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8章 一切从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圣泉天域,以风水堪舆为噱头,成为继“蓬莱”之后,京都又一富人区。

地位堪比港岛“太平山”、江州“紫园”,以及上北“贡院”。

而同一楼盘小区,不同楼幢之间,也存在三六九等。

无疑,恒丰赠予谈熙的这幢别墅不论方位,抑或地势,皆为上选。

幽而不偏,地势高却不险,面积广阔的入户花园,后侧方还建有喷泉池和一个小型篮球场,闹中取静,宜室宜居。

“年总诚意不小。”许一山收回目光,笑叹道。

年弘毅,恒丰现任总裁。

“是不小。”谈熙点头,轻言附和,唇畔漾开一抹淡笑,意味难测。

“妈咪,这就是我们未来的家吗?”

“你说是就是。”征询的目光投向女儿,女人眼底一派纵容。

“Yes!这里好漂亮,夏夏喜欢!”

“OK,那就说定了。”

突然,白色门栅从里面推开,一道窈窕身影步出,女人脸上挂着微笑,而后,张开双臂迎接:“Welcomeback!”

是程雨。

那个原本心怀壮志却因对谈熙的好奇而成为盛茂法律顾问,并一留至今的“律政铁娘子”。

五年过去,时光没有在她脸上留下明显足迹,一头大波浪,黑色职业装,依旧美得惊心动魄。

许一山走到她身旁,夫妻二人共同迎接Boss归来。

“谈总,多年不见,你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

“恭喜程律师完成由‘单身贵族’到”已婚人妻“的历史性晋级。”

半年前,许一山和程雨喜结连理,凑成“冷硬汉&美娇娘”夫妻档。

彼时,谈熙人在苏丹出差,没办法回国参加婚礼,好在份子钱没落下。

之后,程雨还特地把两人在马尔代夫拍的婚纱照发给她看,想来,对这段婚姻是极其满意的。

想当年,谈熙大学军训,在基地被上头为难,还是这两人一起出现,解救她脱困。

估摸着,缘分的种子在那时便已深埋。

如今正好开花结果。

程雨微微颔首,自有一番傲气凌然:“多谢。”

谈熙莞尔,矜贵自持:“不客气。”

两个女人,四目相对,硝烟味隐隐升腾。

最终,化作相视一笑,万般感慨皆在其中。

“进去吧,前几天就让人收拾好了,看看还有什么要添的,我跟许一山去买……”

光线明亮的客厅,欧式装潢,简约舒适。

谈熙转了一圈,不住点头,“果然是结了婚的女人,处处妥帖。”

“结婚怎么了?Delete前半句,OK?”

谈熙耸耸肩,“OK,我收回。”

程雨展颜:“这还差不多。”

小姑娘的房间以粉色和绿色为主,一张巨大的公主床堆满各种玩偶,独立卫生间配水晶小浴缸,墙上还有“耐撕”贴贴画,就连柜子也是粉绿色系配套。

遇夏小盆友只看了一眼便再也挪不动脚,呆站在原地,小嘴张成“O”型。

相较而言,阿流的房间就清爽得多。

蓝色为主,配笔记本电脑、高清多媒体影像设备,成套的乐高积木,还有各类限量手办。

“谢谢婶婶。”别看小家伙表面自持,实则心花怒放,不说其他,单看那转动频率明显比平常高的一双眼睛就知道了。

最后,程雨才带谈熙去看主卧。

哗——

窗帘拉开,竟是整面落地的玻璃墙,不知由什么材料制成,阳光透进来竟被自动削弱,丝毫不晃人眼。

“双人床?”谈熙挑眉。

“欧洲皇室专用加工厂定做,Kingsize,你迟早会用到。”说着,还朝谈熙不怀好意地眨了眨眼。

“咳!”许一山握拳轻咳,示意自家老婆收敛点。

参观完整幢别墅,餐也送到。

吃完,已经下午四点。

两个孩子困得不行,自觉回房间午休。

谈熙俯身,在女儿嘟嘟的脸颊落下一吻,“乖,记得盖好被子。”

