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3章 离开2/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熙心下陡然一沉。

易风爵却问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陆征知道你的身份吗?炎兮、BW、入侵资料库的窃密者……”

谈熙目光一紧,音色沉哑:“你什么意思?”

“如果他知道了这一切,你觉得他会怎么选?爱情和信仰孰轻孰重?”

谈熙表情僵滞。

这个她一直回避的问题就这样被人摊晒在阳光下,明晃晃地扎眼刺心。

爱情和信仰……

连她自己都不敢确定陆征会如何选择。

谈熙没有信心。

易风爵似看穿她内心复杂的想法,继续添柴加火:“如果他选择坚持信仰而舍弃爱情,等待你或许是再一次的死亡;如果他选择爱情而放弃信仰,那恭喜你,成功将一个正直不阿的军人毁得面目全非。谈熙,你舍得吗?”

一针见血,字字椎心。

舍得吗?

亲手毁掉他的信仰与崇高,让他变得不再像一个军人,舍得吗?

当然舍不得!

谈熙有种很强烈的预感,陆征或许已经知道了一切,他会护着自己!

就像他曾无数次承诺的那样——

“天塌下来还有我。”

可如今的情况已经不只天塌,地也快蹦了!

前有狼,后有虎,谈熙进退维艰。

为了追查一个“真相”,她亲手把自己架到火堆上烤,呵……

“跟我去欧洲。”易风爵突然开口,“治好顾眠。”

谈熙神情一震,眼底冷光毕现,原来是挖好了坑,等着她往下跳……

“休想!”

“别忙着拒绝,三天时间,好好考虑。”

……

谈熙驱车回到蓬莱,一进门,蹬掉鞋子,全身砸到沙发上,两眼直勾勾盯着天花板。

突然,放空的眼神骤然回光,她一个打挺坐起来,抓起茶几上的车钥匙直奔出门。

她要再去一趟军区——见陆征!

即便将一切和盘托出,她也不会遂了易风爵的意,委曲求全。

陆征的信仰要捍卫也该由她来!

而不是用忍气吞声来求得表面安宁。

哪怕再死一次呢?

又有何惧?

易风爵太小看陆征,也太小看她。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

易风爵前脚刚离开山庄,老K后脚就开车来接。

他坐上去,目光晦暗而沉寂地望着前方,隐没在鼻梁阴影下的半张侧脸神情难辨。

“爵爷,她答应了吗?”

“没有。”

“那……”

男人唇畔漾开一抹诡异的笑:“放心,她会跟我们去欧洲。”

是“会去”,而不是“会答应”。

难道……

“要用强?”老K不甚确定地开口,这不像Boss的一贯作风。

易风爵凉飕飕看了他一眼。

老K心下颤栗,扶在方向盘上的手差点打滑,低调的黑色大众走了个“S”形,但很快便恢复正常,平稳前行。

“她不答应,自然有人会答应。”

“谁?”

“……陆征。”

老K第一反应是荒谬,第二反应是惊愣,莫非……

易风爵:“前面左转,到军区看看老朋友,这几天他估计闷坏了。”

“是!”

……

谈熙到底还是没能出门,因为——

庞延昭就站在门口,身后还跟着勤卫兵。

老爷子一脸和蔼,“丫头,发什么愣?我可站了有好一会儿,不请我进去坐坐?”

谈熙反应过来,把门开完,侧身让道:“您请进。”

勤卫兵也作势入内,老爷子却摆了摆手,“你在外面等着。”

“老首长……”

“这是命令。”

立正,肃容,敬军礼:“是!”

门一关,室内就只剩谈熙和庞延昭二人。

“您喝茶吗?”她问,礼貌乖巧,恰如两人第一次在津市的公寓见面,谈熙留给他的印象。

老爷子心中叹息,这是个好姑娘……

“不用了,白开水就好。”

谈熙笑了笑,往厨房走。

背过身去的瞬间,脸上笑意收敛得干干净净,转而被凝重替代。

老爷子早不来晚不来,为什么挑这个时候上门?

陆征为何连续两天失联?

还有易风爵的胸有成竹,底气从何而来?

虽然老爷子只要了白水,但谈熙还是自作主张地泡了杯沱茶。

不是什么名贵的茶叶,大街上随便找个杂货铺都有,平时陆征偶尔会喝,眼里总是不由流露出怀念的神色。

谈熙后来才知道,这茶是部队最普遍的饮用品,上至总参,下到一个排,都在喝,既解渴,又提神。

闻着熟悉的茶味,老爷子喝了一大口,而后微笑着看她。

“丫头有心了。”

谈熙莞尔,轻微的笑意并未舒缓眼里的沉重,迎上老爷子含笑的目光,她径直开口——

“您今天来有什么事吗?”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我也不想拐弯抹角。今天来是为我那不争气的外孙……”

------题外话------

本卷结束倒计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