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4章 离开3/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送走老爷子,谈熙放下一直捏在掌心的钥匙,不再兴冲冲出门找陆征。

坐到沙发上,兀自怔愣。

这一坐就是两个钟头。

老爷子一番话在她脑海里如倒带般翻来覆去地回放——

“你们现在最大的难处并非感情问题,而是现实划出的鸿沟,思想和身份的差距。”

老爷子没有把话点明,但这里面包含的信息量足够谈熙推测出以下三点:

第一,老爷子已经知道她做过的事。至于,“炎兮”这个身份应该还没有暴露。

其次,想必陆征已经表明态度会站在她这边,否则老爷子何必火急火燎地找上门?

最后,她该做选择了。

一个可以让她不为难,他也不为难的选择。

……

戒严命令解除那天,秋雨连绵,带着几分凄清萧瑟的味道,空气中漂浮着泥土的清香。

拦在军区门口的铁栅终于撤走,突然,一辆路虎疾驰而过,擦出一缕劲风,溅起一滩水花。

待守门卫兵转眼去看的时候,只见得一抹黑色残影掠过,车屁股消失在转角尽头。

“那是……陆将?”

“嗯。”

“看起来好像有急事。”

“可不?听说戒严这两天里面都快闹翻了,陆将谁的面子也不给,那场面简直壮观!”

“不愧是雷神……”

半小时车程愣是被缩短成十分钟,吱嘎——

路虎停在小区路中央,甚至来不及上锁,陆征已然冲进电梯。

等我……

推开门,空旷的客厅窗明几净,却没有一丝人气。

往日他一进门,只要谈熙在家,就一定会冲上来抱他,更多时候就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脖颈上,纠缠,亲吻。

可现在,没有拥抱,也没有吻,甚至连她的身影也捕捉不到。

想到某种可能,巨大的恐慌攥住陆征心脏,连带表情也逐渐变得扭曲、狰狞。

他不死心,穿过客厅,找遍每个房间,连厨房和厕所都不放过。

没有……

没有……

还是没有……

属于她的东西还在,一件不少,可是人呢?

陆征站在原地,高大挺拔的硬汉此刻竟茫然得像个迷路的孩子。

突然目光一顿,压在梳妆台上A4纸映入眼帘。

男人大步走过去,一把抓起……

【阿征:

对不起,我可能要暂时离开一段时间,很抱歉用这样的方式向你告别。

曾经,你追问过我心里到底有什么秘密。那个时候,我不敢告诉任何人,但现在,我想告诉你,明明白白地将一切说与你知。】

看到此处,陆征一颗心别猛地攥紧。

三秒之后,逐渐平复,他继续往下看——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会操盘、会计算机?因为Yan是我,BW也是我。】

陆征第一反应是荒谬,但仔细联想曾经发生过的事,仿佛一切疑问都能得到解答。

因为她是Yan,所以才能在资本市场如鱼得水,甚至撑起一家初具规模的投资公司。

因为她是BW,世界排名前五的黑客,所以才能与他打成平手,不相上下。

不……不可能……

Yan快三十了,而BW成名的时候谈熙还在念初中,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

【你信命吗?反正以前我是不信的,但重生以后,我信了。原来冥冥之中真的自有定数,我以为自己死了,但睁开眼睛却看到发狂的秦天霖红着眼睛甩鞭子。一下接一下抽在背后,火辣辣的痛感告诉我,自己还活着,但很有可能马上就会被打死。】

【这个时候,你出现了,像天神一样。或许,我从那个时候就对你一见钟情。】

【遇见你,爱上你,在一起,是我这辈子的福缘;选择不辞而别,是为了还上辈子欠下的债。】

【待到归来那天,我将是全新的我,了却前世纷扰,只盼与你携手今生。】

【大甜甜,等我!】

……

整个四方城都知道,要变天了。

陆家几乎没有任何缘由地向顾家宣战,一出手就废了对方两家子公司。

顾氏既能位列四大豪门之一,自然不是肯吃闷亏的受气包,当即奋起还击,对陆氏旗下盈利状况良好的三家子公司发起强行收购。

11月9号,陆征与顾怀珏第一次会面洽谈,历时三个钟头,最后不欢而散。

和平解决策略宣告失败,两家进入“扩军备战”状态,积极抽调资金,商战一触即发。

正当此时,庞家公开站队陆氏,同一天,秦家也宣布全力支持顾家。

四大豪门阵营两分,相互对峙。

11月中旬,陆氏率先发起强攻,宣布进军生物科技行业,并以高薪挖角顾氏核心研究员。

明目张胆,毫不避讳。

消息一出,气得顾业破口大骂。

顾怀珏这段时间为了对抗陆氏,吃住都在公司,俨然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黎晔人在国外参加交流会;顾怀瑾已失踪多日,尚在寻找;而顾怀琛自两家宣战以来便早出晚归,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因此,家里只有顾业和保姆两人,连个可供发泄的出气筒都找不到。

当晚,顾家老宅传出救护车的声音,第二天“顾业突发心肌梗塞,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

