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4章 粑粑,是你吗?/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流闻言,一口气没上来,噎得厉害。

他后悔了,能不借吗?

那厢,遇夏已经捧着手机,开始拨号。

“原来,你拿冉姨手机是为了找他的号码,”小小少年目光微凉,“呵……说你笨,关键时候还挺聪明。”

遇夏瞪他,杏眼溜圆,却没有像往常那般怼回去,而是小心翼翼托着手机,呼吸放得很慢很慢,因为——电话正在接通中。

嘟……嘟……

陆征冷着脸回到房间,看了眼没电的手机,目光阴晴不定。

半晌,他走到床头,连接充电线。

漆黑的屏幕霎时明亮,他开机,二三十个未接来电蹦出来。

他烦躁地拧了拧眉心,转而拿起烟和打火机,起身去到阳台。

夜色静谧,月光皎白。

火星在指缝间忽明忽暗,伴随着氤氲雾气,顿时模糊了男人眉眼。

一根烟的时间,陆征想了很多——

五年前的点点滴滴,五年后的磕磕绊绊,幸运的是还有机会挽留。

上天待他何其宽容,冥冥之中,又将谈熙送回来,这就已经足够……

剩下的九十九步,就由他来完成。

火星灭,烟头落地,思绪戛然而止。

陆征转身进到房间,眼中烦躁不复,唯余一片坚定,暗藏凌厉锋芒。

突然,手机铃响,是个陌生号码。

接通——

“喂。”

“……”

“不说话我挂了。”

“……粑粑?”软软糯糯的小奶音,怯生生,好奇又忐忑。

陆征两耳嗡鸣,大脑一片空白,哪怕历经生死,也曾刀口舔血,看惯了潮起潮落,练就一身铜皮铁骨,刀枪不入,却在这声稚嫩的“粑粑”中,尽数幻化成虚无,只剩血脉相连之下最原始的悸动和温情,悄悄在心里开出一朵花来。

“你是粑粑吗?”

“……我是。”喉头一哽,大老爷们儿险些泪洒当场。

“啊!”小女孩儿惊喜的声音,“真的是粑粑!你也准备碎觉觉了吗?”

“还没有。你是……夏夏?”

“粑粑,你终于知道我是谁了,好棒!”

陆征瞳孔一紧,心如刀绞,语气却硬撑着没有表露丝毫脆弱,“你……准备睡觉了?”

“对啊!我已经躺在床上,今天还用了橙子味的沐浴乳,特别特别香!还有哦,被单上是HelloKitty的图案,我觉得好好看,可弟弟说很丑,他不喜欢……”

小姑娘絮絮叨叨,没什么条理,也不讲究什么逻辑,逮着什么说什么,可电话那头的人却听得无比认真。

“粑粑,你会来看我吗?”

“……会。”

“那你会带我出去玩吗?”

“宝宝想去什么地方?”

“唔……我想去滑雪场!还有看企鹅!”

“好。”

“那你会给我买很多很多好看的小蛋糕吗?蓝莓的,芒果的……还有波波肠和水果沙拉!”

“买。”

“可是……这些都很贵,万一你没有钱怎么办?”

男人眼里点染笑意,“那爸爸会努力赚钱。”

“好耶!”遇夏高兴得手舞足蹈,却没有忘记压低声音。

陆征听出来不对劲,问:“你一个人?妈妈呢?”

“不是一个人,还有阿流在旁边,妈咪还有很多工作要忙,所以不能陪我们睡觉。”

“阿流在旁边?”陆征呼吸一紧,儿子貌似对他意见挺大。

“嗯呐!你要跟弟弟说话吗?”

“好。”

遇夏把电话给阿流,“粑粑想跟你讲话……”

“不要。”说完,背过身,留给小姑娘一个后脑勺,扯过棉被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遇夏撇嘴,“你好烦!讨厌!”

换来小阿流一声冷哼,他才不要跟这个男人说话!

