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0章 暗藏机锋/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熙一身红裙立于进门处,短发干练,气场全开。

夜风带着微微凉意,掀起火红裙摆,露出女人线条优美的小腿。

红是正红,不偏不倚。

秦家人率入场,秦晋辉面无表情,连招呼都没打,带着陆卉径直往里走。

谈熙淡笑而观,不怒不恼。

“恭喜谈总,盛茂今后必定更上一层楼。”秦天奇比五年前微微发福,但一身气度却愈发从容。

岑云儿美貌依旧,像一朵娇嫩的菟丝花,紧紧攀附着男人手臂,将“小鸟依人”四个字诠释得淋漓尽致。

谈熙颔首,微笑展颜,“那就承蒙吉言。请——”

一行人入内,秦天霖稍慢半步,停在谈熙面前,“你现在……很好。”

没有发狠,也没有反讽,男人用平静的语气在陈述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

原来,派拉得广场赫赫有名的CK投行,是她一手创办,如今回归盛茂,强强联合,未来京都必定有她一席之地。

“谢谢。”面对秦天霖,谈熙只当陌生人。

除了原主与他那些恩怨纠葛之外,她与他并无过多牵连。

平淡以对,再适合不过。

“这么多年,还欠你一句道歉:对不起。”

对不起,当年对你的漠视和伤害。

对不起,没有好好珍惜你的情意。

对不起,那顿冲动之下的鞭笞……

“都过去了。”谈熙轻笑,没有接受,也没有拒绝,因为只有原主才能做决定,而她,不过是一缕寄居孤魂,旁观者而已。

触及她脸上的笑,秦天霖仿佛刺痛般,移开目光。

良久,“谈熙,你一定要幸福。”

说完,不等她有何反应,大步离开。

这次是真的要放手了,以不可挽回的决然,祝她一路锦绣,愿她盛世繁华。

秦天美将一切尽收眼底,看着二哥逐渐远去的背影,眼眶微红。

“谈熙,你何德何能?!毁了陆家一个男人,还要连坐秦家!你就是个扫把星,哪个男人沾上你都会倒霉……”

“骂够了吗?”语气平和,眼神凉淡。

“你!”

“骂够了就闭嘴,否则,我不介意让人把你丢出去。”

秦天美从不怀疑谈熙的行动能力,她说要丢,就一定会丢!

最终只能跺跺脚,恨恨离开。

顾家几乎跟秦家同时抵达,来人却只有顾怀珏一个。

自四年前那场惊心动魄的商战后,顾家元气大伤,一直蛰伏休养,近两年愈发低调。

“谈总,恭喜。”

“谢谢。”

两手相握,顾怀珏眼神复杂。

这个在儿子口中经常被提及的“疯女人”,也是令顾家招致陆征报复的罪魁祸首。

如今,她回来了,昭告天下的姿态,令四大豪门尽数出动。

顾怀珏入场,宋家人随后而至。

“女人,你现在是越混越好了,希望一直保持,再有进益,最后独霸天下!吃肉的时候,可千万别忘了我!”宋白一开口,所有高雅矜贵都是浮云。

“好啊,”谈熙唇畔笑意加大,“吃肉时候分你一块。”

“一块怎么行?至少两块,哦不,三块!”

宋青扶额,原本她是想捂脸来着:这货不是我弟弟,不是不是不是……

庞佩珊瞪了自家儿子一眼,示意他收敛,继而转向谈熙。

四目相对。

同样优秀骄傲的女人,一个被岁月爱重,气质卓绝,一个被时光挽留,风华绝代。

“谈熙,欢迎回家。”暖暖的拥抱,带着长辈独有的宽容与和蔼。

“……谢谢。”眼眶微红,隐隐潮湿。

庞佩珊莞尔一笑,“今晚就看你表演喽?想来,应该会很精彩。”

谈熙挑眉,微微欠身,“多谢捧场。”

两人相视一笑,尽在不言中。

最后,是庞家一行。

老爷子气势摄人,庞立明严阵以待,老太太和景岚则是满脸提防与谨慎。

只有庞绍勋,笑意爽朗,“强强联手,恭喜!”

