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3章 老爷子引公愤,小姑娘有心事/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姑娘,那是你男朋友吧?”司机大姐往后视镜瞄了一眼,“长得还挺俊。”

“哦,那是孩子他爸。”所以,您老就别肖想了。

“……”

谈熙打的到公司,取了车,自己开回别墅。

她到的时候,家里亮着灯,冉瑶陪两个小家伙在花园里撒欢儿。

当然,多数是她和小姑娘之间的互动,阿流只酷酷地站在一旁,不参与,不加入。

“妈咪——”

一见谈熙的车,遇夏撒丫子扑上来。

“有没有听姨姨的话?”

“有——”奶声奶气。

谈熙把车锁好,俯身抱起小家伙,“今天都做了什么?”

“唔……先去拍电影,然后吃东西,好多好多蛋糕,特别漂亮,还去了游乐场……”小姑娘掰着手指,细细数来。

冉瑶迎上来,笑着摸摸遇夏的小脑袋,转而朝谈熙挤眉弄眼:“二人世界怎么样?是不是浪漫又甜蜜?还以为你今天晚上不回来,我都打算住一晚替你看孩子了。”

谈熙想起那满屋子的粉色气球,唇角微微上扬。

“看看,这表情,这神态,绝对有JQ!”

“姨姨,什么叫JQ?”遇夏突然问道。

冉瑶一愣,“这个……”求救的眼神投向谈熙。

后者不接话,好整以暇。

嘴欠吧?看你怎么解释。

“姨姨?”

“这个问题等你长大之后就懂了。”硬着头皮囫囵回应,企图蒙混过关。

“为什么要长大之后?现在我也可以听懂呀,只要你好好解释。”眨巴着大眼睛,深深的求知欲,别说这小逻辑还挺清晰。

冉瑶根本无力招架,支吾着,“那个JQ就是……呃……”

“啊!我知道了!JackandQueen!姨姨,你也喜欢玩纸牌吗?”

“对对对!就是纸牌,J和Q!不过,这个‘也’……”还有谁喜欢玩吗?

“那你一定跟爵叔叔一样,坐在椅子上,都不用干活,就可以赢很多很多钱!”

冉瑶恍然,揶揄的目光投向谈熙,后者直视前方,眼神淡漠。

“好吧,两个小家伙交到你手上,我就先走了,明天一早过来接他们。”

“明天周六,我不去公司。”

“我都忘了……”冉瑶吐吐舌头。

“这两天辛苦你了,等明天保姆过来……”

“保姆?你请的?”

“嗯。”

“现在虐待小孩儿的保姆特别多,你要小心点。”

谈熙失笑,“放心吧,我不在家肯定会安排保镖过来,就算是个黑心保姆,谅她也不敢随便动手。”

“呼,那我就放心了。”

冉瑶驱车离开,谈熙和两个小家伙站在门口送她。

小姑娘看着车屁股渐行渐远,抬手掩住嘴唇,打了个呵欠,然后抱住谈熙的腿,撒娇般轻蹭,“妈咪,我困了……”

“好,咱们先去洗白白。”

“妈咪,我今天想用橙子味的沐浴乳,好不好……”

母子(女)三人进屋,说话声渐远。

月色清辉铺满大地,万籁俱寂,夜静无声。

同一时间,陆家老宅却并不平静,甚至可以说,鸡飞狗跳。

陆征刚进门,走到客厅,便见老爷子端坐在沙发上,也不看报,冷沉着脸,像谁欠了他几百万。

老太太站在旁边,欲言又止。

“你还知道回来?!”伴随着一声重重拍打茶几的声音,咆哮震天。

陆征光听声音都觉得痛,偏偏老爷子还面不改色。

“大晚上,我又哪儿惹您了?”

“陆征,你什么态度?!打了那么多电话,一个也不接,最后还关机。你现在翅膀硬了,能耐得很!”

他把手机掏出来,递给老爷子:“没电了,自动关机。”

陆觉民一哽,“那之前呢?为什么不接?”

“手机不在身上。”

“……”

“您要没事的话,我就上楼了。”

“站住!谁让你走的?”

陆征迈出去的脚又收回来,毕恭毕敬,“您有什么话,直说。”

“呵,事到如今,你还准备瞒着我跟你奶奶?”

陆征目光一闪。

“阿征,”老太太忍不住开口,“熙熙是不是替你生了对龙凤胎?”

