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8章 二爷先撩记/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征坐在车里,抬腕看表——11:50。

眉心微蹙。

正好该用餐的时间,怎么还不出来?

难道……点了外卖?

越想越觉得可能,索性直接上去找人。

推开车门的瞬间,惊掉一众下巴,抽气声,感慨声,交杂糅合。

男人却目不斜视,径直往里,表情凛然肃穆,眼神桀骜睥睨。

直至背影消失于旋转门后,吃瓜群众的议论声这才不加掩饰——

“好帅!”

“有范儿!”

“多金!”

“悍马H3,进口货,我不吃不喝攒一辈子钱估计能买上一辆?”

“话说,我昨天也看到这辆大家伙了,来接女朋友的。”

“今天又来?追得还挺勤快。”

“大美女,腰细腿长颜值高,能不能积极点?”

“……”

叮!

电梯停在18层,合金门打开。

“您好,这里是盛茂投资有限公司,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前台小妹笑脸相迎。

“找你们谈总。”

笑容微顿,前台纳闷儿,谈总今天不是休假吗?

眼珠一转,“先生,请问您有预约吗?”

“没有。”

“那真的是很抱歉……”

“见女朋友还需要预约?”陆征本来想说“见老婆”,想了想,到底没敢造次。

毕竟,他现在还处于待考察期,不能太过火。

忍字头上一把刀,顶住!

前台小妹早已目瞪口呆,“女、朋友?!”尾音变形,近乎扭曲。

“有什么问题吗?”

“不是……你……”这下可好,连话都不会说了。

这时,Linda拿着文件走过来,“小赵,你帮我把这份合同……陆总?!”

男人微微颔首。

不管五年前,还是前天的晚宴上,Linda都是见过陆征的,“来找谈总?”说话的同时,把文件递给前台小妹,“地址附在第一页,今天下午四点之前寄出去,这里交给我,你先去忙。”

“好的,Linda姐。”重重吐出一口浊气,前台如释重负。

“她呢?”陆征拧眉,目露询问。

“陆总来得不赶巧,谈总今天休假,不在公司。”

离开盛茂,男人驱车返回陆氏,一路上眉心就没见舒展过。

“Boss,这是下午合作谈论会的流程,还有对方送过来的产品资料书,另外,深业集团的CEO刚才来电……”

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不断加注在自己身上的冷气压,陈凯陡然噤声,撩起眼皮,小心翼翼打量陆征的表情。

得!眉头紧蹙,薄唇紧抿。

这祖宗又生气了。

他这个特助的命——苦啊!

陆征进到办公室,陈凯硬着头皮跟上。

“坐。”指了指对面的皮转椅。

陈凯扯出一抹笑:“不用不用,该汇报的都已经汇报完了,那我就先出去……”

“不急,我有事问你。”

“……”完了,陡然生出一股不妙的预感。

“坐。”

“……哦。”其实陈凯内心是拒绝的。

陆征:“上次,你推荐给我的论坛没用。”

陈凯:“……”

陆征:“无论气球,还是玫瑰花,她都不喜欢。你害我丢了很大的脸。”语气沉然,带着肃杀。

陈凯:“……”虽然您是Boss,可也不带这么甩锅吧?

陆征:“现在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陈凯:“啥?”

陆征:“她说要看我表现,这是什么意思?”

陈凯:“一般女人说这种话,都是要男人掏钱买单。”什么金银首饰、名牌奢侈品。

陆征冷眼,语气沉凛:“她不缺钱。”

“所以,应该是要考察您的心意。”陈凯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

“心意?什么心意?”

“当然是挽回她的决心和重新经营这段感情的诚意。”心有了,意也有了,没毛病。

陈凯默默感谢高中语文老师,教会他拆字释义的技能。

陆征面色稍缓,显然对陈凯这番话颇为赞同。

“那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让谈总看到您的决心和诚意。”

“怎么才能看到?”

