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章 黄玫瑰/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征签完字,抬手一挥,“出去吧。”

陈凯如蒙大赦,正雀跃,突然一句——

“等等。”

让他不得不停下来。

硬着头皮,转身,扯出一抹笑,“您还有什么吩咐?”

陆征握拳,轻咳两声:“那什么,有空帮我订束花……”

“啊?”陈凯听得不是很清楚。

目光陡然一沉,“我让你,订束花。”

陈秘书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

Boss和花?

这完全是两种不可能扯上关系的生物。

“需要我再说第三遍吗?”

“……不、不用!”

陆征递过一个“慢走不送”的眼神。

陈凯“哦”了声,正欲遁逃,忽地脚下一滞,“订什么花?”

“嗯?”

“我的意思是,没种花代表不同的含义,数量不同也可演变出各式各样的花语,好比玫瑰代表爱情和浪漫,一朵的意思是我的心中只有你,九十九朵表示天长地久,您看这个……”

陆征沉吟一瞬,“如果表达歉意,应该选哪种?”

陈凯心思急转,电光火石间脑海里已设想无数可能,“情侣之间道歉的话,首选黄玫瑰。”

“嗯,那就黄玫瑰。”

“几朵?”

“有什么讲究吗?”

“花越多,诚意越大。”陈凯简单粗暴地解释。

“九百九十九?”

“呃……也是可以的。”土豪嘛,有钱任性。

“赶紧去办。”

陈凯腆笑:“Boss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陆征眉眼沉沉:“讲。”

“这花订好了该往哪儿送?”

“查一查韩国栋……”话音一顿,“不,直接查姜女士的住处。”

姜女士,姜美玲,韩朔母亲。

陈凯恍然大悟,“懂了。”

正好大楼斜对面就有一家装修不错的鲜花店,陈秘书经过慎重思考后,决定亲自前往。

半小时后,陆征接到他电话。

“Boss,要不要写卡片?”

“卡片?”

“……”陈凯只觉头疼,三秒沉默后,还是任劳任怨地解释,“就是送花的时候在里面附一张小卡片,上面写送花人想对收花人说的话,并落款。”

“有没有什么示范?”

“呃……您稍等,我问一下老板娘。”

五秒后。

陈凯:“例如,对不起我错了,都是我不好,不该惹你生气,请你原谅我!”

陆征:“太直白,感觉没什么内涵。”

陈凯:“是我的无知,伤了你的心;是我的鲁莽,断了你的情;是我的任性,让你受到伤害。亲爱的,请恕我诸多罪过。”

陆征:“嘶……好像有点严重了。不行,换。”

陈凯:“有人说,时间是一把刀,任何东西都能斩断,包括情丝;我说时间是一张网,过滤了缺点,唯独只剩对你的思念。亲爱的,原谅我好吗?”

陆征:“太矫情,换。”

陈凯:“……”老大,你就放过我吧!

最终,陆征:“算了,就这么送过去,她能懂。”

“哦。”您老早说不就完事儿了?

第二天,当那束包装精美的黄玫瑰送抵位于浅水湾的别墅之际,谈熙已经带着两小只等候在机场出发厅。

“妈咪,我们要回家了吗?”

“对。”

“是那个叫‘华夏’的地方?”

谈熙点头。

小姑娘眼珠一转:“那是不是可以见到粑粑了?”

“你想见到他吗?”

“唔……想的。”

谈熙摸摸她的头,“总会见到的。”

一直低头玩PSP的阿流突然抬眼,瞅了瞅母亲,再看看姐姐,幽幽一叹:小丫头就是好骗!

总会见到?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都有可能。

谈熙警告地看了眼儿子,示意他别乱说话。

阿流很是无奈地摊手,接着,摇了摇头:女人呐……

谈熙:个小屁孩儿!

九点一刻,安检。

十点整,由港岛飞往京都的客机准时起飞。

当失重的感觉出现,机身向后倾斜,一飞冲天的姿势划破云层,驶出一段距离后,逐渐趋于平稳。

窗外,白云蓝天,金光万道。

谈熙放下遮光板,久违了,华夏,久违了,京都!

……

“花?什么花?”韩朔站在门口,把着门栅,一脸懵逼。

“浅水湾别墅,C区12幢,就是这里没错啊?”快递小哥一边核对地址,一边看着韩朔,他也很迷茫。

“那什么,你来送花的?”

“嗯呐!”

韩朔左看右看,“花呢?”

“哦!”小哥迅速返回路边,打开后备箱,从里面取出一大束黄玫瑰。

咕咚!

韩朔咽口水,不是她夸张,而是真的……很大一束,几乎把人快递小哥半个身子都挡住了。

“您拿好!”

韩朔赶紧后退两步:“不是……你确定没有送错?”

快递小哥艰难地探出一个头来:“十分确定!”

------题外话------

这是昨天的更新,很抱歉让大家久等了,今天是最后一天上班,加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