目光一紧,音色骤沉:“你们都知道了?”

陆觉民:“你只说是不是?!”

“……是。”

气氛骤然僵滞,偌大的室内,除了呼吸声,安静得不像话。

半晌,陆觉民开口,打破沉默:“那是陆家的种。”

眼神微凉,陆征:“您什么意思?”

“自然要把两个孩子带回来抚养。”

这下,连老太太都听不过去了,“陆觉民,你说什么浑话?!孩子那么小,怎么可能离开母亲身边?你又要作孽是不是?”

陆征没有生气,甚至连情绪波动都没有,沉邃的目光直视陆觉民,一字一顿:“不、可、能!”

谈熙替他生儿育女,养育至今,已经受了太多的苦,就算她真的不让孩子喊一声“爸爸”,陆征也不会怪她。

更何况要从她手里“抢孩子”?

陆征绝不可能让这种情况发生,即便那个人是对他有养育之恩、栽培之情的老爷子,也不例外。

“您最好不要挑战我的底线,当年一步之遥,我和她错过整整五年,如今就算要我豁出命去,也必定护她周全。”

“不信可以试试,我说到做到。”

陆征眼里的狠绝令陆觉民望而却步,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转身上楼,背影消失在走廊拐角。

“……兔崽子!你非要气死我吗?!”一张老脸涨得通红,脖颈青筋暴突。

谭水心急得眼眶通红,赶紧从抽屉里取出药瓶,倒了三颗,送进他嘴里,又手忙脚乱倒了杯热水灌下去。

老爷子的呼吸这才渐趋平稳。

“明明是件好事,怎么非得搞成现在这样?你也是,谈熙才回国,两人都还没和好,你就惦记着要抢人孩子,阿征他能同意让你乱来?”

陆觉民深喘两口,在沙发上坐下来:“我什么时候说要抢孩子?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要抢孩子?!”

“你刚才那番话不就这个意思吗?什么陆家的种,带回来抚养……”老太太一边替他顺气,一边忍不住埋怨,“之前就说好了,要心平气和地谈,结果你一开口就弄成现在这样,还不如让我来说。”

“哼!都怪那兔崽子太气人。”

“你也把年纪了,少发点脾气,对晚辈多一些宽容。”

“我这辈子都这样过来了,你现在让我改?存心要我命是吧?”

“你这个人老不听劝!我懒得跟你讲。”说完,气哼哼离开。

“你回来——”

老太太脚步顿都没顿一下。

陆觉民坐在沙发上,越想越气,他不就是让陆征把孩子带回来抚养,也没说不可以把孩子妈也一起带回来,怎么一个个都像讨伐罪人一样,又撂脸子,又放狠话,连老太婆都对他发脾气!

果然,谈熙就是个倒霉丫头,专门克他的。

也不知道那两个小崽子是不是跟妈一个德性,趁现在还小,得早些纠正过来。

……

谈熙替两个小家伙掖好被角,顺手把灯光调暗,俯身一人一个晚安吻。

“妈咪,Goodnight!”

“晚安。”

谈熙起身离开,顺手把门带上。

一分钟……

两分钟……

安静的室内,灯光昏黄,柔软的棉被下隆起两道小小的身影。

突然,“阿流,你睡着了吗?”小小声。

“……睡着了。”

“骗人!你明明回答我了。”

“好好睡觉,不要说话。”义正言辞。

遇夏偷偷撇嘴,“你的手机可不可以借给我用一下?”

阿流遽然睁眼,侧头看她,瞳孔幽深,隐约泛着幽光,“你借来做什么?”

小姑娘目光闪烁,“我就是……突然想玩一玩!”

“还有,你今天为什么借冉姨的手机?”

“……”

“你想做什么?”

音色沉凛,步步紧逼。

小姑娘气哼哼推了他一把,侧过身,小嘴紧抿着,泪光在眼底涌动,“你好烦,不跟你讲话了!”

隐约带着哭腔。

宝宝好委屈,宝宝很难过!

突然,一只手伸到她面前,“给你,手机。”带着几分无奈和妥协。

却还嘴硬道:“只会哭,难看死了。”

小哭包!

遇夏看到手机,顿时两眼放光,伸手抢过来捂在怀里,生怕弟弟出尔反尔又不借给她了。

“哼!我要给粑粑打电话!”

------题外话------

更新来啦,鱼鱼求票,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