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7章 从鹿特丹到苏黎世/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就在刚才,妈妈提起爸爸的时候并没有哭,那是不是说明……他可以多问一些关于爸爸的消息?

小小少年双眸晶亮,好似星辉般闪烁着光。

同样激动的还有遇夏小姑娘,但……

“弟弟的爸爸也是我的爸爸吗?”

谈熙哭笑不得,心中那点惆怅和苦涩也在女儿的童言无忌中烟消云散。

离开华夏,她失去了陪伴在陆征身边的机会,却拥有了两只可爱的团子,会围在她腿边,一口一个“妈咪”。

谈不上值或不值,命运的安排让人无力抗拒。

“妈咪?”久未得到回应,小姑娘有点急躁,水汪汪的杏眼眨巴着,隐隐流露出期盼。

“对,那也是你的爸爸。”

“呀!我和阿流有爸爸了!”小姑娘在沙发上又蹦又跳,兴奋得直拍手,“爸爸会不会放风筝,扎辫子,搭积木?”

“笨姐姐,爸爸肯定会啊!”陆川流小盆友满脸自豪。

“为什么?”

“因为……”小表情十分纠结,眉头挤到一堆儿,突然眼前骤亮,“因为爸爸比李叔叔还高!”

“啊?比李叔叔还高……”小姑娘目露怀疑,要知道李叔叔已经很高了,再高的话……

“那不是和顾叔叔一样?”

“反正都差不多嘛……”阿流小朋友底气不足,求助的目光投向妈妈。

其实,他也不知道爸爸长什么样,到底有多高。

谈熙莞尔,拍了拍儿子的小脑袋瓜:“是很高。”

遇夏:“跟顾叔叔一样吗?”

“差不多。”

顾眠是在两个小家伙满月那天醒来的,毫无预兆睁开了眼睛,说第一句话是——

“我怎么听到有小孩儿在哭?”

彼时,谈熙还住在易风爵位于鹿特丹郊外的一处庄园,被公司一笔大额坏账弄得焦头烂额,连两个孩子的满月酒都免了。

她在一楼书房挑灯夜战,佣人在二楼守着俩小豆丁。

而顾眠则沉睡在三楼无菌康复室,只要谈熙有空,都会上去陪他说说话。

夜深人静,宽敞近乎空旷的室内,再加上隔音效果极佳的门和墙,谈熙根本没有听见孩子的哭声。

想着,有佣人在,应该不会出问题。

谁曾想,佣人擅离职守,小阿流高烧不退,哭得嗓子全哑,也没人告知谈熙一言半句。

所以,当顾眠抱着嚎啕不止的孩子推开书房门,出现在她面前的那一刻,谈熙惊讶得忘了呼吸。

四目相对,在孩子的哭声中,恍若隔世。

前世,今生。

昏前,醒后。

她已为人母,而他缺席了整整六年。

时光荏苒,物是人非……

好在,家庭医生及时赶到,终于在凌晨三点令小家伙成功退烧,安稳入眠。

顾眠强撑的身体再也无法负荷,陷入昏迷。

第二天,威尔逊医生从挪威连夜赶回,为顾眠做了个全身检查,虽然结果并不乐观,但好在人是真的醒了!

只不过……

常年卧床导致腿部肌肉萎缩厉害,顾眠暂时需要卧床休养。

能把孩子抱到谈熙面前,已是用尽全力、咬牙强撑的结果,坚持这么久,对于一个卧床六年、少有运动的人来说已经是奇迹中的奇迹。

亏得易风爵不缺钱,对这个弟弟也还上心,这么些年悉心照料、看顾着,否则顾眠眼下的情况可能糟糕百倍不止。

如果不是顾眠突然醒过来,那小阿流最后会如何?

谈熙不敢深想……

总之,是顾眠救了这个孩子,也许两人的缘分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

也是从那之后,谈熙就很少再把孩子交给其他人照顾,都是亲力亲为。

从小,陆川流小朋友只让两个人抱,一个谈熙,另一个就是顾眠,连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易风爵都“无此殊荣”。

等两个孩子能跌跌撞撞走路的时候,顾眠的复健情况一天比一天乐观。

谈熙除了去公司,陪孩子之外,大部分时间都和他一起进行训练。

如今的好臂力和明显的马甲线,就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

谈遇夏和陆川流两小只一岁生日那天,顾眠终于可以不用借助外力,自己站起来,行走无碍。

三个月后,谈熙离开鹿特丹,来到苏黎世。

顾眠送她到机场,临别之际,他问谈熙为什么。

为什么执意离开?

“经过考察之后,我决定将CK集团落户比利时。”

“还有呢?”

“苏黎世是个很美的地方。”曾经,她和陆征一起来过,而就是在这里,他们与易风爵第一次交锋。

“你没说真话。”

“阿眠,我要开始新的生活,你也应该翻篇了,答应我,好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