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0章 二老逮人,准备赴约/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觉民?!”

“啊?”老爷子目露尴尬,“王大哥,你刚才说什么?”

“我问,弟妹是不是风采如故。”

“不是这句。就之前,你说恭喜我得偿所愿?”

“你以前不是总跟我念叨想抱重孙?这下有了俩,不是得偿所愿是什么?你呀,就偷着乐吧!”

陆觉民狠狠一怔。

谭水心斟茶的手也跟着颤抖。

一瞬沉寂。

半晌,“厚存哥,你说……什么重孙?”老太太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开口。

是她想的那样吗?

王厚存见二位老友的反应,似乎明白了什么,顿觉惊诧:“你们还不知道?!”

陆觉民和谭水心对视一眼,心里——咯噔一声。

“……事情经过就是这样,女儿跟妈姓,儿子跟爸姓,当然我也是听安博说的,他去了晚宴现场。”

王安博,王厚存大儿子,前些年来京都发展,混得有模有样,如今也是圈子里的一号人物。

原本,他是看在陆征的面子上才去的,不曾想看了这么大一出好戏,回家就迫不及待告知老爷子。

这才有了王厚存亲自登门,以贺重孙之喜。

“老太婆,立刻马上打电话,把那兔崽子给我叫回来!”陆觉民咬牙切齿,心脏怦怦直跳。

也不知道是气狠了,还是兴奋过头。

这回,老太太没有再跟他对着干,转身就去拿手机。

连她也忍不住想骂一声“兔崽子”,这种事情能瞒吗?

简直胡来!

不过,两个小曾孙,还是龙凤双胎……幸福来得措手不及,谭水心整个人都是飘的。

“我来跟他说!”老爷子沉着一张脸,冷冷开口。

“急什么?还没接呢。”

“……好了没有?”陆觉民催促。

“无人接听?”

“兔崽子!我非抽死他不可!”

“你吼什么?阿征不会故意不接电话,肯定有原因。”

“有什么原因?这种事都瞒着,简直……无法无天了他!赶紧打给小陈。”

陈凯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统计报表,有两个数据出了问题,但是一直没找到原因,正烦躁,手机响了。

“喂,您好,我是陈凯。”

“小陈。”

“董事长!”烦躁尽数收敛,唯余一派恭敬。

“陆征呢?让他接电话。”

“Boss现在不在办公室。”

“那他在哪里?”

“这个……我也不大清楚。”陈凯硬着头皮说谎,明明知道董事长不喜欢谈熙,总不能实话实说——您宝贝孙子连公司都不管,亲力亲为去布置餐厅,只为和谈总共进一顿不超过六十分钟的晚餐。

他要真这么回话,估计明天就可以收拾包袱回家,自己吃自己了。

“他怎么不接电话?”老爷子威严的声音乍响耳畔。

“可能……没听见,或者没电了。”

这厢,陈凯备受煎熬;那头,陆征欢天喜地为今天的晚餐做准备,手机落在车上,响过一遍又一遍。

谈熙和刘跃离开医院后,径直返回公司。

刘跃开车,专心拨弄反向盘。

谈熙坐在副驾驶,腿上推开一份文件,快速浏览。

“谈总,找保姆的事有眉目了。”

“这么快?”

“也是碰巧,我妈有个老姐妹,之前一直在乡下照顾高龄的公婆,前些日子两个老人走了,她就搬到城里和丈夫团聚,正好今天一早来看我妈,这不聊天的时候就说提到了找保姆的事,正好她也想找个活干。”

“这样,你一会儿把她的大体情况发到我邮箱,如果没什么问题,让她明天一早来别墅。”

“好。”

下午一点半,两人回到公司。

谈熙又马不停蹄召开部门主管会议,刘跃看在眼里,敬在心底。

与此同时,星辉娱乐27楼录影棚。

冉瑶坐在监控屏幕后面看回放,不时咂咂嘴,笑容满面,“不愧是我家小公主,做什么像什么,拍照好看,拍片更好看。”

助理张露点点头,目光流连在小姑娘身上:“夏夏太可爱了。”

“咳!绷住绷住,你可是咱们工作室的颜值担当,别一副痴汉样,丢份儿。”

“……”周官放火!

