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6章 咱们阿流跟爸爸姓/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熙单手捞起女儿,抱在怀里,换来小姑娘一阵银铃般的脆笑。

落单的陆川流小盆友急得在妈妈脚边直打转儿,“我……还有我……”

谈熙再次俯身,长臂一捞,陆川流小盆友终于如愿以偿。

嗯,还是妈妈怀里最香。

谈熙一手一个,还在怀里小幅度掂了掂,径直往里走。

两保镖上前,准备伸手接过来,被谈熙不动声色避开。

两人微愣,“Ms,I…”

谈熙摆手,示意无须多言,然后抱着俩孩子进门,不见丝毫费力,留下两个保镖面面相觑。

辅一进门,暖气扑面而来,谈熙把俩小团子放到沙发上。

小姑娘圈着妈妈脖颈不愿放开,嘟起的小嘴能挂油瓶。

谈熙轻轻拍了拍她的小屁股,没说话,但意思很明确。

遇夏小盆友只能不情不愿地松手,从妈咪怀里退出来,勉强窝进柔软的儿童沙发。

谈熙解开最后一颗腰扣,脱下外套挂到进门衣架上,转身直面沙发上打滚儿的两小只。

“玩雪了?嗯?”挑眉,似笑非笑。

每次妈咪露出这种表情都会有人遭殃。阿流小盆友下意识捂住自个儿的小屁股,眉毛眼睛皱一块儿。

小姑娘眼珠滴溜溜转了几圈,倒没有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揭发弟弟,只是乖巧地站在一边,保持沉默。

“阿流?”谈熙转眼看儿子,唇畔挂着笑,眼底尽是严厉。

五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谈熙作为母亲,身兼父职,还要经营一家投资公司,但从未放松过对两个孩子的教育。

小家伙瘪嘴,垂下眼睑,卷长浓密的睫毛扑闪不定。

半晌,抬眼直视母亲,仿佛下定莫大决心:“我没有玩雪。”

小奶音尤其乖萌,此刻却无比认真与慎重。

小小年纪,已是有担当的男子汉。

谈熙挑眉,并未当即出言责备,只问:“没有玩雪手为什么冰成这样?”

“……我跟Lee打架。在雪地上。”Lee是隔壁那家华人夫妻的儿子。

谈熙眉心微蹙:“为什么打架?”

小家伙倏地垂下头,不再说话,只是唇角抿得死紧,形成一抹倔强的弧度,隐隐桀骜。

站在谈熙的角度,恰好可以看见儿子的前额和鼻梁,隐约与记忆深处的那个人重合。

她一时恍惚。

某个瞬间,曾经的画面如电影般走马观花自眼前掠过,谈熙只觉鼻尖泛酸,心也随之揪紧。

“妈咪,我知道他们为什么打架!”小姑娘突然开口。

倔强少年倏地抬头,幽黑明亮的双眼瞪得溜圆。

小姑娘给了弟弟一个安抚的眼神:“Lee说阿流不是妈咪的孩子,因为他不姓谈!阿流反驳他,李小胖子不服气先动手,阿流是……是那个什么……正当防卫!”

“我全都听见了,Lee说:陆川流,你为什

么不跟谈阿姨姓,你不是她的孩子吗……”

小姑娘口齿伶俐,思路清晰,记忆力也随了谈熙,过目不忘。因此,复述起来毫无压力,把当时的场景悉数还原。

“……Lee先动手推阿流,弟弟当然不会傻站着挨打,就还手……”夏夏说完,低头抠手指,不时瞄一眼弟弟,偶尔偷看一下妈咪,忐忑不已。

谈熙半晌没作声。

气氛愈渐僵滞。

原本还硬气的小少年突然崩溃——

“他活该!我是妈妈的孩子!跟姐姐一样!呜……呜呜……”一开始还强忍着,到后来直接泪崩。

遇夏小姑娘一顿,也跟着哭起来:“妈咪,不关弟弟的事……李小胖子他坏!推阿流,还扯我头发……”

谈熙也被儿子的突然爆发惊住了,半晌没反应过来。

“妈妈,我……是不是你的宝宝?”

谈熙俯身,把小家伙抱进怀里,伸手替他擦干眼泪,“你是妈妈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当然是妈妈的宝宝。”

“那我为什么跟姐姐不一样?”

一个姓谈,一个却姓陆。

“……因为,咱们阿流跟爸爸姓。”

一听“爸爸”两个字,小阿流两眼放光。

他讨厌李小胖,却很喜欢李叔叔。

李叔叔长得又高又壮,他每次都要把脖子仰酸了才能看见他的脸。

李叔叔还很厉害,会做各种木头玩具,上面雕了很漂亮的花纹,还会种树、洗车、烤披萨、修水管……

在小小的阿流眼中,李叔叔什么都好,只有一点——他为什么是李小胖的爸爸呢?

每次看见小胖墩儿扑进李叔叔怀里,他都羡慕不已。

阿流很想知道,他的爸爸呢?

是不是比李叔叔还壮,还厉害?

为什么都不来看他和姐姐?

后来他才知道,原来有些爸爸和妈妈不会住在一起,因为他们“离婚”了。

小阿流不知道“离婚”是什么,但电视里的人在“离婚”之后哭得比李小胖刚出生的弟弟还惨。

所以,他不敢去问妈妈,万一妈妈也哭了怎么办?

他不想妈妈哭……

------题外话------

最近鱼的第一本v文《重生娱乐圈之孕妻影后》在大修,所以这段时间大家会暂时找不到页面,但是请宝宝们稍安勿躁,修改完了就能看了,特此通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