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8章 不惜一切,包括庞家/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过午饭,谈熙和刘跃来到市第三军医院。

“你来干什么?”景岚挡在面前,一脸防备。

谈熙没有看她,而是望向庞立明,“昨天老爷子在我盛茂举办的宴会上摔了,于情于理,我这个盛茂的当家人也该来看望一番,不是吗?”

“谁要你在这儿虚情假意,惺惺作态?!”没等庞立明开口,景岚张嘴就给堵回来。

笑意稍敛,谈熙这才正眼看她,眸底掠过一丝冷色,折射出隐隐锋芒。

景岚似被她身上散发的冷意骇到,微微后退,却不肯认输地犟着脖颈,“这、不是你耍横的地方,赶紧离开!”

谈熙莞尔,“都说上门是客,原来就是庞家的待客之道,着实叫人大开眼界。”

与景岚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相比,谈熙气度从容,不紧不迫。

孰高孰低,霎时分明。

“你!”

“够了,阿岚,你进去照顾爸,我来跟她聊两句。”庞立明总算开口。

谈熙微笑以对。

“可是立明,她根本就……”

“好了,”庞立明扶住妻子双肩,笑容温和,语气也带着宽慰,“交给我来处理,好吗?”

景岚只好乖乖进去,一步三回头。

庞立明:“让客人见笑了。”

这才是真正的谦谦君子,带着岁月赋予的从容,时光馈赠的厚重,温和却不温吞,良善不至可欺。

谈熙摆手,“无妨。”

一老一少,在医院不算宽敞的走廊,相对而立,隐呈对峙之势。

“谈熙,”庞立明直接叫出她的名字,“你不应该来。”

三分强硬,七分喟叹。

“我说了,于情于理都该走这一趟,况且我也不是空手上门。”

“你办那样一场晚宴,将八方势力汇集在一起,毫无预兆地宣布……只是为了让陆征没脸?”

“有什么问题吗?”

“手笔太大,所图非轻。”庞立明目有深色。

谈熙挑眉,“比如?”

“让老爷子后悔,令陆征愧疚,拆分庞陆两家,最终使他们爷孙反目成仇,形同陌路。”刹那间,男人眼里射出厉光,挟裹着雷霆万钧之势压向谈熙。

那是久居上位者的气场。

微微闪神,不过瞬间,谈熙镇定下来,坦然迎接对方的打量,像个无底洞般将对方给予的一切,好的坏的,尽数吸收吞没。

庞立明面色如常,心里却掀起惊涛骇浪!

很少有人能在他这样的眼神下仍然保持冷静,如果他没记错,这个丫头也才二十五岁的光景,怎么会……

谈熙轻笑,也许五年面对庞立明的威慑她还会惶恐不安、有所忌惮,可现下,在经历了异国他乡的劲风吹打,风刀霜剑的严厉相逼后,那些最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还有什么值得她恐惧吗?

没有。

生活让人遍体鳞伤,但结痂后却成为最坚强的地方。

“呵呵……”一声轻笑,红唇妖娆,“伯父说笑了,庞陆拆分,陆征和老爷子反目成仇,这些……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吗?”

“报复。”庞立明望向她眼底深处,“当年,老爷子逼你,如今你要反过来逼他!”

“当年……”谈熙恍然,笑意未改,“原来,你们都知道啊?那算不算帮凶呢?”

庞立明身形一晃,“你……”

“开个玩笑,不用这么紧张。还是那句话,我今天来只为探望老爷子,你们完全没必要跳出来拦路,在公共场合难道还怕我对他老人家做什么?”

庞立明略微犹疑。

谈熙朝她身后看了一眼,突然扬声:“老爷子,谈熙来探望您,怎么连门都不让我进?好歹,我们也算旧识。”

庞立明目光微乱,“你!”

