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0章 他爱她的方式/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开车还敢喝酒?”谈熙眼睁睁看着男人仰头,伴随着喉结滚动,一杯红酒轻松入腹。

“陪你。”一开口,酒香醉人,目光隐隐沉邃。

谈熙低头,切了一小块牛排肉送进嘴里,也趁机避开了男人的凝视。

她怕自己把持不住……

突然,一个牛皮文件袋推到她面前。

“什么?”

陆征收回手,“打开看看。”

谈熙挑眉,不动,似在忖度。

“不敢?”后仰靠在椅背上,男人半眯眼,好整以暇。

这个激将法,谈熙受了——

“有什么不敢?看就看。”

说着,拿起来,一圈一圈解开密封绳,抽出半张,目光一扫,猛然顿住。

“股份让渡书?”谈熙脸上笑容稍稍一敛,“什么意思?”

“磐规实业,即谈氏前身,百分之二十一的股份。”

“然后?”

“送你,喜欢吗?”男人满眼期待。

虽然早有所料,但听他亲口说出来,谈熙还是不免一震,手里文件袋仿佛是块烙铁,烫得她心口疼。

“为什么送我?”深呼吸,竭力镇定。

当年,陆征收购谈氏,伴随着与顾家那场惊心动魄的商业角逐,也同样为后来的磐规实业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

虽然陆氏对磐规不闻不问,却也没有直接变卖,或者充入版图。

这就足以说明上头对这家小破公司的态度。

可不是“小破公司”?

传统的五金行业,加上自由生长,无人管束,大批人才流失,蛀虫普遍滋生,若非背靠陆氏这个“大奶娘”,只怕早就清算破产。

话虽如此,但烂船还有三斤钉,以前被谈武经营得不错,之后又有陆氏圈养,真算下来,其中还是有利可图。

他就这么轻描淡写地送了?

谈熙不由咋舌,久未回应。

陆征却道:“它本来就是你的,我只是从谈武手里要过来,暂时保管。另外,你父母遗嘱上指定由你继承的各项动产和不动产,收购之初就进行了交接,没有让谈武一家人带走一分一毫。”

“那谈武手里属于他自己的股份……”

“我没动,”陆征知道她想问什么,“所以,这些年他还一直在董事会蹦跶,靠着分红过日子,但总体来说,大不如前。哦,他跟张茹秋离婚了,好像娶了张茹秋的侄女还是外甥女……”

“二爷什么时候对这些花边八卦感兴趣了?”谈熙揶揄。

陆征没有笑,肃着脸,一本正经:“跟你有关的,无论什么,我都感兴趣。”

因为你,才想要收购谈氏。

因为你,才去关注谈武一家的动向。

爱你所爱,憎你所恶。

这大概就是陆征爱一个人的方式。

“这些年,我没有插手磐规的经营,甚至让它独立于陆氏存在,是因为我知道,你想亲手改造谈氏,让它重新发光发热。”所以,静静看着,替你守着,耐心等待它真正的主人归来。

在陆征看来,他能给谈熙最好的,不是帮她做决定,而是为她能够随心所欲做决定创造一切所需的前提条件。

如今的磐规就像一块被他捏软的石头,可以让谈熙当成橡皮泥,随心所欲地塑造形状,哪怕一切推翻,重新来过,也不会有任何阻力。

谈熙懂的,她都懂。

可正因为懂,才无法承受这份厚重。

原来,从五年前她离开的时候,他就在为她的归来筹谋铺路……

倏然,灵光乍现,谈熙脑海里突然闪过什么,却根本来不及抓住。

“还有谈武,我不是不想对付他,而是留着让你动手。”

这话说得,好像谈武是头猪,我不宰,只等养肥了送祭你的刀口。

谈熙忍不住弯了弯嘴角。

男人这才松了口气,总算是笑了……

谈熙把密封绳又一圈一圈套好,然后,将文件袋放到手边,忽然抬眼,朝陆征莞尔一笑:“真送我?想好了?不带反悔的。”

“不反悔。”美人一笑,别说一家公司,要命都给。

陆征此刻眼里就只剩谈熙莞尔展颜的模样,他媳妇儿就是好看,视线下移,落到那高耸的胸前,咳……这里,更好看。

如果能摸,那就最好不过。

谈熙察觉到他乱瞟的视线,也没矫情地伸手去挡,早前就睡过了,还怕贼溜溜看几眼?