顾怀珏反应过来,有心压制,事态却一发不可收拾。公关部全策全力也无能为力。

对目前顾氏的处境来说,可谓雪上加霜。

11月底,继陆氏发布“挖角英雄令”不到十天,顾氏两名核心研究员选择跳槽。

顾怀珏再三挽留,用尽威逼利诱的手段,几乎到了要用强的地步,也没能把人留住。

有一就有二,核心技术掌握者接连离职,顾氏旗下三家生物技术公司几近瘫痪,一家研究所成为空壳。

11月底,顾氏发力,对陆氏两家子公司正式提请收购,俨然要强攻的架势。

陆征接招,启动反恶意收购预案,正面对抗顾氏,与此同时,又以惊人的速度完成了对顾氏旗下证券公司的兼并。

“近日,陆顾之争渐趋白热化,旗下多家子公司牵连在内。受其影响,股市也在一定程度上被波及,预计近三个月内将出现大幅度升降,劝告广大市民投资应当警惕……本台记者XX报道。”

12月初,秦氏参战,联合顾氏对陆氏集团进行一半的华翰剧院工程进行控股权抢夺。

这项工程最初由三家融资,之后陆氏慢慢掌控主导权,多次从秦、顾两家手里购买份额。截止两家联手发难,陆氏占股率已高达

百分之九十。

眼下,秦顾两家摆明了想要“耍流氓”,拿钱不认账。

陆氏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法庭见。

这厢官司还没开打,顾家便陷入假账丑闻,内部管理层接连出事,要么出轨,要么吸毒,连带整个企业形象也大打折扣。

本来顾氏在大众心目中就属于良心企业,拥有崇高地位。

如今,丑闻一出,尤其牵扯到商业犯罪,舆论关注度瞬间走高。

随着民情议论愈演愈烈,12月18日上午开盘,顾氏股价持续走低,并于十点三十二分跌停。

顾怀珏焦头烂额。

祸不单行,黎晔在欧洲某艺术院校进行公开交流的时候,遭遇袭击。

腹部、胸口各中一枪,当场休克,之后被送往附近医院抢救,生死未卜。

第三天下午,顾怀珏乘坐私人飞机抵达苏黎世,见到加护病房里昏睡不醒的母亲,又想起还在国内住院休养的父亲,一封求和邮件发到陆征私人邮箱。

到底还是低了头,只怕接下来就要“割地赔款”。

但陆征只提了一个要求:公开顾眠和易风爵的身份!

彼时,顾怀珏听着两个陌生的名字一头雾水。

陆征:“问顾业,他懂。”

当晚,顾怀珏打电话将具体情况告知顾业:“……还有,我发现妈这次遭遇枪击十分诡异。在进入校园之前,保镖做过大量排查工作,基本上把百分之九十九的安全隐患都杜绝了。另外,遇袭地点也很不合理,会议报告厅距离学校大门有相当一段长的距离……爸,你有没有在听我讲?还有,顾眠和易风爵到底是谁?陆征为什么会说你知道?”

突然,那头毫无预兆地挂断。

顾怀珏以为是信号问题,但再次拨过去,冰冷的机器音提示已经关机。

他这才意识到事情可能并不像他认为的那样简单。

而远在国内某医院高档病房的顾业,此刻双眼空洞,嘴唇哆嗦:“报应……都是报应……”

荷兰,鹿特丹,天爵集团大本营。

一座占地广阔的庄园内。

老K正汇报顾氏现状:“……股价大跌,官司缠身,两个老的都在医院,估计坚持不了多久。”

易风爵坐在办公桌后,右手有节奏地敲打桌面,这个习惯还是跟那个女人学的。

蓦地,动作一顿,收回手。

“陆征果然没叫人失望。”似笑非笑,意味深长。

老K:“是您这把刀用得好。”

“可惜,刀刃和刀背一样锋利,不仅能对敌,还会伤持刀者。”

是刀也是一把用不起的利刃。

“他这是在发泄。”还有,警告。

十二月底,顾、陆两家握手言和。第二天的记者招待会上,顾业亲自出席,并承认育有两名私生子,如今流落国外。

易风爵得知此消息后,握烂了手里的钢笔。

至此,顾氏大败,黯然退场。

还剩一个秦家在蹦哒。

陆征用最快的速度摆平这个跳梁小丑之后,转而对谈氏发起收购。

12月31号,旧年的最后一天,谈氏集团改名“磐规实业”,属陆氏旗下,地位等同子公司,却拥有独立经营权。

陆征抢了过去,却不裁不剪,就放在那儿,当个摆设。

时璟得知,长声一叹:“这是虚位以待,还真中了那个女人的毒……”

农历除夕,距离那场惊心动魄、堪称教科书级的商战谢幕,已有整整一月。

陆征没有回陆家,也没有去庞家,而是一个人待在蓬莱的公寓,做了一大桌菜。

水煮鱼,酱牛肉,宫保鸡丁,麻辣小龙虾……

还有谈熙平时最爱的某品牌啤酒,冰镇过,大冬天里,暖气房中,还袅袅冒着白气。

夜色降临,啪嗒——点燃蜡烛。

温暖的火苗顺势蹿起,照亮男人轮廓深邃的侧脸。

陆征对空举杯,“三个月了……”什么时候回来?

她离开,成全他的信仰。

他放她离开,圆她上辈子的遗憾。

从一开始的惊讶愕然,难以置信,到现在悉数接纳,他或许应该感激上天,能给她重生的机会,如此,才有今生的相遇。

应该珍惜,也该知足。

但,等待终归漫长孤寂,熬心蚀骨。

至于顾眠……

在调查清楚当年发生的事情后,陆征对他恨不起来。

“谈氏,现在叫磐规实业——新年礼物。”喜欢吗?

磐规,盼归。

——本卷完——

------题外话------

今天想一鼓作气码完本卷最后一章,所以早上没更,下午码完才更的,大家见谅。接下来要翻页喽,小包子即将横空出世,hhh~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