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0章 四年期限,最后一天/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直升机螺旋桨转动的巨大声响打破夜的静谧。

破晓未至,天色也没有放明,只是天空隐隐透出亮色,预示着黎明将临。

此番动静自是惊醒了一片迷彩绿。

陆征:“按照A到D组的顺序,大家准备登机!”

“嘶……我还以为要等到天亮直升机才来,这才凌晨四点,看来军区是想咱们了!嘿嘿——”

“就你话多!”

“难道我说的不是你想的?”

“……不是。”

“那你偷笑个什么劲?”

“我说洪涛,你丫想干架是吧?”

“来呀!”

“来就来——”

“够了!眼看马上就能回家,你俩小逼崽子犯什么轴?”

两人同时闭嘴,脸色讪然,不过眼睛却幽亮幽亮的,像狼。

两个月……

终于可以回家了!

陆征等所有人上完,报数无误后才登机,顺手关上舱门。

很快,螺旋桨开始飞速转动,惊起巨大狂风,进而机身腾空越上天际,五分钟后,开始保持平稳前行。

从刚果盆地跨越洲际,抵达国内,飞行过程持续近10个钟头。

最终,直升机平稳降落在军区3号停机坪。

舱门打开,一溜迷彩鱼贯而出。

陆征:“大家先回营地,稍作休整,等待后续通知。”

“是!”

长途跋涉的劳累虽令人疲乏,但大家精气神都还不错,尤其在听到“后续通知”的时候,每个人都造躁动不已。

他们立了这么大的功,看来奖励是跑不掉了!

该升衔的升衔,该调岗的调岗,最重要的一定要有几天假期。

这回执行任务的人由陆征挨个儿挑选,其中大多是介于二十岁到二十五岁的毛头小子。

结了婚的想媳妇儿,没结婚的想女朋友,一个个龙精虎猛,全身都是力气,就指望能有几天假期可以让他们随便折腾。

“现在全体回营部,至于假期……”陆征话音一顿。

众人目光灼灼盯着他看。

“我会尽力帮大家争取。”

“谢谢老大!”

陆征摆手,大伙儿有序散开,朝营部而去。

而他自己则转身进了总参办公楼。

叩叩——

“进来。”

陆征推门而入,还是那身迷彩,虽沾染了灰尘和血迹,但并不明显,依旧丰神俊逸。

葛老抬头,放下手中的钢笔,眼里并无意外。

他早就接到消息——任务成功,雷神将回。

“回来了?怎么不去休息?”挟裹着风霜与血腥,辅一进门葛老就闻到了。

说不心疼,那是假的。

可转念一想,咬紧牙关,又强忍住。

陆征没有随老人的话客套几句,只在眼底燃起两簇小小的火苗,进而一双眼睛都灼灼发烫。

他开口,一字一顿,“四年期限,这是最后一天。”

葛老脸上笑容僵滞,“你……”

陆征目光决绝。

半晌,葛老挺直的腰杆垮下去,背也跟着驼了,整个人仿佛苍老十岁,一声长长的叹息之后,眼底涌现出莫名复杂的情绪。

而陆征就在他面前站着,笔挺如松柏,自有一股顽强和倔强。

这是铁了心要一意孤行!

“我以为四年时间足够你想明白,却没料到会是今天这样的结果。”

陆征保持沉默。

很早之前,他就做出选择,多说无益。

“阿征,你是我看着成长起来的,无数次拼杀和流血才换来你今时今日的地位,以及在部队的影响力。大大小小的任务牺牲了多少鲜活的生命,其中有多不容易,你这个当事人应该比我更清楚。放弃,值得吗?”

依旧缄默,不作回应,态度却格外坚决。

葛老心中大恸:“陆征!为了一个女人,你、你竟然连信仰都可以放弃,懦夫!”

“呵……信仰?”一开口,便是掩盖不住的轻嘲,男人面无表情,眉眼沉寂,整整四年,他好像忘了该怎样哭和笑,总以示人,“活阎王”的名头也随之更响。

“和她相比,信仰算什么?”

葛老浑身剧震,颤巍巍指着陆征,“你……你……”

陆征直白而坦率地望进老人眼底:“您说,命都没了,还谈什么信仰?”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她就那么重要?!可以与性命相提并论?”

陆征眼神坚定。

葛老依旧难以置信,四年时间,足够抹杀一段感情,忘掉一个人。

四年前,陆征重回部队,再也没从他口中听到“谈熙”二字,反倒拼命执行任务,看架势分明打算复起。

葛老以为他早就把那个女人忘了。

在连续完成五项艰巨任务之后,陆征找到他与庞老——

“四年为限,她犯的错,我来替她弥补。”

至此,他真正的目的才算暴露。

“部队要我,而我只要她。”

------题外话------

知道二爷为什么消失四年了吧?这章写得鱼眼泪汪汪的。

二更的话,鱼尽量码,大家注意看评论区通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