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7章 为你演奏/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目送两人背影走远,陈凯伸手摸了摸肚皮——鬼个外卖,他还饿着呢!

BK16,港岛一家很有名的西餐厅。

跟着服务员,一路到靠窗位置,陆征和谈熙相对而坐。

一个眸色沉凛,一个眼波流媚,冰与火的鲜明对比。

等候上餐的空档,谈熙眼珠一转,先起话头:“陆氏收购天虹,是你的手笔?”

陆征淡淡别开眼,对这种弱智问题不予回答。

谈熙也不恼,慢悠悠道:“还有天虹旗下的天谕投行。”

这回,陆征倒是正眼看她,却不带任何情绪,淡淡的,看不出他是在乎还是不在乎——

“你想说什么?”

“陆氏靠做实业起家,这些年一直在房地产行业大展拳脚,对外贸、工业、食品业和第三产业或多或少也有涉猎,但是投资银行业务近乎于无。”

“所以?”

“天谕打包卖给CK。”

“做梦!”

“或者,陆氏持股,经营权和大于百分之五十一的股权交出来,由CK接手。”

男人双眼倏地半眯:“虎口夺食,你胆子不小。”

“如果老虎根本不喜欢吃,或者吃下去并不好的东西,夺了岂不是更好?”谈熙挑眉,莞尔一笑中,自信张扬。

“喜不喜欢,吃不吃,并非你说了算。”

“所以,我正在争取,不是吗?”

“就算不吃,也不一定要给你吃。”陆征眉眼冷峻,拿出生意场上谈判的架势,气场全开。

“那你准备给谁?”

“都有可能,但绝对不是CK。”

谈熙非但不恼,反而眼中带笑,“大甜甜,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男人眉心狠狠蹙紧。

“没有得到心爱玩具的小屁孩儿,处处跟大人作对。”

傲娇,矜冷,任性妄为,还有……口是心非。

“谈熙,你别得寸进尺!”最后四个字几乎从牙齿缝里蹦出来。

啧,总算有了点人的情绪,即便恼羞成怒,也比之前冷漠寡淡、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看着顺眼。

谈熙耸肩,两手一摊:“OK,你不想听,我就不说了,刚才的提议你可以认真考虑,不用急着做决定。想好了,再给我答复。”

这时,服务员上餐,有条不紊,“先生,太太,需要来瓶红酒吗?”

陆征一句“不用”还徘徊在嘴边,那厢谈熙已经开口——“好啊!”

酒送上来之后,她却没有要开的意思。

男人挑眉,“不喝?”

“开了车。”

“那为什么点?”

“两个理由。”谈熙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在男人面前晃了晃,陆征预感到不是自己想听的,但阻止已经来不及。

“第一,作为请客方,自然事事皆周到,不管客人喝不喝,备着总没错。”

“第二,刚才那个服务员的称呼让我很满意,So…”

称呼?

先生,太太……

男人一脸吃屎的表情。

“好了,菜上齐,开动。”

吃的时候,两人并未交谈,食不言,这是最基本的涵养。

忽地,一阵优雅流畅的小提琴音滑出,演奏者走到两人桌边。

柴可夫斯基的《胡桃夹子》。

谈熙放下刀叉,扯过纸巾擦嘴,陆征见她盘子里还剩下大半食物没动,不由皱眉。

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只见谈熙从包里抽出一张红色票子递给演奏者,“小提琴借来用用。”

乐声戛然而止。

谈熙接过来,摆好架势,在陆征略显惊诧的目光下一首凄美的《梁祝》缓缓流泻而出。

起势转音,几声长调之后,突变欢快。

爱情最初,都是蜜里调油。

接着,节奏缓下来,开始显现悲戚。

爱情中期,总有患得患失。

最后几近凄艳,毕竟,这是个悲剧——梁祝死后双双化蝶,才得以长相厮守。

收弓,止弦,一气呵成。

谈熙行了个绅士礼,笑容谦谦。

五秒沉寂后,掌声雷动,还夹杂着口哨声。

“靓女,你好鬼劲!”

