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8章 果然是你,炎兮!/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见脚步声,谈熙回头,下一秒,笑意骤敛,不由全身戒备。

易风爵走近,在离她两米的位置停下:“谈小姐,又见面了。”

不复先前表现出的温润,男人此刻面无表情,声音又冷又硬。

“难为顾二少爷贵人事忙还记得我。”唇角微扬,形成一抹嘲讽的弧度。

“当然记得,谈小姐不仅画技了得,胆子还很大。”想不记住都难。

目光微闪,冷冷道:“过奖。”

“可惜啊……”男人一声轻叹,目光投向远处,状若感慨:“好好的画家不当,偏要跟流氓混混牵扯不清。”

谈熙拧眉:“你什么意思?”

“殷焕,”易风爵倏而转眼,目光凌厉,“认识吧?”

“认识如何,不认识又如何?”谈熙表情不变,轻嗤,“跟你有关系吗?”

啪啪啪——

易风爵鼓掌,“Well,心态很好。”

谈熙莞尔。

“不过,在证据面前,狡辩是最愚蠢的方式。”

“证据?”谈熙挑眉,“顾二少爷有的话,大可以拿出来看看。”

易风爵勾唇,似乎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然后,拿出手机,点开一段视频。

谈熙看了两眼,忍不住笑出声:“顾二少还是先看清楚再说,免得丢人。”

男人眉心骤紧,收手,看了眼屏幕,竟然是一则杜蕾斯创意思广告。

笑容骤僵:“是你做了手脚?”

里面原本是谈熙和殷焕一前一后进了同一家咖啡馆,并且同桌而坐的录像,没想到竟然……

谈熙眼里闪过不解:“你的手机,我能动什么手脚?顾二少未免想法太多。”

易风爵冷眼直视。

谈熙不偏不倚。

气氛降至于冰点,一触即发。

突然,在谈熙疑惑的目光下,男人大笑出声,没有故作勉强,而是那种真正发自肺腑的朗笑,好像解决了一件天大的难事。

“果然是你——炎、兮!”

他一字一顿,眼里灼热的光似要将人焚烧。

谈熙心神巨震,饶是一向淡定,也不由慌了神:“你……”

埋藏在内心深处最隐秘的东西,就这样措不及防被人挖出来,摊开在阳光下,重生之后,她第一次感受到恐惧。

为什么顾怀瑾会知道炎兮?

他又凭什么肯定自己就是炎兮?

除此之外,他还知道什么?

有何目的?

一时间,心思急转,情绪濒临失控。

仿佛又回到那段逃亡的岁月,前途未卜,生死未知。

恐惧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知道恐惧从何而来,又将造成怎样的后果。

易风爵欣赏着女人脸上不断变化的表情,眼睁睁看着她红润的双颊被苍白所覆盖。

双手负于身后,缓步绕至谈熙侧方,凑到她耳边,状若轻喃,“我现在应该叫你谈小姐,还是炎小姐呢?”

“啧啧,没想到一个声名狼藉的逃犯也能堂堂正正活在阳光下。”

“我很好奇,短短一年时间,你是怎么改头换面,摇身一变成为谈家小姐?又是用了什么手段搞定陆征?曾经大名鼎鼎的‘雷神’看上去不像那种没脑子的痴汉啊?”

“谈熙,哦不,炎兮,你真的让人刮目相看。”

男人每说一句,谈熙的脸就苍白一分,到最后已然面无血色。

“你现在肯定有很多疑问,不要紧,你慢慢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谈熙面无表情,半晌,“很抱歉,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听不懂。”

易风爵笑意冷沉,眼底掠过暗光。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谈熙勉强维持笑意,心里却不断扭曲,某一瞬间,她甚至想杀了这个人,永绝后患。

易风爵没有错过她眼里飞闪即逝的杀气,像见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乐不可支。

“看来,逃亡的生活不仅没让你学乖,还生出了利爪,也不枉费我苦心策划……”

谈熙瞳孔一缩,倏地伸手揪住男人领口,目眦欲裂:“是你!故意陷害,一步步把我引上绝路?!”

她早该想到的……

鸿鑫是天爵集团的洗钱窝点,而易风爵是天爵集团的首领。

起初,谈熙一直以为是误伤,毕竟,当初是自己判断失误,一脚踩进泥潭,拔不出来也怪不得旁人,所有的事被她简单归咎于‘自作孽’!

可到头来,上辈子发生在她身上的一切,并非偶然,而是有人故意为之!

那她算什么?

一个笑话?

跳梁小丑?

“为、什、么?”一字一顿,咬牙切齿,“易风爵,你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男人眼里闪过痛快,扬起一抹残忍的笑容:“原来你知道我是谁?”

谈熙揪着他的领口,指尖发颤:“我跟你有什么怨,有什么仇?以致于那般处心积虑地报复我?”

一个鸿鑫,当年号称全华夏最大的洗钱窝点,竟然只为玩儿死她炎兮一个人?

何德何能?

易风爵拂开她的手,整了整衣领,目光投向远处,斯文自持。

“所以,你现在终于承认自己就是炎兮?”

“……”

“否则,你凭什么从我这里要一个答案?冤情得有苦主来诉,不是吗?”

他在逼她做选择——

承认,就能知道答案;不承认,休想从他嘴里得到只言片语。

谈熙垂敛双眸,拳头渐次收紧。

易风爵好整以暇,不催促,不着急,仿佛在看一只垂死挣扎的猎物,终归逃不过他这个猎人的手掌心。

“你怎么知道的?”她哑着嗓,并未抬眼,挺直的脊梁好似无力承重,倏然垮塌。

男人只是笑,并未回答。

“刚才,那段录像,”她继续开口,“你在故意试探我。”

“呵呵……不愧是大名鼎鼎的BW,既当得了黑客,还有侦探的潜质。”

------题外话------

花式甜宠:叶少枕妻入眠。作者:醉猫加菲。

林紫一说:男人是贬值品,留时间长了,不是功能下降,就是得陇望蜀。所以,得勤换。

叶少说:林紫一这个女人你把她放在心里不行,她看不到,你得把她放钱堆里,让她天天摸着钱,顺便摸摸你。

结果有一天,叶少把钱存到银行里了,林紫一就只剩下摸他了。

“为什么我要摸着你?我的钱呢?”

“你要是再不摸我,不但钱没了,连我也没了。你亏了!”

“哦!那我摸摸!”

**

一辈子过下去,林紫一一个男人也没换成,但是叶少却成功换来了一句:

“我可能爱你比爱钱多一点!”

有时候爱情总会为了钱水生火热,但是真正让人生不如死的还是那句:“我爱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