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7章 风起1/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十分钟后,陆、时二人见完葛老,从办公室出来。

陆征眸色暗沉。

时璟面露忧色。

戒严……

事情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了?

只有开启一级反恐预案,才会不许进,也不许出,多少年不曾遇过的稀罕事儿,如今却……

“老陆,我怎么觉得……不对劲?”

回应他的只有空气。

时璟小声嘀咕:“不至于这种程度啊?而且戒严撤销时间也未定……”

葛老的原话是——

“在事情调查清楚之前,军区暂时封闭,要求里面每个人都配合调查工作,等事情结束才考虑撤销戒严。期间,你们吃住都在军区,通讯也与外界暂时切断。”

事情结束?

三天?

五天?

半个月?

时璟嗅到一股非同寻常的气息……

而陆征一颗心也渐渐沉到谷底,不安的情绪袭上心头。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戒严?

上面到底想防着谁?

不去调查窃密者,反而把里面的人困住,究竟目的何在?

一旦起疑,就会发现很多地方都不合理。

“我去找张老。”总参唯一能和葛老平起平坐的人。

“诶——你跑什么?等我一起!”

话分两头,却说谈熙一路疾驰,终于抵达军区门口,还没靠近就被两个持枪士兵拦下。

如果不是为了见陆征,她不会铤而走险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现在这里。

就像时璟说的,虽然暂时还没有证据指向她,可到底是嫌疑人,这样明目张胆地出现,万一露点马脚,那后果……

可谈熙等不了了。

她必须立刻、马上见到陆征,把心里的话、那些没有说出口的解释都说给他听。

好像错过了这次,以后都不会再有机会……

“同志,我找人,能不能放我进去?”谈熙按捺住脾气,好言好语。

“找人?”

“对!陆征。”

听到偶像的名字,士兵面色稍缓,但眼神仍旧是不可捍卫的坚定:“不能进。”

“我可以登记!”谈熙把身份证拿出来,还有学生证。

“我说了,不可以,限你一分钟内离开!”

谈熙咬牙,语气也没了之前刻意的忍耐,蛮牛一样横冲直撞:“凭什么不让进?!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向首长汇报!”

两个士兵不再与她做口头争执,往谈熙面前一站,直接把身躯当成肉墙来挡她。

谈熙气得眼眶通红:“你们不去干掉敌人,反而欺负我一个女人,脸呢?简直就是给‘人民军队’这四个字抹黑!”

也许是这话的激将作用起到了,也可能女人红着眼睛的样子太过可怜,其中一位士兵松了口——

“小姑娘,我们也是按上级的命令办事,你就别再为难……”

“哦,上级的命令就是不放我进去?!这叫什么道理?”

“不是你,是所有……”

“够了——”察觉到战友说了太多,另一名士兵冷声打断,凌厉的目光直射谈熙:“最后一次机会,你到底走不走?”

谈熙面色几经变换,一咬牙,转身离开。

直至车屁股消失在视野中,两人才各自回到驻守的位置,继续站岗。

甲:“之后如果还有人来,不许进就是不许进,没必要解释这么多。”

乙:“如果像刚才那个女人一样难缠,怎么办?”

甲:“公事公办。情况严重的,直接羁押。”

乙:“明白!”

……

回去的路上,谈熙降下车窗,冷风随之灌入,烦躁的情绪逐渐冷却,头脑也慢慢开始清醒。

回想刚才的场景,逐点分析——

首先,士兵的态度坚决,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说明上头有令。

再者,那名士兵没说完的话其实不难猜——

“不是你,是所有……”人都不让进。

既然“进”都不许,很可能“出”也被限制。

换句话说,目前她和陆征的情况,已经不是“想不想见面”,而是“能不能见到”。

思绪逐渐理清,但心头的疑惑却始终没断过。

为什么要这样安排?

谈熙有种感觉,军方很可能在下一盘大棋,而她和陆征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迫成为了“局中人”。

突然,手机铃响,拉回她渐渐飘远的思绪。

是个陌生号码。

谈熙直接挂断,可是没过五秒又响了。

“喂。”试探,且防备。

“……”那头无人应声。

谈熙眉心一蹙:“你找谁?再不说话,我挂了。”

“……”

就在她准备按掉,结束通话的时候,那头终于出声——

“谈熙,我知道你做的一切。”

男人的声音沉凛,磁性,轻描淡写,好像在说“今天天气真好,适合踏青”。

可对谈熙来说,与惊雷乍响无异。

“……易、风、爵。”

她用的是,陈述句,一字一顿。

------题外话------

照这个节奏,估计再有两天就能分开噜,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