“让她进来。”很快,一道苍老浑厚的声音自门内传来。

谈熙笑得山明水净,几分得逞,几分狡黠。

庞立明颓然侧身,替她让路,而后盯着刘跃,强硬道:“他不能进。”

刘跃皱眉。

谈熙一个眼神示意,“在外面等我。”抬腕看了眼时间,“最多不过半个钟头。”似有所指。

庞立明嗤笑,“你还不值得老爷子出手。”

谈熙却也不恼,轻笑颔首:“伯父应该知道什么叫——有备无患。”

然后朝刘跃点了点头,径直入内。

这是提醒他放聪明点,如果自己半小时后还没出来,恐怕就要采取行动了。

“老爷子,身体怎么样?”就像一个普通小辈关心家里老人,透着一股自然的亲切。

无仇无怨,温驯乖巧。

景岚撇嘴,心气不平,“装什么装,干脆去当演员得了……”

谈熙状若未闻,将手里的东西放到床头木柜,转而在床边的椅子落座。

老爷子笑意微沉,“立明媳妇,你不用忙了,先出去吧。”

“可是……”

“出去。”

景岚浑身一震,不敢再犟,灰溜溜离开。

“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习惯就好。”谈熙微顿,“反正,也不是第一次。”

庞延昭眼底掠过薄怒,既有对儿媳妇的埋怨,也有对谈熙的抱歉。

“不说这些,”谈熙十分利落地转移了话题,指着大包小包,“不知道您喜欢什么,所以杂七杂八都买了一点。”

老爷子眼里闪过复杂,“你……有心了。”

似叹非叹。

“应该的,您是在宴会现场摔倒,盛茂要负全责。”

“可我更希望你是以晚辈的身份来看我,而不是盛茂总裁。”

谈熙挑眉,“反正都是我,有什么区别吗?”

“有!如果你是以晚辈的身份,证明你还认我这个老人家,那还能倚老卖老,腆着脸问一问……两个小家伙的情况。”

谈熙脸上的笑,慢慢收敛。

“丫头,是走之前怀上的,对吗?”

“……”没有说话,就代表默认。

老爷子眼中一痛,依稀能够看到水光,“都是我的错,陆征他怪我是应该的!可笑我到了今天才认识到自己究竟错得有多离谱。”

谈熙冷冷看着,眼眶却忍不住泛红,渐趋温热。

她赶紧抬头,望向天花板。

“你能把孩子生下来,抚养至今,我要感谢你,替我早逝的女儿感谢你,还要替陆征感谢你。当年,如果我知道……绝不会逼你做选择。”老人坚毅的脸上,倒映着岁月的痕迹,厚重且威严,此刻却泪流满面,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谈熙望向别处,借此驱散泪意,“当年,没有谁逼我,是我自己做的决定。”

“丫头……”

“你那番话不过是为我这样做的决心再增加一个砝码。离开,是因为爱他,与任何人无关。”

老爷子眼里一派愕然,“你说什么?”

谈熙莞尔,与他对视,眼里仿佛燃烧着两簇火光,明亮灼热,“您不会以为您那一番话就能让我知难而退,远走国外吧?”

“难道不是?”

“我若不想走,有的是方法留下来,尽管您那个时候权大势大,但我若硬碰硬,您也一样没办法。金贵的是瓷器,锋利的是瓦片,一旦杠上,损毁的一定是前者。”

瓷器哪怕仅仅破了一个口,都不复值价。

瓦片即便粉身碎骨,也还是瓦片。

庞延昭被她眼里的狠绝深深震撼,好一个——宁与玉碎!

“我只是不愿他因我背上处分,落人口实。即便他以后不当军人,我也不可能让他的档案里出现任何污点。五年,我全了他的信仰,也圆了老爷子你的愿望,现在是不是也该轮到你们做点什么?”

“你……什么意思?”庞延昭定定看着她,好似要将其看穿、看透。

谈熙起身,面对向阳的一双窗户,阳光铺洒在她身上,仿佛笼罩着金光,神圣而虔诚。

她说,“我要一个丈夫,我的孩子要一个爸爸,若遇阻拦,人挡灭人,佛挡弑佛,不惜一切代表清扫障碍,包括,你庞家。”

------题外话------

谈女王上线!是不是hin霸气?喜欢的话,就掏掏口袋,看看有米有票票呀,有的话记得喂鱼哈~

晚上还有一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