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6章 她是我的命/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熟悉的手法,似曾相似。

一切证据都指向某个人,牵引着事件滑向未知的前方。

深深的无力感将他包围,陆征预见到可能会发生什么,却无力把控。

一边是军方铁律,曾经的信仰;一边是深爱的她,心尖儿上的宝。

内心仿佛有两个人在打架、撕扯,无休无止。

时璟见他面色有异,拧了拧眉,好似突然想到什么,眼里陡然爆发出一阵摄人的光亮。

“老陆,你在怀疑谁?!是不是谈……”

“闭嘴!”

时璟恍然,看了眼斜上方不远处的电子眼,目露嘲讽:“你倒是护着……”

“没有证据的事,你也敢胡说八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不清楚?!”军区重地,到处都是监控,一旦时璟嘴里冒出那个名字,很可能第二天谈熙就会被强行带走问话。

到底没有再提起名字,时璟冷冷道:“你也怀疑了,不是吗?”

陆征薄唇稍抿,“还是那句话,无凭无据别随便往人头上扣帽子。”

“出去再说。”

两人离开监控室,去了空间敞亮的天台。

行至隐秘处,时璟突然伸手拽住陆征衣领,怒目圆瞪,近乎咬牙切齿:“老陆,你给我透个底,究竟是不是她?”

“……”

“陆征!到了现在,你还想怎么维护她?!”

“松手。”黑眸犀利,音色发沉。

呃……

时璟咽了咽口水,讪讪收回手。

陆征抚平衣领上被揪出来的褶皱,又恢复自持从容的模样。

“第一,在没有任何确凿证据证明之前,我对她的所有维护,都不叫维护。”一个男人在遇到事情的时候,选择相信自己的女人,并与其共同进退,这没毛病。

“第二,如果必要,我会站出来。”

一字一顿,重若千斤。

时璟猛地瞪圆了双眼,“陆征!你疯了——”

如果必要?

站出来?

也就是说,如果最后真的有证据证明指向谈熙,那他也不会袖手旁观?

“你怎么站出来?”时璟冷笑,目光冰凉:“帮她顶罪,还是假公济私?”

“你想多了,”陆征表情很淡,是那种下定决心之后才有坚定与从容,“在条件允许的前提下,我会不惜一切代价——保她!”

“呵……呵呵……不惜一切代价?”时璟笑得比哭还难看,眼底一片苍凉,“就算会彻底终结你的军人生涯,牺牲你曾为之拼命的信仰,也在所不惜?”

“阿璟,你不明白。”男人脸上涌现出一种名为幸福的光,想起那个人,眼角眉梢都饱含柔情,“她是我的命。”

“我看是你他妈有病!”时璟情绪彻底崩溃,心里有座高山突然坍塌。

“不……雷神不该是这样……”他曾经的信仰,努力赶超的目标,心中标榜的丰碑,一切都幻化为泡影。

“曾经的雷神现在只是一个名叫‘陆征’的男人,从他离开军营的那一刻,就注定信仰不会再单纯。”

时璟难以接受,“你让我……想想……”

好好,想一想。

离开之前,时璟脚下一顿,忍不住提醒:“作为军人,我不认同你的想法,但作为兄弟,我还是要劝你一句——别、再、发、疯!”

陆征朝他摆手,“我心里有数。”

听进去了,却不走心。

时璟虽然生气,但更多的是无奈和心疼:“你说你怎么就……”非吊死在谈熙这棵歪脖树上。

言罢,不再犹豫,大步离开。

陆征站在原地,迎着冷风,久久未动。

他能有什么办法?这辈子就爱上这么一个女人,打不得,骂不得,更……舍不得。

理清思绪,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反而松了口气。

这段时间,一直公司、军区两头跑,小东西疑心重,还不知道怎么胡思乱想。

应该找个机会好好谈一谈了……

怀揣同样想法的谈熙,在经历了与陈凯斗智斗勇后,此刻正驱车赶往军区。

山不就我?行啊,那我就山呗!

……

陆征开车驶至门闸,被两个守门士兵拦下。

眉心倏地拧紧:“怎么回事?”

“抱歉陆将,我们收到戒严命令,不允许进出,所以……”甲士兵目露为难。

“谁下的命令。”

“总参。”

是葛老。

心知军令如山,陆征不再为难,调头往回驶。

正好遇到时璟往总参大楼走,停车,开门:“上来。”

时璟见他面色凝重,也不犹疑,利落跳上副驾驶位,“什么事?”

因着之前的不愉快,声音还有些僵硬。

“为什么戒严?”

“啥?”

陆征又重复一遍。

时璟若有所思:“刚才葛老打电话叫我去趟办公室……”

眉眼稍暗,陆征:“一起。”

------题外话------

晚上二更,大家十点半左右来看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