“对了,最后一拨宣传海报印出来没有?”

“工厂那边说最迟明天就能出货。”

“好,你盯紧点,这次印刷量比较大,丁点儿差错都可能造成无法估量的后果。”

别看只是小小一张海报,印刷精美程度直接影响顾客的第一感官,出货的早晚决定了能否占得市场先机。

“好,我会注意的。”

冉瑶点头,“另外,制衣厂那边也要催一催。”

“放心吧,我跟那边负责人每天都要通电话,三天去一次现场,不会有问题的。可是冉总,咱们这一季的增量会不会太多?”

“多吗?我觉得还好啊,看官网反响还不错。”

“话是这样,可万一滞销……啊呸呸呸,我这什么乌鸦嘴!”张露拍了拍自个儿嘴巴。

“安啦,有夏夏在怎么可能滞销?”不说其他,就是陆大帅哥也看不过眼,介时,金大腿上拔根寒毛都比她腰杆粗。

小助理点了点头,“好像也是哈。”

她没想冉瑶这么多,只是觉得每件衣服穿在小公主身上都贼好看,没道理卖不出去。

Keven打了个响指,“卡!”

遇夏登时从台上跑到他面前,“叔叔,我也要看!”肉呼呼的小手指着监控小屏。

“行啊——”Keven把小家伙抱到自己腿上坐好,“喏,看看这是哪个小仙女,怎么会这么漂亮呢?哎呀,太漂亮了。”

逗得小姑娘眉开眼笑,叔叔说她是仙女,好开心!

阿流坐在一旁沙发上,收回目光,低头,继续拆解手里的零件。

忍不住腹诽:傻妞儿,夸你几句就找不到东南西北,小心给人卖到山沟沟里当童养媳!

摄影棚只租了一天,价格却不低,冉瑶一阵肉疼。

好在遇夏争气,每个镜头都很顺利。

下午四点整,准时收工。

总算不用再为宣传的事情犯愁,冉瑶长舒口气,而后大手一挥:“走了,姨姨带你们出去浪里个浪——”

小姑娘很是捧场,坐在Keven膝头,用力拍打小手,“好耶!”

阿流却只淡淡瞥了一眼,他很正经的,才不要浪。

市中心步行街。

冉瑶带着两个小的边吃边逛,最后进了一家甜品店,三人这才得以坐下来歇脚。

“要吃什么?”冉瑶问两小只。

遇夏星星眼:“好好看哦……”最后选了蓝莓布丁。

阿流冷漠脸:“甜的,不要。”

等待的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小姑娘眼珠滴溜溜转动,突然开口:“姨姨,我能玩一下你的手机吗?”

“好啊,给——”别说手机,就是心肝儿也能毫不犹豫掏出来,谁叫小丸子萌力无穷呢?

“谢谢姨姨!”

冉瑶侧脸,凑近。

“啵唧!”一个散发奶香的吻落到她面颊上。

心都暖化了。

阿流则狐疑地看了遇夏一眼,小眉头微微拧紧,很快又松开。

……

谈熙看完刘跃发来的邮件,保姆姓苟,50岁,丈夫是建筑工地的工人,儿子在老城区开了家面馆。

家庭关系简单,且都是老实人。

看面相也还算和蔼,遂打电话给刘跃:“人看上去不错,明天让她来别墅一趟,没什么问题的话,基本可以定下来。”

“好。”

“那就这样。”谈熙正准备挂电话——

“等等!”刘跃突然拔高音调。

“还有事?”

“没……就是突然想到,提醒您一句,现在五点四十分。”

“嗯?”

“……六点,您和陆总有约。”

谈熙恍然,别说,刘跃不提,她还真给忙忘了。

“好,我知道了。”

放下电话,谈熙起身,进到休息间。

------题外话------

后面还有一更,可能要等半个钟左右,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