风格。

推开半掩的房门,入目是各种各样的石英表,正对面放着古老的座钟,黄金漆身已经不复铮亮,甚至出现了黑斑,但正因如此,才昭示着它的古老。

据那个人说,这是民国时期的货。

也算是古董,值不少钱。

可就这样像废铁一样,大喇喇摆在进门处,也不怕遭贼惦记。

两室一厅的房屋结构,从其中一间房里传来大妈喋喋不休的念叨——

“……还不是我家这个小兔崽子把同学的手表弄坏了,人家家长找上门,说是什么进口货,迪拜带回来的,叫什么高力士来的,那不是个太监嘛?我都给绕糊涂了,反正人家一口咬定这玩意儿老贵了,要么修好,要么赔钱。我这不是没办法了,才来找您的呀!黄老板,咱们几十年街坊,您可得帮帮忙,拜托了……”

“哦,我先看看。”一道浑厚的男声传来。

谈熙神情一振,没错!就是他!

既然已经找到人,她也就不着急了,悠闲地在沙发上坐下来,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水。

一边喝,一边听里面的人讲话。

“黄叔,您可得帮帮我,不然我奶要没收零用钱,那可就要命了。虽然我可以经常跑到你这儿来蹭吃蹭喝,但那多不好意思,再说,您这开销也大啊!所以,您千万一定必须得把这什么高力士给修好,拜托拜托了哈!”

“你这小家伙,明明自己闯了祸,现在还来威胁我?蹭吃蹭喝?行啊,你尽管来,黄叔我敞开大门欢迎,反正,也没事吃的。”

“别……我就是开个玩笑,您赶紧给修修吧!”

“人小鬼大!还有,这玩意儿叫劳力士,不叫高力士,明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