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1章 甜牙齿/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突然,肩上一暖,下意识回头,对上男人漆黑湛亮的双眸。

四目相接,似要望进彼此灵魂深处。

陆征替她披好外套,又拢了拢前襟,“以后出门多穿点,别为了好看不顾身体。”

纯手工定制的西装外套,选料一等一上佳,还带着主人的体温,夹杂淡淡烟草味。

接触到皮肤的瞬间,那种暖和软透过每一个毛孔,沁入灵魂,像刀枪不入的金钟罩,而谈熙只需乖乖待在里面,便无惧风吹雨打,不畏严寒酷暑。

“谢谢。”谈熙偏头,嘴角轻轻上扬,至于那句“以后出门多穿点”被她自动忽略了。

要么美,要么死,女人天性。

何况出来约会,还是跟想撩的人一起,就更不能马虎。

于男人而言,你展现的是完美;对女人自己来说,你表达的是态度,甚至,可以称作一种基本礼貌。

两人沿马路慢行,好像又回到五年前那种平凡和温暖。

“陆征,你要不要背我?”就像以前那样。

谈熙突然开口。

男人一顿,而后躬身,拍了拍肩膀:“上来。”竟是从善如流。

谈熙脱掉高跟鞋,退后两步,作势发力。

却忽然顿住脚步,想了想,揪住裙摆一扯——

嘶啦!

布料裂开的声音格外清晰。

原本修身的长裙自右侧方开叉,灯光下,一条美腿若隐若现,白得晃眼。

谈熙却毫无所觉,猛然发力往前冲,顺势趴到男人背上,两条长腿盘桓在他腰腹间。

陆征迅速托住她的臀,掂了掂,稳住,连身形都不带闪。

“去哪里?”他问。

“往回走。”

陆征依言而行,背着她转身。

谈熙凑到他耳边,“重吗?”温热的气息撩动男人心弦,一颤一颤……

“不重。”

“真的假的?”距离更近。

“……真的。”陆征强自按捺,“以后要多吃点。”

“胖了怎么办?”

“摸起来更有手感。”

“嘶……”谈熙捏了捏他耳朵,似掐非掐,“给你摸都不错了,还嫌东嫌西!”

男人眼前一亮,掠过幽幽暗光,“给我摸?”

“……”

“你自己说的。”

“记性这么好,你咋不上天?”

“因为你在地上。”有你的地方,才有我。

这小情话,溜到飞起来。

谈熙面色不显,心里却泛起丝丝的甜。

五年没见,这男人可长进多了!

“怎么不说了?”陆征扭过头看她,“是不是突然觉得我很好?”

谈熙赶紧绷住,“是,你好……会往自个儿脸上贴金。”

幽怨一叹:“承认我的优点有这么难吗?”

“如果往脸上贴金也算的话,应该不难吧。”

“……”

路,终有尽头。

很快,便回到出发的地方,黑色悍马停在一旁,格外显眼。

“放我下来。”谈熙拍拍男人肩头。

陆征虽不舍,到底还是依她所言,微微躬身,慢慢松手。

谈熙站定,灯光下,唇红齿白,笑容晃眼。

“谢谢陆总的晚餐,还有红酒,以及……”她轻晃手包,里面装的正是那份股权让渡书,“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家陪孩子,你也早点回去。”

“我送……”话音一滞,陆征这才想起自己喝了酒,不能开车。

正好有一辆出租朝两人驶来,谈熙伸手招停,拉开车门坐上去,“再见。”

陆征低头看她,隔着一扇车门,好在车窗是全部摇下来的。

一个站着,一个坐定;一个低头,一个仰视。

正好方便接吻。

而陆征也确实这么做了,猛然低头,衔住那张憧憬已久的红唇,辗转吮吸,紧密纠缠。

谈熙只在最初的瞬间微微怔愣,而后便专心致志投入到这个亲吻里。

司机大叔只透过反光镜瞄了那么一眼,就臊得不敢再看。

现在的小年轻哟,随时随地都能玩亲亲,哪有他们那个年代来得淳朴?