不过……

“陆总,看你这样,该不会是想要潜规则吧?”

“咳咳!”陆征一呛,脸红,脖子青。

谈熙轻笑,似笑非笑含情目,几分妖娆妩媚在其中。

男人心头一动,“那,你给潜吗?”

“你想怎么潜?哪种程度?”

陆征顿时黑脸,这女人出国几年,别的没长进,撩人的本事倒只增不减,当然,必须承认小笼包也是有长的,咳……成了大肉包。

至于,怎么潜……

“今晚咱们……住酒店?”陆征试探,天知道,他爱死了谈熙这副妖精的样子,恨不得狠狠压在床上,往死里弄。

听她求饶,用沙哑的声音一遍一遍叫他的名字……

只是想一想,就忍不住浑身发热。

谈熙笑意骤敛,目光霎时冷沉:“好啊,几年不见,你还学会419了?”

“什么419?”陆征一脸懵逼。

“约炮。”

“……可我只想约你。”很正经地在为自己辩解,带着几分委屈和不甘。

谈熙又被撩到了,心尖儿晕开一阵酥麻,痒痒的,还染了甜味儿。

“咳!这个话题就此打住!”谈熙赶紧叫停,生怕自己忍不住化身饿狼扑上去。

“那潜规则……”

“闭嘴!都说打住了。”

“……”那到底还潜不潜了?!

总之,这顿饭谈熙吃得身心舒畅,美食美酒,还有忠犬,不费吹灰之力就拿到她一直想要的公司。

完美!

她估计明天磐规易主的消息传回陆氏,有不少人会在背地里发酸。

什么谈熙靠男人上位,不要脸……

未婚先孕就是为了今天,从陆征身上血淋淋割肉……

好大一朵白莲花,超有心机的绿茶婊……

balabalabala!

可那跟她有什么关系?

嘴长在别人身上,爱咋说咋说,她能堵得住一张嘴,却无法堵住悠悠众口,何必白费那个力,白生那份儿气?

且不论,谈氏超过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原本就在她手里,即便陆征不送这百分之二十一,她也迟早会有所行动,拿回控股权。

退一万步讲,哪怕她手里没有一点股份,陆征送她,谈熙也依然敢接。

不仅接,而且还要接得漂亮!

至于那些“靠男人上位”的评价,明显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心里羡慕嫉妒恨,嘴上却不屑中伤。

谈熙从来都是左耳进,右耳出,不过脑,也不走心。

既然陆征敢给,她就敢拿,不服也给老娘憋着!

吃完,两人离开餐厅。

陆征在驾驶位坐定,东西送出去了,他现在浑身舒坦,还是陈凯的主意好。

至于美男计,咳……留着,以后还有机会。

陆征发动引擎,“时间还早,带你去江边兜兜风?”

“算了……”

男人心口陡然一重。

谈熙看了看窗外,“喝了酒不要开车,就在附近走一会儿吧。”

心情像坐过山车,沉入谷底的瞬间,又飙回最高点。

陆征下车,心怀雀跃。

谈熙抱着手臂,走在前面,他两步追上,与之并肩。

两人的身影被被路灯拉长,紧密相依。

远远望去,一对璧人。

晚上八点。

正是华灯灿烂时,街边霓虹闪烁,店家生意红火。

谈熙穿了一件驼色及膝大衣,为了好看,里面只有一条黑色长裙,抹胸设计,露脖子露肩。

之前进去餐厅,里面暖气充足,她把外套脱了,只穿长裙也没问题。

现在出来外面,套上大衣也还是觉得冷。

尤其风一刮,寒意几乎浸到骨子里。

------题外话------

我二爷一出手就是一家公司,牛X不牛X?哈哈哈!

晚上十点半还有更哦,么么哒~

另外,票票记得喂鱼昂,啵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