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 香烟红酒/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皙如瓷的手指,银色装点的烟盒,到底是双音乐人的手,连取支烟都行云流水,犹如演奏。

“接好。”

空中划过一道长弧,谈熙就势一捞,香烟入掌。

置于鼻端轻嗅,淡淡的烟草味夹杂着一股茉莉花的清香,她不由挑眉:“这烟……”

“是不是很神奇?”韩朔靠在落地窗前,抱臂环胸,好整以暇。

“哪儿来的?”

“嗯……我想想……好像是霍家三公子送的……”

“霍家?”

“嗯哼。”

谈熙倏地拧眉。

韩朔脸上漾开一抹笑,却不入眼底,“我爸介绍的相亲对象。可惜……”掏出打火机把烟点上,轻轻一吸,尼古丁的迷丧和茉莉花的清幽夹杂糅合,缓缓升腾,“烟是好烟,人却不是好人。”

“阿朔……”看着这样的她,谈熙纵然万般情绪,也只剩心疼。

“来,我帮你点啊!”她上前两步。

谈熙咬着烟,顺势凑近,只听啪嗒一声,火苗窜起,随着空气流动,忽闪忽暗。

轻轻一吸,还是那股熟悉的烟草味,却比普通烟淡得多。

再咂摸着回味,茉莉花的清香瞬间弥漫了口腔。

“如何?”韩朔笑问,挑高的眉头隐隐泄露了几分得意。

“好烟。”但只适合女人抽。

听罢谈熙的评价,韩朔瞬间振奋,转身,将烟含在嘴里,一只手抓住红酒瓶身,另一只手捞过开瓶器,“再试试香烟配红酒的滋味儿……”

哐!

清脆的玻璃碰撞声,高脚杯中,红色酒液激荡,两个女人彼此对视,眼里都漾开微笑,几乎同时开口——

“干杯!”

“Cheers!”

韩朔:“敬我们的久别重逢。”

谈熙:“敬我们的青春岁月。”

“敬小公举!”

“敬安安!”

两杯下肚,酒劲儿上来,韩朔双颊绯红,雾眼朦胧,当真是人面桃花——美不胜收。

“妞儿,我一点都不想结婚……”韩朔脸上涌现出一种深恶痛绝的表情,“现在这样不好吗?自由自在,无牵无挂。”

谈熙斜眼睨她:“无牵无挂?那阿慎算什么?”

“嘿嘿……我家小帅哥懂事得很,他不叨念我就好了,我还敢牵挂他?”提及儿子,女人黯淡的眼神瞬间变得明亮。

谈熙点了点头,那孩子的确懂事……

还记得第一次见面,她还沉浸在“韩朔有儿子”的震惊中无法自拔,小家伙却已经冲上来,抱住她小腿不撒手,一开口,奶声奶气:“我知道,你是干妈!”

谈熙:如果没记错,这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

便听小奶娃娃接着道——

“干妈,你好香,可以抱抱我吗?”

然后,谈熙就成了阿慎小盆友的干妈。

接着,韩朔也成了遇夏和阿流的干妈。

“儿子,干得漂亮!”

阿慎小盆友啃手指,一脸无辜和懵懂:“妈咪……”

“用你一个,换夏夏和阿流,赚翻了!”

被忽视的谈熙:“……”我还在旁边,OK?

经此一事,谈熙对韩朔得带娃能力表示怀疑,毕竟,她自己都还是个大孩子。

可日子一天天过去,阿慎也一天天长大,出落成俊朗帅气的阳光小少年,根正苗红,不歪不蔓。

一切迹象都在表明谈熙的担心有些多余,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想太多,直到——

去年夏天,谈熙带儿子和女儿来港旅游,韩朔也带着儿子来凑热闹,两个妈妈、三个娃,就这样开始了两天一夜的迪士尼欢乐游。

谈熙和儿子的日常是——

“阿流,你还太小,这个不能玩。”

“哦。”

而韩朔和阿慎的日常则是——

“妈咪,你恐高,这个不能玩!你怕鬼,这个也不能玩!还有沾水的,你这几天来例假不方便。”

“……儿子,你好烦哦。”

谈熙当时就被震惊到了,尤其“例假”这个词从一个刚满三岁的小孩儿嘴里听到,晴天一个霹雳,雷得她半晌没反应过来。

再看韩朔,一脸习以为常。

这两人的位置怕是搞反了吧?

小阿慎越懂事,谈熙就越心疼这孩子,当初,韩朔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甚至想去医院拿掉……

也许,从被孕育之初,就注定了小家伙多舛的命运。

好在,韩朔没有把对孩子父亲的恨转嫁到他身上,依旧万般疼爱。

思及此,谈熙心下一动,问道:“阿慎呢?怎么今天都没见他?”

“在我爸那儿。”韩朔眉眼间生出一股显而易见的烦躁,“老头子没完没了的,烦人。”

韩朔父亲韩国栋是港岛最大的电子生产商,身家百亿,与之财务状况成正比的还有他的风流情史。

且不提他轰动港岛和内地娱乐圈的诸多绯闻,光是明面上的三房姨太太就相当扎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