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5章 可我还是该死的爱你/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轰轰烈烈吗?

应该也算吧。

当年,他们公布恋情,是在顾家为“顾怀瑾”举办的接风宴上,震惊四座。

如今,亦然。

唯一的区别只在于,当年由陆征主导,眼下却为谈熙所控。

前者昭告恋情,后者宣布儿女。

“对了,”冉瑶突然想起什么,“他们兄弟俩好像……约酒去了?”

“啧,借酒消愁?”

“看来你这回把陆帅伤惨了。”

谈熙微微挑眉,转而问道:“晚宴现场什么情况?”

“刘跃控场能力不错,没出大乱子。”

“嗯。今晚谢谢你,想吃什么?我请。”

“最近减肥,吃饭就免了,不过有件事,还真需要你点头。”

“什么事?”

“就上次,签好的童模毁约,让夏夏临时救场,结果首期推出的宣传海报反响特别好,所以,能不能再把小姑娘借我用用,放心,一定按国内一线模特的特价格支付佣金!熙熙,拜托了,拜托了!”

“我没什么意见,交给遇夏自己决定吧。”

“Yes!小丫头肯定会答应的,上次她就悄悄跟我说喜欢穿美美的衣服拍照。”

“OK,那你跟她谈吧。不过有一点,我要事先说明。”

“我知道,一定要保证小丫头的安全嘛!放心,上次是我大意了,这次绝对不会。”

结束和冉瑶的通话,谈熙又拨通刘跃的号码。

询问一番,得知晚宴现场秩序井然,便彻底放心。

扯过搭在沙发上的披肩,谈熙径直往书房而去。

刚才在台上讲的一二三点,没有任何忽悠大家的意思,一言既出,肯定说到做到。

未来半年盛茂有两件头等大事——

1、融资陆氏“山水名都”楼盘。

2、完成从投资公司到综合投行的转型。

CK那边有些事务也需要她亲自处理,未来任重而道远,还有得忙!

谈熙在书房一坐就是三个钟头,从九点到凌晨。

处理完盛茂的工作,CK那边视频会议又接踵而至。

Vivian主持,每个部门经理依次发言,汇报工作。

结束之后,谈熙关掉摄像头,重重吐出一口浊气,仰靠在椅背上,抬手揉捏眉心。

突然,手机铃声打破夜的静谧。

谈熙伸手抓过来,也没看屏幕,直接按下通话键,“喂。”

干脆,爽利,听不出任何疲惫,即便她是真的很累。

“小东西……”

倏地睁眼,骤然聚光,谈熙坐直,手机拿下来,一看屏幕,还真是陆征那丫打过来的。

小东西?

回国之后,还是第一次从他嘴里听到这三个字。

“你……”谈熙正欲开口。

“臭德性!我不就说了几句……几句重话……你就让我从……爸爸变成……嗝……二舅公……”

“陆征,你喝醉……”

“住口——听我说、完!”

“……”

“你这个女人,心怎么那么狠?一走就是五年……我在公司的时候想……回了部队还是想……你就像……顽疾!对,顽疾!明明那么痛,可他妈就是治不好……”

谈熙眼眶一热,贝齿紧咬下唇,只有这样才能迫使自己不发出哽咽声。

“虽然你这么狠……让人这么痛……可我……还是爱你……犯贱的爱你……该死的爱你……”

嘟声之后,通话中断。

谈熙强忍已久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纵横四流。

可我还是爱你……

心软到无以复加,痛到几近麻木。

窗外月色清皎,映照几多伤心断肠人?

Night酒吧,包厢内。

宋子文看了眼仰躺在沙发上,不省人事的某人,仰头灌下一口红酒。

他也想大醉一场,却越喝越清醒。

强大的理智和作为政客的本能迫使他不得不保持清醒,即便醉了,也要让人觉得你没醉。当面具戴得太久,逐渐成为另一张脸,想醉也无法。

轻摇细品,直至红酒见底,宋子文才放下高脚杯。

将陆征的手机放回他口袋里,宋子文俯身,使之手臂搭在自己肩上,顺势用力,“走了醉鬼!”

“我、没、醉。”一字一顿,口齿清晰,身体却软趴趴倚着宋子文,脚步微跄。

赶紧把人稳住,宋子文咬牙:“是,你没醉。”没醉会说出那么肉麻的话?

什么“我还是爱你”,听得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没想到陆征也有这么骚的时候……

还真是,人不可貌相!

……

凌晨,零点。

陆家老宅。

冷风从窗外灌入室内,谭水心紧了紧身上的披肩,已经数不清第几次朝进门处张望。

陆觉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难得没有拿报纸在手里装模作样地看,老脸微沉,静默不动,好似凝成一尊雕像。

“怎么还不回来的……这都十二点了,会不会出什么事?”

------题外话------

二爷发酒疯啦,醉后吐真言啊,把熙熙都惹哭了,呜呜……

今天更新就到这里,明天继续!有票的宝贝们,记得喂鱼呐~比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