阿流闷闷地看了一眼,抿唇,低头。

谈熙凑过去,在儿子颊边偷袭一啵,小家伙绷着嘴角要咧不咧的别扭样儿尤其呆萌。

等俩小豆丁各自回房间,程雨才忍不住惊叹出声,“谈总,你儿子可真够……”闷骚的。

谈熙冷眼一瞥。

程雨立马改口:“真够内敛……对,内敛……”

“去书房。”

许一山和妻子对视一眼,抬步跟上。

“坐。”谈熙指了指对面两把椅子,“最近半年,盛茂是个什么情况?”

许一山沉吟一瞬,实话实说:“将就。”

谈熙挑眉:“怎么说?”

“这五年,盛茂虽然尝试过开拓其他业务,但收效甚微。主要来源还是以前那几家大型合作企业,最近半年,其中两家都提出不想再合作,没有及时撤走资金,应该是合约时间没到。”

“什么原因?”待说出口,谈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多此一问了。

商人重利,只有在没有获得足够收益的前提下才会考虑更换投资公司。

“两年前,刘总尝试过转型,将盛茂由单一投资公司转变为综合服务投资银行,但很可惜,最后失败了。”

“转型?这是刘跃的想法?”谈熙一年前联系到许一山之后,才又开始接触盛茂相关业务和决策。

在这之前,一直由刘跃代为掌舵。

对于他的能力,谈熙还是比较放心,不说建功立业,固本守业应该不成问题。

加上,她这些年所有心血都投放到CK上,实在无暇分神,所以很多决策都由刘跃自行下达,而她也不曾多问。

因而,“尝试转型”这回事,她还头一次听说。

“失败的原因呢?”

“客户群偏陈旧,对盛茂的固定印象还停留在‘投资公司’层面,投行业务少有人问。”

久而久之,便难以为继。

谈熙眉心稍稍一拧:“刘跃就没想点办法来应对?”

“怎么没有?但效果都不是很好。”

经过长达半小时的交流,谈熙大体摸清了盛茂现状,归根结底两个问题——

其一,业务量锐减;其二,大客户不稳。

前者具体表现在营业收入的缓降。如今通货膨胀率居高不下,但盛茂的年均收益甚至比不上谈熙在的时候。

说好听点,叫“稳”,说得不好听,就是“没长进”。

程雨:“就事论事,并非针对谁,您走这些年,盛茂一直在吃老本。”

至于,第二点“大客户不稳”,主要是当年谈熙拿下的几家大公司,其中包括九州食品,现在都有踢开盛茂的想法。

可转念一想,人走茶凉,对方如此选择也是情理之中。

包括这五年来,几家公司还看在协议的份上,没有过多动作,全靠当年谈熙留下的福荫,不然早就……

许一山忍不住叹气,“盛茂已经沉寂太久,一家投资公司最怕‘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地立于商界。”

“是啊,沉寂太久,消磨的不仅是员工的斗志,还有客户的期望……”谈熙指节稍屈,敲击桌面,沉沉的声响犹如闷锤砸在人心上。

就在许一山忍不住再叹第二声的时候,谈熙突然开口:“是时候让它以崭新的姿态问世……”

许、程夫妻俩对视一眼,难掩狂喜。

“那我们可以做什么?”

“让刘跃拿最近三年的财务报表过来,我有事和他商量。”

许一山和程雨走的时候,天边夕阳正红,红霞点染云层,向地面铺洒橘色薄光。

谈熙靠在门栅边,目送他夫妻二人走远。

现世安稳,可她回国的路才刚刚开始。

修建一半的“城堡”因当年狼狈离开毁于一旦,比如,前途无量的的盛茂,再比如,谋划近半的谈氏,如今要想从头开始少不得要费一番力气。

至于陆征那边……

只能先晾着。

商场如战场,总有狭路相逢的那天,介时,看他还怎么逃避……

------题外话------

一更先来,17:40左右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