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5章 终于见到小重孙/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嘴微张,打了个呵欠,遇夏躺平,扒了扒小棉被。

好吧,那她也睡了……

漫长夜,不眠夜。

反正谭水心是一宿没睡好,翻来覆去,始终无法合眼。

好不容易后半夜酝酿出一点睡意,结果天不亮又醒了。

“……你怎么起了?现在几点?”老爷子被她的动作吵醒。

“五点一刻。”

天都还是黑的。

“你起这么早干嘛?”

“我要去见谈熙,顺便看我的小重孙。”

“胡闹!一大早,你不睡觉,想东想西……”再说了,就算要看也不用这么赶早,纯粹瞎折腾。

“睡不着,我先起了。”

“你!”

老太太下楼做早餐,又亲自打扫卫生,好像不找点事情做,心里就不踏实。

总算熬到七点半,她给陈凯去了通电话。

“……圣泉天域,C区,19幢……好,我记下了,先别告诉阿征,我没有恶意,只想跟她谈一谈。”

八点整,老太太叫上徐伯,后者开车,直奔谈熙住处。

彼时,谈熙已经在室内练完瑜伽,穿好外套,拿上毛巾,准备出门跑两圈。

八点半,她结束锻炼,往回走。

却在门栅外,看到一个眼熟的背影,此刻正够着脖子向里张望。

谈熙止步,慢慢靠近,试探着出声:“老太太?”

谭水心背影一顿,猛然转身,看到谈熙的瞬间,眼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红,直至湿润。

两人中间隔着五年光阴,一千多个日夜,却并未增加距离感。

老的,风采如故。

小的,自信依旧。

“熙熙……”

“进屋再说吧,外面挺冷的。”谈熙朝她笑了笑。

陆家和庞家所有人之中,谭水心对她是最真心的。

“徐伯也一起,家里烧了壁炉。”

三人进屋,室内确实很暖,犹如置身阳春三月。

“坐。”谈熙引两人到客厅,转身进厨房泡茶。

“刚回来不久,家里只有绿茶,不知道你们喝不喝得惯。”谈熙放下杯子,正准备坐下来,突然——

“妈咪!”一声惊呼,是遇夏的声音。

谈熙面色微变,也顾不上招呼老太太,起身便往卧室走。

谭水心也快步跟上去,默默地,没有多言。

推开门,遇夏穿着一身卡通睡衣扑上来,直直撞进谈熙怀里,哭得伤心至极。

“怎么了?告诉妈妈。还有,你已经是四岁的宝宝了,不能再随随便便哭鼻子。”谈熙没有多做安慰,也没有把小家伙抱进怀里,心肝儿肉地乱喊,只是蹲下来,轻抚着她后背。

少了几分纵容,多了几分理性。

其实,大人的情绪很容易感染小朋友:爸妈心疼,孩子会觉得委屈;大人表现出担忧,孩子只会更脆弱。

无论以上哪种情况,哭声都将只大不小。

相反,如果大人觉得这只是件小事,稀松平常,没什么可在意的,那孩子也会坦然得多。

果然,小姑娘呜咽几声,就没有再哭,瘪瘪嘴,指着窗口的鱼缸:“小鱼儿不游泳,是不是死掉了?”

谈熙走过去,看了一眼,然后抬手戳了戳鱼肚。

“啊!动了动了——小鱼儿动了!可以不用死了!”

小阿流站在旁边,撇了撇嘴:小哭包,一惊一乍。

而后将视线投向进门处,一个老太太正看着他,满眼含泪,想上前却又不敢往前的样子,踌躇不已。

小阿流与之对视,带着好奇,可更多的是冷淡。

“像……太像了……”老太太失神地望着,轻声呢喃。

徐伯也暗暗吃惊,小少爷跟二少爷简直就是一个模板拓印出来的。

“妈,这个老人家是谁?”阿流径直开口。

谈熙顺势牵住他,并小姑娘一起,走到老太太面前,“这是太奶奶。”

阿流眉眼微暗。

小姑娘则好奇地打量了老太太两眼,转而问道:“妈咪,什么是‘太奶奶’?”

“就是爸爸的奶奶。”

“啊!”小姑娘现在一听人提起陆征就兴奋。

谭水心微微俯身,朝两个小家伙招手,“阿流,夏夏,到太奶奶这里来。”

两个小家伙不约而同看向谈熙,后者点了点头,他们这才上前。

谭水心到底年纪大了,没办法抱孩子,只能蹲下来,张开双手,将两个小家伙揽入怀中。

软软的小身子,散发着奶香味,老太太再也忍不住,泪如雨下。

谈熙别开眼,压抑住心头涌动的酸涩。

“太奶奶,你怎么哭了?”遇夏抬手,替她擦眼泪。

肉呼呼的小手,又软又暖,老太太一颗心软得不成样子,“因为太奶奶很高兴!”

“高兴不是应该笑吗?为什么还要哭呢?”

“对,该笑,该笑……”说着,扬起唇角,温和的老眼弯成拱形,平添亲切。

------题外话------

小鱼儿:我还没死呢!别乱戳伦家肚肚嘛……

鱼客串了一把,小仙女们记得投喂哟,不吃肉,不吃菜,只吃票!嘻嘻!

六点还有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