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7章 老爷子心里苦,嘴硬不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太太来的时候心事重重,走的时候一身轻松。

“别送了,回去吧。”降下车窗,谭水心摆手,目光转而落到两个小家伙身上,慈爱溢于言表,“宝贝们,星期一见。”

遇夏:“太奶奶,拜拜~”

阿流:“太奶奶,再见。”

徐伯发动引擎,驱车驶离。

老太太探出车窗,眼中满是不舍。

直至一个拐弯,谈熙和两个孩子的身影消失在视野范围内,她才收回目光,而后,沉重一叹。

徐伯:“夫人,您应该高兴才对,怎么还唉声叹气?”

“咱们老陆家对不起熙熙,也对不起两个孩子,我能不叹气吗?”

五年,所有重担都悉数扛在了谈熙肩上,也错过了两个小家伙的成长。

遗憾?

有的。

但更多是对谈熙的愧疚,而这种愧疚还伴随着感激,愈发折磨人内心。

钝刀割肉,虽未立刻见血,却令痛感加倍。

徐伯也忍不住轻叹,“她一个小姑娘,又背井离乡,确实不易。好在,都熬过去了,好日子在后头。”

“但愿吧。”谭水心扭头看向窗外,眼里沉重被坚定之色取代。

以前,她无能为力,眼睁睁看着两个相爱的人就此错过。

如今,她必须拼尽全力,决不能让谈熙和两个小家伙受委屈!

一路疾驰,抵达老宅。

陆觉民坐在客厅,大门敞开着,一听到引擎声下意识朝窗外瞄了一眼,然后装模作样拿起手边的报纸翻看。

不一会儿,老太太进门,“大冷天怎么把门开着?暖气都跑光了。”

何姨闻言,笑说:“老爷觉得屋里闷,想开门透透气。”

“什么怪毛病?”老太太低声咕哝,换了鞋子,摘下围巾,往客厅走。

“咳!回来了?”陆觉民抬眼,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镜。

“嗯。”老太太点头,走进厨房给自己倒了杯热水,捧在手里慢慢喝着,也没打算说什么。

老爷子等了一会儿,见她不做声,只好主动开口:“你见到那个丫头了?”

“别老是‘这个丫头’、‘那个丫头’的叫,人家没名字吗?”

“……”好,他忍,“那你见到谈熙了?”

“嗯。”

“然后呢?”

“什么?”老太太心里有事,不想多说。

陆觉民心里那个急啊!

平时不让你说,你非要念叨,现在让你说了,就开始得装深沉!

搞什么玩意儿?!

“我问你见了谈熙之后呢?”报纸都快揪烂了。

“然后我就回来了。”

“……”

这时,徐伯停好车,走进来,“老爷。”

“小徐,你跟我说说,今天出去都干什么了?”

“直接去了谈小姐的别墅,见了两个小宝贝。”徐伯实事求是。

陆觉民一双老眼霎时铮亮,轻咳两声,竭力压制住面上的兴奋,“你们都见到那两个孩子了?”

“嗯!小小姐生得玉雪可爱,小少爷沉稳内敛,都是人中龙凤。”

“哼!这么小一丁点儿你就看出来是人中龙凤了?”

“呃……”徐伯拿不准他的意思,顿了顿,便不再接话。

天就这么被聊死了。

陆觉民眼底飞快闪过懊悔,很快收敛干净。

又问:“他们现在住什么地方?”

徐伯报了楼盘名字。

“恒丰?她怎么不选陆氏开发的楼盘?哼,我就知道她心里有气,否则……”

“陆觉民!你说够了没有?!”老太太突然拔高音调,一双湛亮的老眼紧盯着他,逐渐燃烧起两簇火焰。

老爷子被吼得莫名其妙,“你怎么……”乱发脾气?

“我知道,你对谈熙不满,连带两个孩子也不喜欢。既然,你非得挑三拣四,东嫌西嫌,成,那我一个人稀罕,我一个人喜欢!你别在哪儿阴阳怪气地讲话,我听了难受!”

“不是……”他啥时候说不喜欢两个孩子了?

“哦,还有,”老太太没有给他辩解的机会,“从下个星期开始,一到五我就不回来了。”

“怎么?”你还要离家出走?

“熙熙要上班,我住过去方便照顾孩子。”

陆觉民被这个消息炸懵了,半晌才捋直舌头,“你不在家,我怎么办?!”

“小何可以做饭,小徐跟我一道过去。”

“我不同意!”

