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8章 风起云涌1/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跃动作很快,谈熙这边刚拟好名单,长富宫1号厅的场地便已敲定。

“来得正好,”谈熙从抽屉里取出一张A4纸,“按照这个名单上先后顺序派发请帖,今天之内全部送达,有问题吗?”

“没有。”刘跃接过,“长富宫那边我已经联系好了,两天之后1号厅恰巧空出来。”

“场地布置和席位安排都要你多费心,一定不能出错!”

“好。”

“另外,主桌留三个空位出来,其他的你看着办就好。”

“三个?”主人迎客暂不入座才需留空,按理说,盛茂举办的宴会上能真正被称为“主人”的仅谈熙一个,除非……

刘跃目露惊诧。

谈熙点头,肯定了他的猜想,“那天我会带两个小家伙参加。”

刘跃也是听许一山说起,才知道谈总这些年在国外不仅创立了CK,还养了两个娃。

当年,AC操盘决赛现场,他是见过陆征的,虽然不清楚这两人为什么分开,但孩子父亲是谁他用手指头都能想到。

毕竟,能让谈熙心甘情愿生孩子的男人不说拥有三头六臂,至少也是人中龙凤。

而陆征是他迄今为止见过最优秀的男人,没有之一。

那种骨子里透出的矜贵,不经意间便叫人自惭形秽。

照目前情形来看,陆大总裁应该还不知道自己有两个娃,等宴会那天亲眼所见,啧,脸色应该会相当好看。

……

作为签约合作方,陆氏率先收到请帖。

陈凯敲门,待里面应声,方才推门而入。

“Boss,请帖来了。”

笔尖一顿,男人遽然抬眼:“第几个收到?”

“一。”

“……还算她有良心。”话虽如此,眼底却漾开轻笑。

单身狗陈凯:Boss,求不虐!

第二个收到请帖是恒丰集团,刘跃亲自送达。

这回,前台小姐非但没敢撂脸子,还笑意谄媚地请他去会客厅,“刘总,实在抱歉,临时股东大会,年总必须坐镇,实在抽不开身,麻烦您稍等片刻,最多不超过半小时!”

刘跃抬手,“不必了,今天来不是为了见年总,帖子送到即可,告辞。”

“刘总——请稍等!”前台追上来,“真的不会耽搁您太多时间……”

刘跃充耳不闻,径直往前。

突然,一阵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由远及近。

前台小姐好像找到主心骨,重重松了口气,“林秘书,刘总他……”

高跟鞋的主人摆摆手,“可以了,这里交给我来处理。”

前台小妹如释重负,快步离开。

“刘总,好久不见,进去喝杯咖啡如何?”女人脸上扬起一抹淡笑,红唇妖冶,恰到好处。

“不敢劳林秘书大驾。”美色当前,不动如山。

女人脸上笑意微僵,很快又恢复如常,“您言重了,我一个小秘书可担当不起。”

“我看林秘书以前找各种理由搪塞我的时候,很强势,很干练啊?怎么会当不起?”

“……”

“咖啡就免了,我还有事,恕不奉陪。”走得那叫一个潇洒解气。

刘跃吹了声口哨,只觉神清气爽。

林秘书面色几经变换,最终咬了咬牙,转身回到办公室。

半个钟头,会议结束。

年弘毅出来第一句话是问:“人呢?”

林秘书:“……刘总把请帖送到之后,就离开了。”

“没把人留住?”