不过年轻嘛,也不怕招摇。

一吻毕,陆征稍稍退开,正好给谈熙换气的空档。

眼看男人又准备亲上来,谈熙抬手抵住他肩胛,“行了,别让人司机大叔等太久。”

陆征视线嗖的一下射过去,隐隐泛凉。

司机冷不防被点名,还是挡箭牌的作用,连忙摆手:“没关系,没关系……那什么,你们继续……别管我……”

顿时,旖旎的气氛烟消云散。

只留男人眼底一抹幽光,以及女人颊边一片霞色还证明着刚才那时机正好的一吻真实存在。

谈熙朝他挥手,“拜拜,陆总裁。”

“等等!”

“嗯?”

“你是不是应该换个称呼了?”

谈熙眨眨眼,一脸无知和懵懂,“没有啊,我觉得这个称呼没毛病。”

“谈熙,你想亲完就不负责吗?”目光沉沉,语气幽怨。

“呃……”

“下次,再叫错,我就——吻到你哭!”

“……”

终于,出租车开走了,陆征站在原地目送走远,只因——

车里载着他最心爱的女人。

直到车屁股完全消失在视野范围内,他才收回目光,转身走向停在不远处的悍马。

坐上去,掏出一根烟,含在嘴里,又拿出打火机。

啪嗒!

火苗窜起,他凑近点烟,深吸一口,火星骤然明亮。

收起打火机,食指和中指夹住香烟,仰头靠在座椅上,白雾袅袅升腾,顿时模糊眉眼。

想起那个吻,男人唇畔漾开浅笑。

雾气袅绕中,看不分明,但却真实存在。

叩叩——

有人敲窗,陆征回神,凌厉的目光直射而去。

窗外的小年轻缩了缩脖颈,“请问,是陆先生吗?”

眉心稍紧:“有事?”

“我是代驾,刚才有个小姐打电话让我过来……”

陆征是一路笑着回去的,像个傻子。

代驾的年轻人不时透过反光镜打量他一眼,很快便得到一记凌厉的回瞪。

吓得差点拐错方向,撞到护栏上。

陆征:“专心开车,乱瞟什么?”

年轻人忙不迭点头:“对不起,我会注意的。”

可是没过一会儿,陆征又傻笑起来,小年轻赶紧管住自个儿俩眼珠子。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回到老宅,才九点半,客厅还亮着灯。

陆征一想到老爷子强硬的态度,只觉头疼。

徐伯替他开门,“二少爷回来了!”

老太太迎上来,鼻翼轻动:“怎么又喝酒了?哪来这么多应酬?下次让韩威和小陈去应付,没必要事事都让你……”

“不是应酬。”陆征低头换鞋。

“咦?你的外套呢?”老太太习惯性伸手去接的时候,才发现不对。

陆征一顿,对上谭水心狐疑的眼神,坦白道:“今晚跟谈熙吃饭,她穿得少,就脱给她了。”

“不错嘛!”老太太满意地拍了拍孙子肩膀,看上去比陆征还兴奋,“这就对了,赶紧把熙熙追回来,然后到民政局扯证,这样就能天天见到两个小心肝儿,多好?”

“你去见过他们?”陆征目光一紧。

老太太一眼就看穿他在想什么,“放心,我一个人去的,还跟两个小家伙玩了一上午,老头子没去。”

“谈熙她……”

“那丫头是个好的,爱憎分明,胸襟广阔。不仅请我跟你徐伯去屋里坐,还让两个小家伙喊了‘太奶奶’。”

“阿流也叫了?”

“当然!我告诉你,小家伙跟你小时候可像了,鼻子眼睛……”

陆征薄唇一紧,臭小子还没叫过他“爸爸”,倒先叫上“太奶奶”了。

哼!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已经决定每周一到五去熙熙那边住,她上班,我正好可以帮忙带孩子,就从下个星期开始。”

“她同意了?”目露惊诧。

“那是!”老太太眉眼含笑,不无骄傲。

陆征心里止不住泛酸,他还没正儿八经见过俩孩子,“二舅公”的标签也没彻底摆脱,怎么老太太就直接住过去了?

他都还没这待遇呢!

不开熏!

------题外话------

什么都不用说了,标题表达一切!老衲的少女心哟,扑通扑通!

甜了一天了,有点困,鱼要睡了,小仙女们晚安!

有月票的,别忘了喂鱼哈,开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