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2章 离开1/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熙错愕,“你是说……我?”

冷笑入眼,“他昏睡期间,叫过你的名字。”

谈熙狠狠一怔,手足无措:“他……”

“很惊讶?”男人面色陡然一沉:“别告诉我你不清楚他对你的感情。”

瞳孔骤然紧缩,顾眠对她……有感情?

“不……不可能……”谈熙摇头,只觉荒谬:“他明明拒绝了……”

“拒绝了你的表白?”易风爵打断她,唇畔扬起一抹讽笑,“都说女人心软,可你炎兮的心比石头还硬!但凡当年你能对他多几分宽容,就不会察觉不到他是身不由已,心怀苦衷,最后也不会用那样惨烈的方式收场!”

易风爵上前,凑到她耳边,双手扶住女人颤抖的肩头,明明是亲昵的姿态,出口却是最伤人的话。

他说:“炎兮,你是罪人。”

“闭嘴——”

“呵,这就恼羞成怒了?”男人轻笑,眼里除了阴沉就只剩讥诮。

挥开他的手,谈熙眼中恼怒积聚,倏地莞尔一笑:“我是罪人,你就一定无辜?”

易风爵眼神骤紧。

“当初表白,顾眠为什么会拒绝?我又是如何被你逼到走投无路,成为亡命之徒?扪心自问,你敢说这里面没有你的影子?”

“那又如何?”

“呵……又如何?”谈熙目露悲凉,“你逼他,我伤他,咱们半斤八两,没有谁比谁更高尚!所以,你的优越感到底从何而来?”

男人面色阴沉。

“今天你带我来恐怕不止是为了翻旧账。说清楚,要我做什么?”

“唤醒他。”

“我?”谈熙惊愣。

易风爵冷笑:“不然?”

还能是他?这么多年顾眠都没醒,如果有用,早该活蹦乱跳。

谈熙一默,沉寂良久,目光始终落在那个沉睡不醒的人身上,莫名复杂。

突然——

“我想和他说说话。”顿了顿,补充说:“单独。”

易风爵拧眉,犹疑的目光打量着谈熙。

后者神色平静,“这是你的地方,还怕我耍花样?”

“哼!谅你也不敢……”说着,转身退到门外,不知有意还是无心,还顺手带上了玻璃。

室内安静了。

只听仪器运行的声音,以及,她和他几不可察的呼吸。

谈熙坐到床边,目光贪婪地流连在男人那张苍白清隽的脸上,笑着开口:“真好。”你还活着。

注定得不到回应。

可她并不介意,伸手将他前额散落的碎发整理好,动作轻柔,小心翼翼。

“小傻子,我来看你了。”

“你还要睡下去吗?”

“哦,你哥哥很凶残,他想杀了我,你要再醒不过来,我找谁撑腰?”

“……”

“别睡了,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不是你教我的吗?”

命运的神奇之处就在于,你永远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你又将如何?

当年,是顾眠一遍遍不厌其烦地督促她。

如今,角色互换,变成谈熙一次次地呼喊。

……

谈熙拉开门的时候,易风爵正直挺挺站在外面,眼中难掩厉色与防备。

“事到如今,你以为我会对他做什么?”谈熙目露自嘲,笑得讽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