陈凯想了想,郑重道:“不惜一切代价,投其所好。当然,在这之前,您要清楚谈总的‘所好’是什么。”

男人摩挲着下巴,面露沉思之色。

所好?

钱,她不缺;权,他现在已经脱离军方,也没法儿给。

色?貌似有戏。

记得她以前最喜欢他这张脸,还有某种不可描述的体力运动。

陆征眼珠越来越黑,隐隐深邃。

从陈凯的角度望去,恰好捕捉到男人唇角一闪即逝的坏笑,以及眼底掠过的欲色。

那什么……Boss该不会想用美男计吧?!

成功倒还好,万一搞砸了,陆征肯定不会承认自己缺乏吸引力,到头来又把锅甩给他这个小秘书……

思及此,陈凯打了个寒颤,他觉自己是时候做点什么了——

“陆总,其实我觉得有件东西,谈总一定会很感兴趣。”

“什么东西?”

……

偷得浮生半日闲,谈熙吃完午餐,没有再进书房,而是美美睡了个中午觉。

醒来,下午两点,感觉全身疲惫一扫而空。

果然,没什么难题是一个午觉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个。

掀被,下床,扯过披肩,搭在身上。

然后去两个小家伙的房间,小姑娘还在睡,阿流已经起了,正低头捣鼓那块手表。

听闻响动,骤然抬眼,继而酷酷的小脸上浮现出一抹浅笑,跟陆征笑起来的时候如出一辙。

内敛而稳重,不张扬,不过火,恰到好处。

谈熙有过一秒的晃神,但很快恢复正常,因为五年中,随着儿子长大,和那个人也越来越像,很多时候,都能从小家伙身上看到大家伙的影子,所以,久而久之,习惯就好。

“妈,你看,我已经拆掉一半了。”

谈熙走过去,低头便见桌面上一字排开的精细零件。

肉眼看过去,全在一条直线上,就连零件和零件之间的空隙都几乎相等。

是了,小家伙跟他爸一样,在某些方面都有强迫症。

“这个是什么?”谈熙指着被他单独拿出来,放在正中间的一块黑晶体。

芯片不像芯片,感应器不像感应器。

阿流:“是感应体,能够对中枢神经指令进行数据分析,然后生成指令操控手表。”

“也就是说,这块小东西是智能感应表的‘大脑’?”

“嗯!”重重点头,黑眸晶亮。

谈熙拉开椅子坐下来。

阿流停下手里的事情,坐好,一双黑眸专注地凝视母亲。

他知道,谈熙有话要说。

而谈熙对于小家伙的早熟和懂事,也已经习惯了,并坦然接受。

“儿子,如果我和陆征在一起,你会不会反对?”没有七拐八绕的试探和铺垫,谈熙开门见山。

阿流目光微微一沉,没说话。

谈熙也不催促,静坐在旁,没有给他任何压力。

半晌,小家伙开口:“妈,你很喜欢他,对不对?”

“当然。”没有一个母亲在儿子面前袒露真心的羞赧,谈熙眼神清澈,目光坦荡。

“那我就不反对了。”小家伙一本正经,很是慎重。

谈熙“啵唧”一口亲在他脸上,“乖儿子!”

阿流笑起来,脸颊红扑扑,把脸埋进谈熙胸口,蹭了蹭,状若撒娇:“妈咪……”

“怎么,害羞了?”

“……才没有!”嘴硬。

谈熙目露无奈,生了个闷骚傲娇的儿子,她能怎么办?

母子俩一番交谈,总算达成一致。

谈熙离开房间,刚走到客厅,就听见手机在响。

捞起来一看,不由挑眉。

“喂?”

“是我。”

“你谁啊?”谈熙故意。

“……你男人。”隐约有磨牙声。

谈熙憋笑,坐到沙发上,顺手抱了个枕头在怀里:“我男人明明在家,你是打哪儿冒出来的?”

“在家?谁?”那头语气明显变得冷冽,每个字都像夹杂着冰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