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1章 沉睡未见/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更深露重,月色清皎。

咔哒——

钥匙转动锁孔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门从外面被推开,走廊的光顺着门缝投进室内,为漆黑的环境添染一抹光明。

男人动作一顿,继而拔掉钥匙,迈步而入,不忘反手关上房门。

隔绝了走廊的光,室内漆黑一片。

陆征按亮开关,顿时,光明突至,但触目所及却不见她的身影。

蓦地,脚步一顿,调转方向朝饭厅走去。

四菜一汤,没动过。

他试了试盘子的温度,触手只剩冰凉。

男人一颗心又酸又涩,瞬间软成棉花糖——那种甜到发苦的滋味。

从橱柜里找到保鲜膜,陆征挽起袖口,挨个把每盘菜封好,再放进冰箱。

最后擦桌子,洗手,关灯,撤离厨房。

推开卧室门,不出意外看见棉被下隆起的一团,背对他,露出半张侧脸和雪白纤细的后颈。

陆征下意识放轻动作,行至床边,借着隐隐月色打量女孩儿恬静的睡颜。

静立良久,注目良久。

贪婪地一看再看,舍不得挪开眼。

小东西,你究竟是谁?

有什么秘密?

说出来,我们一起商量着解决不好吗?

天塌下来,也有我替你顶着,怕什么?

可惜,回应他的只有女孩儿平稳的呼吸,以及轻软的鼾声。

陆征摇头失笑,俯身在她颊边印下一吻,而后,朝浴室走去。

很快,传来哗哗水声。

谈熙睫毛轻颤,转瞬,归于平寂。

第二天,艳阳高照,伴随着徐徐而来的清风,平添凉爽。

谈熙睡到自然醒,枕边已经没人。

一时之间还有点反应不过来——昨晚,他究竟有没有回家?

待脑子清醒些,谈熙似乎想起什么,恍然有所悟。

掀被,下床,一路摸到饭厅,进了厨房。

锅里温着牛奶,盘子里是三明治,咕噜——

谈熙咽了咽口水。

好吧,她饿了。

不到十分钟,解决完早餐,自觉地洗了盘子,沥干。

刚出饭厅,就听见手机铃在响。

捞起来,瞥了眼来电显示,谈熙挑眉,手上动作也不慢,轻轻一划便接通。

“小丫头,早!”某糖的声音率先传来,听上去心情不错。

但也只是“听上去”,真实情绪如何还有待商榷。

谈熙没有根据,就是感觉跟平时不一样,可即便如此,也足够她心生警惕,有所防范。

“找我有事?”她直接问出口。

“啧,你跟陆征这么长时间,别的没学会,这口气倒跟他一毛一样。”直白到让人招架不住,干脆得有点丧心病狂。

“哦,我当你是夸奖。没别的事,我挂了……”

“你等等!”

谈熙眉眼稍暗:“有话就说。”

“那什么……你昨天给我打电话了?才看到未接提醒……”时璟没说假话,昨晚,陆征离开以后,他还留在军区继续处理泄密事件。

凌晨好不容易眯了两个小时,结果大清早又被葛老叫上去谈话。

眼下,想睡都已经睡不着了。

掏出手机一看,两眼放光,便迫不及待给谈熙回电话。

既然陆征那里不好突破,那他大可直接从当事人入手,不是吗?

正好谈熙自己找上门,他还客气什么?

------题外话------

《爷为妻狂》/朕要雨露均沾

豪门双处婚恋,专情1V1,宠文爽文,还有萌宝哟!

*奉上小剧场*

婚礼当天,长姐闯入现场,指着她问新郎,“她哪里比我好,你要娶她!”

俊美如斯的新郎,也就是他,拥她入怀,宠溺一笑:“她干净。”

长姐气急,歇斯底里爆料:“这个女人,16岁给人代孕,20岁被人睡过,哪里干净?”

他嗜血一笑,挑了挑眉:“她16岁为我代孕,20岁被我睡过,哪里不干净?”

长姐瞪大眼,咬唇不甘道:“那我哪里不干净了?你为什么不选我!”

这次,没等他开口,新娘拎着婚纱裙摆上前了一步:“16岁被潜,20岁堕胎,现如今给人当小三……你,哪里干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