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0章 明明很暖,心却湛凉/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奕,你除了在我面前耍狠,还有什么本事?”女人眼里的轻蔑和不屑,刺激着男人本就暴怒的情绪。

手上力道倏地收紧,韩朔只觉后颈像要被掐断,却始终不愿低头,“你就是个人渣!败类!”

周奕气极反笑,凑到她耳边,笑得残忍:“每天被人渣压在床上捣腾,那你又算什么?”

韩朔抿唇,面上惨白一片,只是那双湛黑的双眸依旧透出桀骜不驯的光。

周奕不由心软。

明明他对女人是极好的,怎么一到她就忍不住……

“好了好了,你说你跟我较什么劲儿?”息事宁人的态度。

“我较劲?”韩朔目露嘲讽,精致的下颌微微上扬,带出一股傲气。

周奕顺势收手,指尖还残留着细滑的触感,他忍不住碾了碾,心中郁闷逐渐舒缓,想着,他是男人得多担待。

遂软了语调,轻声哄道:“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乖点,别惹爷生气。”

“周奕,少拿自己当回事。要我乖,你还不够格。”冷笑爬上唇角,韩朔像竖起铠甲的刺猬,即便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也不惜自损八百,只为,伤敌一千。

果然,气得某人直跳脚:“你……简直不识好歹!”

那一刻,伴随愤怒涌上心头的还有失落,她可以对观众笑,与同事打闹,却唯独对他疾言厉色。

但这样的情绪只持续了不到两秒,周奕还是那个嚣张到令人发指的纨绔二代。

只见他唇角轻勾,顿时邪气丛生。

韩朔眼皮一跳,出于本能地逃走。

不料,手刚搭上门把就被男人揪住头发,向后猛拽,她闷哼一声,表情痛苦。

周奕顺势凑上前,目光带狠,“想跑?敬酒不吃吃罚酒!”

“松、手。”

“做梦。”

“周奕!”

“省点力气,留着床上再叫!”言罢,将她往肩上一扛,大步走向卧室。

……

韩朔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

先打电话给经纪人请假,不出意外,被赵秋教训了整整一刻钟。

“……你自己说,最近这段时间迟到了多少次?是,我知道你有天赋,上面也愿意捧,但要想在这个圈子站稳脚跟,光有这些还远远不够,你得上进!上进!懂吗?否则再多资源投放到你身上,也是浪费。”

韩朔静静听着,罕见地没有顶嘴反驳。

“喂?阿朔?你有在听吗?”倒是赵秋不怎么习惯她的乖巧,疑心甚多。

“嗯。”

“你有没有把我刚才说的听进去?”

“嗯。”

“别光顾着嗯,要付诸实践!”

韩朔连声应好。

结束通话,把手机丢到一边,她才重重吐出一口浊气。

套上睡衣,掀被下床,韩朔行至厨房,从冰箱里取出冻过的水倒满一杯,然后咕噜几口下肚。

整个人从后脑勺到脚趾头都无比清冽。

她靠坐在一旁吧台上,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女人半张侧脸上,明明很暖,心却湛凉。

收拾好自己,韩朔出门,直奔录音棚。

二熊和大光都在,一个随手拨弄贝斯,一个低头轻奏吉他。

对于韩朔的姗姗来迟,两人没有一句怨言,也不曾追问原因。

“这是刚改过五线谱,你看看……其实变动不大,只在第三小节收尾的地方……”

沉浸在乐声中,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便是暮色初降。

大光看了眼挂钟,差点跳起来:“嘶……六点了?”

二熊打趣他:“怎么,和佳人有约啊?”

大光摸摸下巴,咂咂嘴,俨然默认的态度。

二熊笑骂两声。

韩朔拍板:“行了,今天就到这里,明天继续。”

“还是我朔哥英明!”大光嘿笑两声,三两下收拾完毕,跑得比兔子还快。

二熊目瞪口呆。

韩朔指节半曲,敲了敲桌面:“别看了,人都没影儿了。”

离开录音棚,二熊驱车回家。

韩朔全副武装后,坐公交回学校。

推开宿舍门,只见谈熙一个人趴在桌上画画,安安和小公举都不在。

“她俩人呢?”

谈熙闻言,连头都没抬,手上动作不停:“请假回家。”

“……哦。”

韩朔已经很久没回宿舍,最近一段时间都住公寓,如今回来一趟,只觉莫名的亲切。

忍不住轻叹出声。

谈熙结画完最后一笔,当即收手,整个过程行云流水。

然后,转眼看韩朔:“好好的,你叹什么气?”

“有感而发。”

谈熙挑眉,目露狐疑:“你最近好像‘感’得有点多?”

韩朔摸摸鼻子,装傻:“是吗?”眼底掠过一道暗光。

“说话就说话,少用套路敷衍我……”

------题外话------

今天除了上班,就是在修改《孕妻》,字数少,求不拍,暂时委屈一下大家,望理解。

另外,明天《拽媳》更新在上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