“抱歉。”女人目露惭愧。

“不关你的事,那个女人一回来,连带盛茂也硬气不少。”

还真应了那句“风水轮流转”,以前恒丰爱搭不理,现在换对方有恃无恐。

“那我们现在应该……”

年弘毅抬手,止住她接下来的话:“不急,先把请贴给我。”

……

庞家。

“来了来了,绍婷小姐来了——”佣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景岚原本坐在沙发上,手执茶盏细细品酌,闻言,霎时起身,迎到门边,眼中笑意难掩。

不多时,庞绍婷抱着儿子走进来,身后跟着张启,手里提了大包小包,全是高档营养品。

“妈。”

张启也跟着喊了声。

“你们来就来,还买这么做什么?家里什么都不缺,没必要。”

庞绍婷笑了笑,“我知道家里不缺,但这是我和阿启的心意。”

“妈知道你们乖……先进屋再说,来,小轩轩给外婆抱好不好?”

小男孩眼珠滴溜一转,突然抱住庞绍婷脖子不松手,“不要你抱!我要麻麻!”

说着,还气哼哼把头扭过去。

景岚唇畔上扬的弧度微微一度,“轩轩这么小就会认人了,真聪明!”

站在后面的庞绍勋忍不住嘴角抽搐,腹诽:之前隔壁那小孩儿也是不给抱,你还抱怨人爸妈教得不好,结果轮到自己家的就成了“聪明”,双标不要太明显……

景岚和女儿女婿坐着聊天,孩子让保姆带下去照看,“中午就在这儿吃饭,正好你爷爷要回来,咱们一家人很久没坐在一起吃饭了。”

庞绍婷眼中笑意渐深,“好啊,我也有一段时间没看到爸和爷爷了。”

张启眼神微闪,隐约掠过精光。

十二点整,屋外传来引擎声。

庞绍婷呼吸微紧,张启手心冒汗。

不一会儿,脚步声伴随着刻意压低的交谈声由远及近。

“……庞家地位敏感,不适合参加这样的商业宴会。”

“话虽如此,但你不好奇她什么目的吗?”苍老的声音带着一股军人独有的铿锵意味。

庞立明霎时无言。

好奇吗?

当然好奇!

那个女人不仅回来了,还以如此张扬高调的姿态现身京都社交圈,一来就把手伸向庞家,还真是忘了当年的教训。

还是说,这一切只为公开向庞家挑衅?

别说,他还真有些……期待。

老爷子:“还有哪些人收到请帖?”

“目前知道的有陆氏、恒丰,我们应该是第三家。”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老爷子沉声一叹。

“那您的意思是?”

“既然请帖都发到我手上了,不去看看她究竟想做什么岂非可惜?”老眼微眯,厉色稍纵即逝。

“您这又是何必?她一个小辈,不至于……”庞立明试图打消老爷子自前往的念头。

庞延昭虽然去年已经退下来,但余威犹在,贸然露面恐怕会引起外界不必要的猜度和算计,实在没必要去搅这趟浑水。

“她敢请,我就敢去!你不用多劝,我已经决定了。”

“爸!你到底在跟谁赌气?”庞立明气得肝疼,“她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能玩出什么花样?你不放心,我跟阿岚去一趟,回来再告诉你不就得了?”

“立明,你可别小看了你口中那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老眼闪过水光,庞延昭咬牙:“就是因为她,阿征跟我怄了五年气,至今仍然不愿踏进庞家一步,你说说,这是普通小姑娘能做到的吗?!”

庞立明闻言一默,谈熙做的一桩桩一件件的确不是哪个二十多岁普通姑娘能做到的,比如,当年机密档案室入侵,再比如,对陆征近乎致命的影响力。

“去!必须去!”老爷子一锤定音。

庞立明满眼颓然,也罢,老小孩儿要任性,他们除了无条件支持还能怎么办?

劝也劝不听,拗也拗不过,只能陪着一块儿疯……

“爷爷,爸,你们回来了。”庞绍婷带笑上前,接过庞立明手中的外套,转而挂到衣架上。

又去接老爷子的,却被庞延昭不动声色避开,转手交给儿媳妇景岚。

庞绍婷笑容一滞,有些尴尬地收回手。

张启上前,“爷爷,爸……”

这回,不仅老爷子无视他,就连一向以儒雅著称的庞立明都没怎么搭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