“粑粑,弟弟他睡着了,所以不能跟你讲话。”怕他伤心,小姑娘编造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只可惜,那双小肉手一开始就没把话筒捂紧,陆征在那头听得清清楚楚。

果然,儿子不待见他。

“没关系,他睡了就不要再叫他。”女儿的谎言,装聋也要相信。

“嗯啊!粑粑晚安,夏夏困了,要碎觉觉……”

“好,晚安。”我的小宝贝。

陆征心里从未这般柔软,那种小心翼翼,期期艾艾,让他手脚僵硬,即便面对生死,也不曾如此忐忑。

这厢,痴汉老爸兀自发愣,不时傻笑;那头,两个小家伙之间却剑拔弩张。

“手机还给我!”见她挂断,阿流一个翻身坐起来,伸手到遇夏面前,眼里跳动着火光,小脸绷得死紧。

遇夏哼唧,“拿去!我才不要你的。”

冷笑两声:“那以后别再问我借。”

“我让妈咪也给我买一个!”

“妈会答应你才怪。”阿流语气笃定,下巴一扬,高高在上。

小姑娘眼眶顿时就红了。

臭阿流!就知道欺负人!坏蛋!大坏蛋!

倒不是谈熙厚此薄彼,本来他们这个年龄都不应该配手机,只是阿流对机械方面,尤其电子零件拆解极富好奇心和探索欲,且天赋相当不错,经常给家里的电子产品做解剖,其中也包括几部被谈熙淘汰换下的手机。

反正就丢给儿子,随便他怎么捣鼓。

没想到他竟然把几个坏掉的手机拆拆补补,最后拼凑出来一个好的。

谈熙想着是他自己弄出来的,也没好意思没收,就一直放在阿流手边,无聊的时候玩一玩拆分重组,就跟拼乐高积木一样。

遇夏也想要手机,可是她不像弟弟那样,可以自己捣鼓一个出来,只能眼巴巴看着。

“哼!不借就不借,我以后让粑粑买!粑粑说,他会赚很多很多的钱。”小姑娘吸吸鼻子,强忍住眼泪。

她才不要哭,免得臭阿流又说她是小哭包!

“呵,妈还没答应认他,你就开始一口一个爸,谈遇夏,你能不能长点心?”

“我有心!不需要长了!”小胸脯一挺。

“……”

“还有,那是我粑粑,也是你粑粑,不能没礼貌!”遇夏摆出正经脸,理直气壮说教,“还有哦,我是姐姐,你是弟弟,不能不借给我电话,也不能骂我是‘小哭包’!还有,以后我让你接电话,你就要接,不准装睡!”

阿流瞪大眼睛,好像打量某种神奇的外星生物,半晌,呵笑一声,“长进了啊,还知道用身份来压人,想教训我是吧?”

遇夏抿唇,强撑着与他对视。

两对大眼睛,四颗黑瞳仁,互不相让。

终于,小姑娘撑不住了,小嘴一瘪,反身把脸埋进枕头里,嚎啕大哭,声音闷闷的,不大,小身子却一颤一颤,可怜得很。

阿流狂躁地蹬开被子,几次三番欲言又止。

小哭包就是烦烦烦!

“呜呜呜……”

“你哭够了没有?”

“呜呜呜……”

“能不能别哭了?”

“呜呜呜……”

“谈遇夏,你好烦呐!”

“呜呜呜呜!”哭声更响。

“大不了……以后手机随时借给你用!”咬牙切齿,最终还是要割地赔款。

“呜呜……”声音小了点。

“以后我不装睡!我接他电话……”然后怼个狗血淋头,“总可以了吧?”

“唔……”声音没了,头还埋着。

阿流已经彻底没了脾气,“你还有什么要求?”

这种感觉,好憋屈,好无奈,好想撂挑子不干……

算了,谁让她是个小哭包?

除了撒金豆,其他什么也不会。

遇夏这才把脸抬起来,鼻子眼睛都红了,头发也乱糟糟,“你以后要叫我姐姐!”

沉默一瞬,小阿流侧身,躺下来,裹紧棉被:“……好困,我要睡了。”

遇夏:“?!”

还没答应,怎么能睡?!

“你起来!我、我要哭了哦……肯定是装睡……再不说话,我就挠你痒痒……”

“……”呼吸平稳,一动不动。

小姑娘沮丧地垂下头,“坏弟弟……臭阿流……”

------题外话------

很快还有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