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1章 谁是炎兮?找到这个人/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熙并非开玩笑,她是真的发现韩朔最近状态不行。

“工作压力大?”试探着开口。

“并没有。”

“遇到潜规则?”

韩朔瞪眼:“谁敢?”

“那你到底怎么回事?”谈熙看着她,目光冷静。

三分审视,七分研判。

韩朔不自觉避开,故作轻松地挥了挥手,“咳,你别瞎想,能有什么事儿啊?不就新专辑那茬,还差一首主打歌没敲定,公司又催得紧,我心里烦。”

“真的?”

韩朔正色,“不然还有假?我骗你干嘛呀?”

谈熙沉吟一瞬,眼中狐疑并未消散。

“好了!”韩朔搂住她肩膀,推着往外走,“我真没事儿!别整天想东想西的,好好画你的画,我这辈子注定当不成画家了……晚饭想吃什么?粑粑刚发了工资,兜里有钱,随便吃……”

本该是一场严肃的谈话,却被韩朔插科打诨蒙了过去。

谈熙选择暂时相信她的说法,即便总感觉哪里不对。

再者,她也不想把人逼得太紧……

晚饭是在学校门口一家常菜馆解决的,经济实惠,分量还多。

回去路上,韩朔欲言又止。

谈熙发现,转眼看她:“吞吞吐吐干嘛?”

“哦,其实你不用替我省钱。粑粑现在好歹也是个大明星嘛……”

“你想多了,我只是觉得校门口比较近。”

“……哦。”冷漠JPG。

途经一家便利店,韩朔:“进去买个东西。”

不到一分钟就出来。

“走,去轧操场!”

傍晚的风还带着一丝燥热,太阳已经落山,天却尚未黑尽。

谈熙和韩朔迎风散步,各怀心事。

突然,一根烟递到她面前,谈熙顺势抬眼,对上某朔含笑的目光:“抽不抽?”

烟还刚拆开,打火机也很新。

“便利店买的?”

“昂。”韩朔正准备收回手,她不认为谈熙会抽,毕竟陆大帅哥家教甚严,不料,中途被截,谈熙径直从她手里把烟拈走。

“谁说我不要?”夺过打火机,咔哒——

青烟骤起,白雾缭绕。

韩朔啧声,“你还真抽啊?”

谈熙没应,目光平视前方。

韩朔只能透过烟雾看到她略显淡漠的侧脸,“妞儿,你……咋了?”

自打重生以后,谈熙就很少抽烟,除非烦躁得不行,才需要用尼古丁让自己保持冷静。

“没事。”

“骗鬼呢?”韩朔哼唧两声。

谈熙勾唇,笑了笑。

前面有一排双杠,两人坐上去,眺望远处暮色。

“妞儿,”韩朔突然开口,“陆大帅哥对你好吗?”

“好。”没有任何犹豫。

“哦。”

“为什么问这个?”

“就想看看爱情是什么样儿。”

“看到了吗?”

“嗯。”就你和陆征那样,总归不是她和周奕那般。

韩朔深吸两口烟,再缓缓吐出来,鼻子眼睛都熏疼了。

“咳咳……”被呛到。

谈熙白他一眼:“你慢点。”

……

京都郊外,某庄园别墅。

易风爵带着威尔逊和老K直奔地下医疗室。

安安等在门口,引三人入内。

还是那间病房,空气中弥漫着清苦的中药味。

隔着一扇防噪蓝化玻璃门,席瑾正为顾眠施针,手法极快,看得人眼花缭乱。

威尔逊目不转睛地盯着,眼里全是不可思议。

他曾学过几年时间中医,在针灸方面也有所涉猎,却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下针如此之快。

如果席瑾知道他此刻的想法,必定会轻嗤一声:孤陋寡闻!

“什么情况?”易风爵冷静下来,转眼看安安。

“下午例行检查的时候,病人心跳过快,手指也动了。”

易风爵目光一紧。

旁边威尔逊惊呼出声:“二少爷动了?!”

连老K也不由伸长脖颈,生怕错过任何关键信息。

一时间,三个男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到安安身上。

女孩儿目光平和,在注视之下并未觉得窘迫,反而淡然自若。

就像……出水清荷,亭亭茎立。

安安:“不要高兴得太早,具体情况等十一舅出来再说。”

半小时后,玻璃门打开,三人抬步欲入。

席瑾摆手,“就在外面,不要进来。”

倏然止步。

席瑾收好针囊,揣进医袍口袋,才从里面出来。

不等易风爵开口,他突然问道:“谁是炎兮?”

易风爵面色微沉。

老K心下一惊,眼神突然变得复杂。

席瑾状若未见,“刚才我在施针的时候,病人一直在叫这个名字。如果要想他尽快醒来,找到这个人。”

易风爵点头,又恢复冷静自持的模样:“我能进去看他吗?”

“换无菌服。”言罢,大步离开。

安安带他到更衣室,“衣服在杀菌柜里,自己拿一套。”

“谢谢。”

安安摆手,表情淡淡:“不客气。”

------题外话------

晚上还有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