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3章 熙熙,别这样/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启本来还在看热闹,听到儿子的哭声下意识侧首,便见庞绍婷掐着儿子胳膊,眼神阴鸷,透出一股狠劲儿。

他赶紧把孩子夺过来,心疼不已:“乖啊,爸爸抱,不疼不疼……”

“老公,我……”庞绍婷这才反应过来,眼神忽闪不定,似有几分心虚。

“够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结了婚还不收心,你他妈就是个荡妇!”

“张启,你好意思说我?锦绣院那个姓秦的,还有水晶城姓王的,不算你在夜店玩过的那些莺莺燕燕,你在外面搞了多少破鞋,你以为我不知道?!”

“庞绍婷,你他妈查我?!”

“呵,还用查吗?你的小三、小四短信都发到我手机上来了。”

“你别相信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没有……”

“没必要辩解,”女人平静道,“因为,我一个字也不会相信。”

“哼!给你脸还不要是吧?随便你信不信,老子在外面可以随便玩,但是你,想都别想!陆征现在有儿有女,更不可能看上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好好在家带孩子,否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张启,你这个混蛋——良心被狗吃了——”

男人心头一恼,直接抓住她手腕往外扯,“我警告你,最好乖乖跟我走,别在这儿闹,免得丢人现眼!”

夫妻俩早早离席。

“张启,放开我!”庞绍婷甩手,像要甩开什么脏东西。

男人反手一个耳光,啪!

庞绍婷僵住。

“你打我?!”难以置信。

“打的就是你——泼妇!”

“张启,我要跟你离婚!”

这厢,夫妻俩大吵一通,那厢,晚宴现场还处于胶着状态。

正事已经说完,本该开宴,抑或离场,但所有人都没动,仿佛约定好了,都将目光投注在场内对峙的一男一女身上。

哦,还有两个以守卫的姿态待在母亲身边的小奶娃。

“你……他们……是我的?”陆征小心翼翼,甚至到了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地步。

谈熙点头:“没错,他们是你的……晚辈。刚才那声‘二舅公’听见了吗?要不要再叫一声?”

陆征咬牙,目光艰难地从小姑娘身上,移到小阿流脸上,继而,瞳孔紧缩。

是了,就是那天在顶层花园看到的小男孩儿。

他甚至怀疑,小家伙故意戴了口罩,不让他看到脸。

还有离开陆氏,出旋转门的瞬间,那声隐隐约约的“粑粑”,当时他听见了,之后陈凯也提过,但他还是没有回头。

哪怕倒回去,看一看,只是看一看,也不会像今天这样措手不及,毫无准备……

也许,他不是没有发现,而是根本不敢去相信,潜意识里拒绝深想,拒绝探究。

如果他和谈熙真的有孩子,那他陆征该有多失败?既错过了她的成熟,也错过了孩子的成长。无法接受,所以,只能自欺欺人。

如今,一切暴露在眼光下,彻底撕碎了他的遮眼布。

“熙熙,别这样……”近乎祈求。

谈熙鼻尖一酸,险些落泪,是,直到现在,她仍然舍不得看这个骄傲的男人流露出一丝一毫的软弱。

即便,低头的对象是她。

但陆征之前做的那些事、说的那些话实在太气人。

而遇夏开口叫他,不回头,不驻足,直接离开,就是引爆谈熙所有情绪的导火索。

“我告诉过你,在港岛的时候。可你怎么回我的?还记得那些话吗?”

呵……我是傻了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信你这些鬼话!

五年没见,你倒是愈发长进了,连这种谎话都编得出口。接下来,是不是要带我去看孩子?

陆征目光一痛,“我以为你……”

“以为我什么?以为我说假话?”