“反正我已经决定了,你不同意也就这样!”从未有过的强硬,老太太转身上楼。

却把老爷子吓得不轻:“你站住!”

谭水心止步,却并未回头。

“反正,我不同意!绝对不同意!”陆觉民跳脚,像被惹毛的狮子。

“不同意,那就离婚。”轻描淡写。

老爷子愣在原地,任凭冷风从窗外灌进来,无情吹打在他身上。

突然,后退两步,跌坐在沙发上,手无力垂放在身侧。

这些年,两人之间没少拌嘴,可她从没提过“离婚”,他也一样。

夫妻之间,这种话说多了伤感情,两个人都知道。

所以,若非必要,都不会因为赌气说出这两个字。

可刚才……

她是要来真的。

徐伯看得不忍,上前劝道:“老爷,小少爷和小小姐真的很乖,夫人也是想多点机会能和他们相处,培养感情,这……到底也是陆家的重孙辈。”

陆觉民兀自愣神,也不知道有没有把这番话听进去。

徐伯怕他不信,拿出手机,点开相册,“您看,这是我拍的照片。”

老爷子眼珠这才动了两下。

徐伯赶紧递给他:“这张是小少爷,跟二少爷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连性格也像了十成十。”

然后在屏幕上轻轻一划,照片切换,“这是小小姐,像雪团儿似的,脸型跟谈小姐很像,但眼睛更像夫人,都是大杏眼。很会粘人,一张小嘴甜得能拧出蜜来。”

徐伯在讲,陆觉民在看。

照片中,小姑娘一手托着皇冠,一手举起魔法杖,下巴高高扬起,眼神略带睥睨,但笑容却很甜,既有女王的气势,也不失公主的乖甜。

老爷子指尖轻动,滑到前一张,应该是小男孩儿抬头瞬间被抓拍到的,没有刻意摆姿势和做表情,陆征如出一辙的眉眼,也跟陆觉民自己有几分相似。

毕竟血浓于水,陆觉民面上平静,但心里早已翻江倒海。

徐伯还在不遗余力地劝说,“……夫人也是为了两个孩子着想,平时谈小姐要忙事业,请保姆又不可靠,只有亲自照顾才能放心,所以态度才这么坚决。”

陆觉民把手机还给徐伯,冷哼一声,“她没跟我商量就决定了,怎么,怕我反对?”

徐伯噤声,心中腹诽:瞧刚才那架势,您的确不同意啊。

“那她跟我好好商量不行吗?非得自作主张……”老爷子嘟哝,“好像我不近人情一样……”

徐伯没听清,正准备开口问。

老爷子突然道:“其实也不用这么麻烦,直接把孩子接过来照顾不就行了?来来回回也不嫌折腾。”

“可谈小姐说,孩子要放在家带,怕小家伙认生。”

“哼!借口!”谈熙这是防着他,不让他接近孩子。

陆觉民心里门儿清。

可他能有什么办法?

老太婆一意孤行,谈熙又防贼似的,陆征那个狗崽子更不用说,都直接呛上了,还敢撂狠话。

现在就连小徐也把他当成恶人,苦口婆心地规劝。

老爷子心里顿生苍凉,他怎么就混成今天这样?

现在大家都不信他,那以后是不是得众叛亲离?

……

那厢,谈熙送走老太太,领着俩孩子进屋。

小姑娘迫不及待换上蓬蓬裙,还让谈熙替她重新梳头,“唔……要盘起来,高高的,这样才好戴皇冠!”

谈熙难得清闲,能够在家陪孩子,自然无条件满足女儿的要求。

“小小年纪,就知道臭美,长大了怎么办?”谈熙一边梳头,一边打趣。

遇夏接得倒快,“长大了就继续‘臭美’啊,不,继续‘香美’!”宝宝用了橙子味的沐浴乳,一点都不臭,香香香!

谈熙用夹子把花苞固定好,又略做调整,左右打量一番,“好了。”

遇夏迅速起身,离开小板凳,迈着小短腿吧嗒吧嗒跑到镜子前,左一个pose,右一个媚眼儿。

看得谈熙直发笑。

正拆解思维感应手表的阿流头也不抬,冷冷吐出一个字——

“傻。”

同一时间,盛茂所在的写字楼下,悍马停在旋转门前,已有近二十分钟。

正值午饭时间,不少职员出来觅食,纷纷对此投以好奇打量的目光。

------题外话------

接下来,就是二爷狂追熙熙的时候了,嘿嘿~

PS:月票喂鱼,月票喂鱼,月票喂鱼嘛~(电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