在粤语里,“鬼劲”有“厉害”之意。

“犀利哦,现在连业余水平都这么高了吗?”

“啊!你说接下来是不是要表白呢?”

“鬼哦!”

“电视剧里不都这么演?高档西餐厅,红酒牛排小提琴,最后送上来的甜品里藏着求婚戒……”

“发梦啦你!”

“讨厌……”

谈熙再次致谢,动作潇洒,透着一股帅气。

将琴和弓交还给演奏者,悠然落座。

“原来没有表白……”

“都说你发梦啦。”

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可能倒追?

但实际上……

“怎么样?”谈熙微笑,眼中流露期待。

“一般。”

“……”死傲娇!

“不过,这家餐厅的味道还可以。”

“……”谁问你餐厅了?老娘说的是演奏!

谈熙郁闷,吐出一口浊气,实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

一刻钟后,陆征的盘子干干净净,谈熙这边还剩不少。

哐——

刀叉一撂,谈熙闷闷道:“我去结账。”

陆征起身,随她一道,两人刚走出没几步,男人忽地开口,音色发沉:“浪费粮食,下不为例。”

停步,转身,谈熙直勾勾看他,眼神灼热,“怎么,你管我啊?”

男人移开视线,表情冷淡:“看不惯而已。”

“这么多人没吃完,为什么只批评我一个?”

“因为你跟我同桌。”

“明明想管我,还不承认……”

“你想多了。”说完,径直从钱夹里抽出一张黑卡递给收银员。

“不是说好我请?”谈熙撇嘴。

“我不习惯吃女人的。”

咧嘴一笑,“吃女人的什么?”

“……”男人面色骤沉,大有变包公的趋势。

谈熙硬着头皮和他对视。

臭男人,承认在乎我有这么难吗?

“先生,您的卡。”服务员双手递上。

陆征接过,视线却始终定格在谈熙身上,带着压迫和警告。

而后,大步离开。

谈熙追上去,心里简直哔了狗,要不要这么拽啊?

男人突然止步,谈熙刹车不及。

砰——

撞上了!

女人眼眶泛红,泪花儿翻涌:“你丫故意……”

倏地,话音顿住,犹如火星投进冰水里,呲啦一声,灭了。

“小舅。”秦天霖一袭银灰色风衣,身长如玉,五年时间没有为他增加沧桑和颓然,反而令他多了一份沉稳。

当少年风流褪去,竟隐约有了男子汉的模样。

此刻,正似笑非笑地打量陆征,以及他身后只露出一个发顶的女人,依稀能看到颀长优雅的天鹅颈。

“舅舅好兴致。”意味深长。

陆征冷冷看了他一眼,并未接话。

“听说,磐规在这边的子公司出了点问题,舅舅过来处理,没想到……醉翁之意不在酒。”嫌恶的眼神投向陆征身后的女人。

“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插嘴。”

秦天霖嘲讽一笑:“收购谈氏,改名磐规,你这个痴情人倒是装得有模有样。不过,是狐狸终有露出尾巴的时候,你说呢,舅舅?”

陆征面无表情,对有些人根本没必要浪费口舌。

拳拳打在棉花上,秦天霖眼里闪过挫败,但是很快便恢复如常,依旧一派沉稳。

这些年,进步的不止陆征,他也在紧紧追赶。

“才五年时间,就耐不住寂寞了?”秦天霖冷笑,目光投向陆征身后畏畏缩缩的女人,“看来,你对她的感情也不过如此。”

“所以,你为她鸣不平?”

这个“她”指谁,两人心里都明白。

谈熙起初听得云里雾里,当下恍然有所悟。

秦天霖为她……指责陆征?

搞什么鬼?

她什么时候跟秦变态这么熟?

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五年前,那个表情阴刻,心狠手辣的年轻人,如今……

谈熙悄悄探出头,想看看这个人如今的模样。

不料,才刚冒出一点,就被一只温热的大掌按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