“对不起,我道歉。”已是从未见过的低姿态。

谈熙抬眼,强忍住泪意,“行了,你这个二舅公好好当着吧。”

说完,牵着两个孩子大步离开。

陆征拔腿欲追,却被一面人墙堵住去路,黑衣保镖气势凌厉,眼神不善。

“让开——”

“Sir,这不是你随便撒野的地方。”

“呵,大言不惭!”说着,已然攥紧拳头。

宋子文见状不妙,迅速离席,快步行至他身旁,而台上的冉瑶也在第一时间跑下来。

两人目光在空中对接一瞬,而后,若无其事分开。

“阿征!别冲动。”

“陆总,你不要意气用事。”

几乎同时开口,宋子文一顿,冉瑶微愣。

曾经的恋人,如今的过客,原来分手之后,他们之间什么都没能剩下。

冉瑶深吸口气,还好,她已经慢慢习惯,逐渐坦然。

宋子文忍住心恸,艰难地把目光从冉瑶脸上移开,转而投向几近炸毛的陆征:“现场这么多人看好戏,你确定要给未来京都社交圈留下一笔丰厚的谈资?”

“好,就算你不惧人言,”宋子文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那谈熙呢?两个孩子呢?她既然选择在今天这样的场合,用如此决绝无法挽回的方式告诉所有人——孩子是你的!就说明,她不是不让孩子认你,多半你在什么时候惹到她了,想当众给你一个深刻的教训,仅此而已!”

“你现在追上去,她情绪不稳,你也态度不好,原本就不算可观的局面只会更糟糕。况且,你们也需要彼此给对方时间,都冷静下来,好好想一想,今后该怎么打算,孩子该怎么办。”

“反正,她人在京都,又不会跑。就算跑了,你现在已经脱离军方,随时都能追过去,真的不必急于一时。”

不得不承认,宋子文是个谈判高手,三言两语就把陆征的情绪安抚下来。

那边,刘跃已经着手开席,场面又热闹起来,好像刚才发生的事不过小个插曲而已,至少表面看上去是这样。

“她为什么让孩子叫我二……”那个称呼他难以启齿。

“熙熙说你不认孩子。”冉瑶责怪地看了他一眼。

“我没有——”男人低吼。

“那天在陆氏大厦,夏夏都叫你了,可你呢?头也不回,我看了都搓火,更何况谈熙?你们这么多年感情,你不知道她的脾气?”

陆征一僵:“我要找她问清楚。”

保镖实力拦路。

冉瑶生怕两边当众打起来,“陆征!你清醒点——谈熙会带着两个小家伙离开,不是不敢面对你,而你不想让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丢脸!你明白吗?!”

“可笑吧?明明是她先让你成为傻瓜,却又为了不让你丢脸丢得更彻底选择离开。说到底,你这么伤她,不信她,最后她还在为你考虑,为你打算。包括当年,她会离开,我相信也是在经过深思熟虑后做下的慎重决定。”

“她不需要谁的理解、讴歌,她要的只是你好,你能一展抱负,可以心无旁骛地完成使命、追逐信仰!”

男人攥紧的拳头逐渐松开,眼中痛苦转而被迷惘取代。

冉瑶语气稍缓,“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你自己好好想想。”

言罢,转身离开,白裙翩跹。

宋子文紧紧盯着那道远去的背影,目光灼热,隐隐含痛。

她好像瘦了,也许是高跟鞋的缘故,衬得身材柳条细长,褪去憨憨的婴儿肥,成了名副其实的千金小姐。

应该还恨吧?

不然为何连一眼都吝啬于给他。

“阿征,这个时候,你应该喝点酒。”

“什么?”

宋子文正色:“喝吗?我陪你。”

“走!”

兄弟两人离开,临了,陆征回头,朝谈熙离开的方向狠狠看了一眼,咬牙切齿——

二舅公是吧?

谈熙,你等着,咱俩没完!

“别看了,人影儿都没一个。”宋子文拍拍他肩膀。

“哼,你是自己心里不好受,才拉我去喝酒吧?”陆征凉凉开口,“人家冉瑶连看都没看你一眼。”

宋子文:“……”

------题外话------

估摸着六点的样子还有更新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