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8章 想叫粑粑,不准!/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谁说小绵羊不会发火,谁说冉瑶没脾气?

那是还没触及她的底线,在可容忍范围内,一旦越界,她会毫不犹豫伸出利爪,捍卫她所在乎的一切。

字字珠玑,臊得张欣桦无力还击,“我不是故意的……”

“伤害已经造成,你一句‘不是故意的’就想把一切撇清,脸呢?你还要吗?啊?!”

“冉小姐,我知道你现在心情激动,但我真的不是有意……没想到她往前面跑得那么猛,我一时之间没收住力道,所以才……”

“听你的意思,还是我们错了?”

“……我没这么说,你别断章取义!”

冉瑶冷笑:“我长这么大,不要脸的见多了,但像你这样极度不要脸的,还是头一遭。”

张欣桦面色骤沉,眼里闪过难堪,她堂堂鸿运地产的大小姐,还没被人这么骂过!

丢脸丢到家了!

“你说话就说话,凭什么骂人?”

冉瑶:“就凭你该骂!”

“说吧,你到底想怎样,赔偿,还是其他条件,没必要在这儿浪费时间,折腾大家。”

张欣桦语气强硬。

“好啊,”冉瑶气极反笑,“那就请你,崔太太,张大小姐,向我侄女道歉,记住,要那种很诚恳、很真挚的道歉!”

“你!”

“怎么,有困难吗?”

“她一个小孩儿能懂什么道歉……”

“我懂!”遇夏突然开口,打断张欣桦的狡辩,“妈咪说,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做的每一件事负责。你错了,就应该道歉,我接不接受,就是另一回事了。”

“说得好!”Keven上前,把小团子抱进怀里,“这位女士,你确实应该道歉。”

“你、你们简直欺人太甚!”张欣桦气急,要她向一个小屁孩儿低头——做梦!

“崔太太,你女儿还在一边看着,你确定要给她树立一个这么不负责任、没有担当的母亲形象吗?”

其他工作人员也纷纷围拢上来,谴责的目光投向张欣桦。

“明明做错了事,还强词夺理。”

“大人又怎样?错了,一样要道歉。”

“今天不道歉,休想脱身!”

“没错!道歉——”

“道歉——”

眼看自己犯了众怒,张欣桦手脚发软,眼神飘忽。

可让她对一个不到五岁的小孩儿说“对不起”又拉不下这个脸,一时之间,进退维谷。

突然灵光一现,对啊,陆征还在!

就算看在庞绍婷的面子上,他也一定会帮自己,遂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他。

冉瑶看到了,却并未阻止。

她倒要看看陆征究竟是个什么态度!

一旦站到张欣桦那边,就等于伤害了亲生女儿,将来有他后悔的时候,只怕哭都没地儿!

好在,陆征并未理会,任凭张欣桦把眼睛都挤酸了,依旧一派高冷。

冉瑶松了口气:哼!还算识相。

可事实上,陆征根本没有看到张欣桦求救的眼神,从小女孩儿开口说出那句“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做的每一件事负责”之后,就彻底愣住。

曾经,她也这么说过。

用一种沉然冷静的语气,带着独有的“谈熙式”倨傲,敢作敢当。

而此刻,他竟然从一个不满五岁的小女孩儿身上看到了那种傲气与凌然。

恰好这时,Keven换了个姿势抱孩子,小姑娘犹带泪痕的小脸蛋正对向他。

陆征浑身一僵。

除了眼睛,其他地方都似曾相识……

小姑娘原本趴在Keven叔叔宽阔的肩头,一副蔫蔫的样子,她疼,她委屈,她不想说话,也不想理人!

可那道目光太过灼热,让她不得不抬眼望去。

下一秒,小嘴长成“O”型。

是她看错了吗?

眨眨眼,人还在,也还是那样儿,跟照片上的粑粑,还有那次偷偷在视频里看到的粑粑居然一毛一样!

“弟弟!我看到粑——”

“闭嘴!”小阿流不知何时出现在她面前,高昂着头,眼里冷酷显而易见,还有什么更浓重的情绪。

遇夏词汇有限,不知道该怎样去形容,但就是很恐怖很恐怖……

“阿流,我想……”

“不准想!”小小的身体里爆发出强大的气势,令遇夏无力反抗,也不敢反抗。

眼里再次积聚起泪水,小姑娘满腹委屈,为什么不让她叫粑粑?为什么弟弟要这么凶?为什么妈咪不在……

这时,被众人攻讦诟病又得不到陆征支援的张欣桦彻底败下阵来,低头看了眼怯生生躲在自己身后的女儿,她突然释怀了。

丢脸有什么关系?

比起女儿心目中完美的母亲形象根本不值一提。

“好,我道歉。”

Keven顺势侧身,将遇夏放到张欣桦正对面,“小宝贝,要不要原谅自己决定。”

这一动作,自然也打断了陆征的凝视,小姑娘又背对他了。

------题外话------

晚上还有一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