“请进。”谈熙侧身引路。

庞绍勋没动,待老爷子先行,他才缓步跟上。

“丫头,五年不见,你好像一点没变。上天对你,总是格外眷顾。”看似闲话家常,但从老爷子嘴里说出来不由带上威压。

谈熙状若未觉,与之坦然对视,“您也硬朗如故。”

“不行了,比不过你们年轻一辈,人呐,到底还是留不住时光。”

“留不住时光,却也不负时光,长度无法测量,但您生命的宽度已足够广袤了,不是吗?”

“哈哈哈……”老爷子开怀大笑,“还是你会安慰人,跟当年一眼会逗我这个老人家开心。”

谈熙微笑。

庞家其他人,包括庞绍勋在内都不由在心里咯噔一声。

当年……

都在避讳的禁忌被老爷子轻描淡写讲出来,关键是谈熙的反应,不闹不怒,无悲似喜,越是这样就越叫人心里发毛。

庞立明紧盯着谈熙,不放过她脸上任何表情,却看不出丝毫端倪,完美到无懈可击。

她本就如此,还是太会伪装?

前者令人惭愧,后者让人惊悚,都不是他想看到的局面。

哪怕稍稍表露出一点怨怪,都比现在看不透、摸不清的状态让人心安。

“到了,”谈熙止步,侧身让道,“请各位先行入座。刘跃——”

“谈总。”

“为贵客带座。”

“请跟我来……”

一场交锋,胜负未分。

老爷子端得太稳,而谈熙揣得太深,一老一少,你来我往,竟也奇迹般打成平手。要知道,老爷子可比谈熙多吃了几十年干饭!

景岚对两人谈话间的机锋似懂非懂,待走出一段距离后,悄悄问丈夫,“有看出什么吗?”

“一切正常,风平浪静。”

“不应该啊……当年她明明是被逼走的……怎么可能一点怨气都没有?”

“你也觉得不可能?”

“很多时候,女人才最了解女人。”景岚语气笃定,试想,换做被逼离开的那个人是她,只怕做不到谈熙今天这样平静。

庞立明幽幽一叹:“平静才是最可怕的。”

因为你完全不知道暴风雨什么时候会来。

陆征踩在最后一分钟与恒丰总裁年弘毅同时抵达。

目光相接处,锋刃暗藏,火花四溅。

陆征冷笑,率先收回目光,行至谈熙身旁,比肩而立。

年弘毅则停在两人前方不远处。

顿时,阵营分明。

年弘毅突然笑出声,踱步上前,视线投注在谈熙身上,带着毫不掩饰的欣赏,“苏黎世一别,已经大半年过去,谈总风华依旧,令人目眩神倾……”

“我看年总的风采倒是更胜往昔。”客套话,谁不会说?

陆征眼神一紧,虽然知道是正常寒暄,相互吹捧,但就是怎么听怎么刺耳。

“哈哈……”年弘毅爽朗大笑,“多谢夸奖,谈总还是如此……可爱风趣。”

陆征:干!谁他妈夸你了?客套话听不懂?还有,我女人再可爱也不用你来夸,一把年纪了,还凑不要脸!

“年总,请。”谈熙让路。

“谈总确定要我进去?这可是在钻年某人的心窝啊!”半开玩笑,半当真,笑意七分真来,三分假。

陆征:钻!使劲儿钻!疼死最好。

谈熙勾唇,眼里折射冷光,“您言重了,朋友之间,有来有往很正常,不存在‘钻心窝’一说,只是……可能会比较肉疼而已。”

言下之意,你坑老娘的时候眼都不眨,轮到老娘坑你也自然不带手软。

因果循环,不能什么便宜都叫你一个人占了!

三人入内,刘跃已经拿好话筒立于台上,询问的目光投向谈熙。

后者微微颔首,“开始吧。”

“首先,我代表盛茂投资兼CK投行对各位贵客的到来表示最热烈的欢迎,以及最诚挚的感谢!”

------题外话------

晚上还有一更,二舅公即将上线~

还有,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我就简单粗暴的直接开口了哈,别嫌弃鱼哦,么么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