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8章 别以为我收拾不了你/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手,自然是陆征的。

干燥而温暖,隐含力量。

谈熙一时恍惚,仿佛回到从前两人最亲密的时候。

“没错,我是为她鸣不平。”秦天霖沉默良久之后,突然开口,眼神几许挑衅。

陆征周身气势陡然一冷:“你,还没这个资格。”

“资格?”秦天霖笑得讽刺,“如果不是你,她还是我的,所以,没资格的人是你——陆征!”

“你在嫉妒。”陈述句,语气笃定。

男人眼里闪过难堪,但并未如从前那样急于否认或逃避,“我后悔了……”为什么当初没有好好对她,为什么要等失去后才知道珍惜。

“你不过是运气好,仗着她爱你,才敢肆无忌惮!”这话,说得咬牙切齿。

陆征轻嗯,眉眼冷淡,“说得不错,她就是爱我。”

潜台词:你什么都不是。

最终,一场甥舅偶遇不欢而散。

秦天霖憋了满肚子鸟气,陆征面色也不见得有多好。

谈熙试着去牵他的手,颇有几分小心翼翼的感觉在里面,却被男人不动声色避开,“走了。”

言罢,大步向前。

谈熙踩着七厘米的细高跟追得有些吃力。

秦天霖有句话说对了,这男人不是就仗着她的喜欢,才敢肆无忌惮地往死里作吗?

可谁叫她欠他呢?

算了,忍字头上一把刀!

正过马路,谈熙刚踩上斑马线瞬间绿灯变红灯,行人禁止通行。可她只顾跟紧陆征,哪里还有空闲去注意交通灯的变化。

嘀——嘀——

吱嘎!

一阵鸣笛后,又传来尖锐的刹车声。

陆征不经意回头,便见一辆大货车朝谈熙直冲而去,司机手忙脚乱,一脸惊恐。

心,瞬间揪紧。

行动快于思维做出反应,一个猛扑,抱住女人,旋身躲避,双双倒在路边。

货车司机如释重负,愤怒也接踵而至,降下车窗,破口大骂——

“死三八!你瞎啊,红灯没看到?!撞死你活该!”

骂完,也不等谈熙有所反应,就发动引擎溜得飞快。

也是被吓的。

陆征放开她,站起来,眉心拧成一个死结。

谈熙左手手肘火辣辣的疼,面色几近惨白,就差一点,那么近的距离,如果没有陆征出手,或是他的反应慢半拍,那后果……

一个站着,居高临下;一个倒地,狼狈不堪。

两人都没有说话。

半晌,一只有力的大掌伸到她面前,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冷:“起来。”

谈熙怔忪,显然没反应过来。

男人没动,由她发愣。

良久,谈熙才把手递过去,掌心相抵的瞬间,温暖传递,有什么东西顺着肌肤相触之处爬上心头,酥麻,发痒。

陆征就势一扯,谈熙摇摇晃晃站稳,手肘的伤也随之暴露在男人眼前。

眉心褶皱似乎更深了。

却并未多言,径直招停一辆出租,推着谈熙坐上去,“到最近的医院。”

一路疾驰。

“擦破了点皮而已,不用来医院,到药房买瓶酒精消毒就可以了……”

无论谈熙说什么,陆征都冷着一张脸,不作回应,扣住她腕口的手却丝毫不松,直接去到急救门诊。

“替她包扎。”

小护士微愣,偷觑着眼前姿容出众的男人,直接忽略了对方话里颐指气使的意味。

果然,男色害人不浅。

“呃……这位小姐哪里受伤了?”

“手肘,左边。”惜字如金。

小护士赶紧准备酒精、棉签、消毒水以及相关药物。

当饱蘸酒精的棉花团触及伤口,痛感接踵而至,谈熙忍不住倒抽凉气,龇牙咧嘴。

陆征看了她一眼,没什么情绪,喜怒难辨。

上药,包扎,结束之后两人离开。

“喂!赶紧回神,人都已经走了,还看?”另一名护士走过来,笑着打趣。

“男人好帅。”花痴脸,星星眼。

“拜托,人家已经有女朋友了。”

“是吗?我看他们没什么互动啊?”怎么可能是男女朋友?

“情侣之间还不允许闹闹脾气?刚才,你给那人家上药的时候,那男的就站在这儿……”护士指了指不远处,“手背在身后,拳头攥得老紧,我都怀疑他是不是要把骨头捏碎了才知道疼。”

“啊?有吗?”

“亲爱的,接受现实吧。现在的好男人,差不多都有主了。你还年轻,慢慢来。”

“……哦。”

一路无话,出了医院大门,陆征倏地停步,转身,冷眼直视谈熙:“你故意的?”

“啊?”

“我问你,是不是故意的?”一字一顿,冷得掉渣。

谈熙这才反应过来,他是在怀疑自己用苦肉计,傻站着让车撞。

笑容忽地淡下来,“你这样想我?”她反问。

深深看了她一眼,陆征冷笑:“你的胆子不是一向这么大吗?”

“如果我刚才被车撞,你会不会心疼?”

男人瞳孔骤缩:“你承认了?!”酝酿着几分怒气。

谈熙别开眼,眉眼冷傲。

“说到底,你还是不信我。”

“谈熙——”陡然一喝,“你疯了,是不是?!”居然拿命开玩笑!

这次,换成她不予回应,任凭陆征跳脚。

不料,铁钳般的大掌箍住她下巴,谈熙被迫转头,与之对视。

“说、话!”

“……”

“别以为我收拾不了你!”磨牙嚯嚯。

女人眼底逐渐氤氲起水雾。

谈熙想,也许她这辈子的委屈和怂逼都在今天达到从未有过的高度。

“你……”几近哽咽,却强压泪意,“打算怎么收拾我?”没有给陆征任何开口的机会,她凄冷一笑,“拳打脚踢?或者,冷处理?一辈子都不理睬,不原谅,不见面?”

陆征哑然。

“你说啊?!”

“谈熙,别逼我。”暗含警告,极度不耐。

“如果我非要呢?”

“后、果、自、负。”

言罢,做势欲走。

“你站住!”谈熙对着男人背影冷冷开口,“这就走了?当年,我丢下你一次,现在准备用无数次报复回来?”

“……命是你的。”

丢下四个字,扬长而去,背影孤绝。

谈熙站在原地,很久才反应过来。

没有再追上去,她叫了辆出租,直接回韩朔浅水湾的别墅。

来开门的是保姆阿姨。

“几个孩子呢?”谈熙进门之后,四下都看过,没有见到其他人,连姜美玲也不在。

“太太和大小姐带着三个孩子出门了,说是去……游乐场?”

“几点走的?”

“吃完午饭就让司机送过去了。”阿姨把水杯递给谈熙,“您喝点。这天还是怪凉的,要不要我上去拿衣服?”

谈熙接过,道谢了:“不用。”

“哦,那您注意别感冒了。”

“嗯。”

半杯温水下肚,胃部开始暖起来,谈熙揉揉肚子,上楼。

回到房间,想起阿姨的话,还是随手扯过一件外套披在身上。

这个时候,苏黎世雪还没化完呢……

谈熙看着镜中的自己,走时踌躇满志,最终铩羽而归,她穿成这样,强忍寒意,究竟为了什么?

他不领情,一切都成了笑话。

郎心如铁,今天总算见识到。

谈熙不由伸手抚上自己脸颊,五年,她老了吗?

为什么他可以无动于衷,冷得像块千年寒冰?

镜中的女人穿着黑裙,露在外面的肌肤无一处不白,脸上略施淡妆,盖住了产后出现的几粒小雀斑,跟五年前的模样并无差别。

……

陆征在路边等了五分钟,她没有跟上来。

呵……挽回的姿态?

不过如此!

唇畔袭上冷笑,伸手招停一辆出租车,“去中环金融大厦。”

……

韩朔带着三个小屁孩儿玩疯了,走路都带风,显然余韵那股劲头还没过。

姜美玲脸上也挂着舒心的笑容。

几个小的更不用说,叽叽喳喳,兴奋得很。

“说,好不好玩?”韩朔振臂一呼。

“好玩——”三道小奶音,又软又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