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5章 谈熙,你是不是犯贱?!/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华灯初上,霓虹绚烂。

夜色酒吧门前,一辆保时捷急刹骤停,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刺耳声响,引得门前欢客驻足围观。

车门打开,一只黑色高跟鞋落地,露出雪白的脚背,视线往上,略显宽松的西装裤下,美腿修长。

女人躬身而出,目光淡淡掠过四周,最终仰头,定格在色彩斑斓的招牌上——夜色Bar。

美女和豪车向来是男人关注的焦点。

当两者凑到一块儿,效果更甚。

此起彼伏的流氓哨足以说明谈熙身上的吸引力。

“美女,一个人来玩儿?不介意的话跟咱哥儿几个一起呗!”

“我们这边也缺个颜值担当,美女你来就刚刚好。”

“狼人杀,会不会?真心话大冒险也可以。”

“……”

这年头,混酒吧的不一定就是流氓,很多成功人士也爱灯红酒绿的夜生活。

明显,这个酒吧档次不错,聚集的人素质还挺高,至少谈熙站了这么一会儿的时间里,没听到什么下流话。

“谈总车技不错。”年弘毅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走到她身边,两人并肩而站。

“谢谢夸奖。”目不斜视,红唇轻勾。

“里面请——”

谈熙迈步而入,男人紧随其后。

穿过大厅,两人进到电梯,年弘毅按下12楼,合金门关闭,同时也隔绝了震耳欲聋的音乐声。

“地方不错。”谈熙突然开口。

“是吗?看来恒丰的眼光还是很准。”

“我还以为恒丰卖惯了房子,没想到还卖场子?”

“不是有个词叫——多多益善吗?”

“怕就怕——多而不精。”

年弘毅眸色微沉:“谈总是玩金融的,应该比我深谙其道。”

“道?”谈熙冷笑,“如果年总指的是‘卸磨杀驴之道’、‘忘恩负义之道’,那我还真是不怎么熟练。毕竟,树活一张皮,人要一张脸,这种道我可没勇气踏足。不似年总,能够游刃有余。”

“你!”

叮!

谈熙莞尔,“电梯到了。”

年弘毅:“……”

两人穿过走廊,行至一间包房门前。

“请吧,谈总。”

凉凉看了他一眼,谈熙推门而入。

没有想象中灯红酒绿、衣不蔽体的场景,甚至连音乐声都没有,放眼望去,除了灯光有些昏暗,并无任何声色场所的迹象。

一股清流?

谈熙突然想到这个词,不由弯了弯唇角。

“原来你也会笑?实在难得。”一道男声自寂静的室内响起,低沉磁性,犹如美妙的大提琴音。

“是你——顾、怀、琛。”

“五年不见,没想到你还能叫出我的名字,该说荣幸,还是悲哀?”颀长的身影自阴影中踱步而出,一袭黑色风衣,削减了原本温润的气质,平添冷酷。

“恒丰幕后老板是你?”

“很惊讶吗?”

“一点点,却也不难接受。”

“哦?”

“单凭年弘毅,恒丰不会在短短一年之内咸鱼翻身;更何况,顾家也不会永远沉寂下去。”

啪啪啪!

男人鼓掌:“你很聪明,难怪陆征当年会为了你拿顾家开刀。”

谈熙耸耸肩,“商场角逐,全凭实力,没有谁拿谁开刀的说法,成王败寇,再正常不过。”

“闭嘴!”男人眼神陡然一厉,“如果不是因为你,陆征会迫不及待对付顾家?”

“呵……别忘了,这场鹬蚌相争,还有个老渔翁在得利。”

顾怀琛眼神一痛。

谈熙冷笑:“相信这场大战里,易风爵,或者说,顾怀瑾,动的手脚不少吧?”

“你都知道?”

“如果你指的是易风爵假冒顾怀瑾,潜伏顾家,为母报仇……”

“住口!”

“真不好意思,戳到你痛脚了。”

“好,就算这里面有顾……易风爵的推波助澜,陆征就能撇得一干二净?说自己身不由己?”

谈熙像看傻瓜一样盯着他,“商人逐利,不是你争,就是我抢,输了只能说明技不如人,你哪来这么多借口?!”

不管陆征出于什么原因对顾氏出手,赢就是赢。

不服来战便是,瞎几把逼逼什么?

“今天我来是为盛茂与恒丰解约一事,不想提及无关的话题。”谈熙沉声道。

顾怀琛脸上闪过一抹笑,似乎又变回那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君子,“你应该知道,合同期间,单方面提出解约视同毁约,要按当初规定的条款赔付违约金。”

“SoWhat?(那又如何)”

“哦,差点忘了,如今的谈熙已经不是那个在T大念书的小丫头。”

谈熙冷冷看了他一眼,实在不想多费口舌,索性直接挑明:“顾怀琛,你应该知道我根本不在乎那点违约金。”

“那你在乎什么呢?”顾怀琛含笑凝视,两掌相合,“让我来猜一猜……你在乎盛茂的发展,CK的未来,还有和陆征的感情。”

谈熙目光一暗:“你到底想说什么?”

“对了,听说你已经当母亲,替陆征生下一儿一女,是两个非常可爱的小家伙……”

“顾怀琛!你要是敢动什么歪脑筋,我让你整个顾家陪葬!”目光发狠,冷酷决绝。

男人脸上笑意不改,“别紧张,我能动什么歪脑筋?放轻松点,老朋友见面不应该畅所欲言吗?”

谈熙冷眼以对,面覆寒霜。

顾怀琛眼里闪过一抹近乎痴狂的迷恋,微微靠近,一股清润的薄荷香迎面扑来,谈熙目露戒备。

“知道我最喜欢你哪点吗?”

“神经病。”

“就是你这副冷若冰霜、高不可攀的模样,明明让人寒透了心,却抑制不住越陷越深。”男人眼里浮现一丝迷惘,“你有什么好的?没心没肺,冷心冷情,可我他妈偏偏就是喜欢!发了疯一样的喜欢!”

谈熙面色微变。

顾怀琛已经扣住她肩膀,狠狠摇晃:“你为什么要回来?你就该一辈子待在国外,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谈熙奋力挣脱,扯住男人一只手,侧身,岔步,顺势用力,一个完美的过肩摔。

伴随着男人沉重的闷哼,她已后退三米之外,竖起浑身倒刺,像个身披战甲的女王。

“顾怀琛,你发什么疯?!我回不回来跟你有半毛钱关系?”

男人仰躺在地,望着天花板,“哈哈哈哈……”笑得像个傻子。

“我是疯了,才会五年都没能把你戒掉,如今还犯贱贴上去,任由你百般践踏,踩入尘埃。”

“谈熙,你连易风爵都能原谅,为什么就不能对我多一点仁慈?”

哪怕一点点也好!

“为什么你要爱上陆征?为什么要替他生孩子?为什么五年都不能让你敞开心扉接受其他人?”他坐起来,拍拍衣袖,整了整领口,然后站起来,依旧风度翩翩,甚至唇畔还挂着笑。

却怎么看,怎么悲凉。

“陆征就让你这么死心塌地?甚至未婚先孕,连孩子都替他生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

“哦,你可能还不知道吧?”男人眼中笑意更甚,“这五年陆征没有去找你,也没有留在公司,而是回了部队,继续当然他威风凛凛的华夏少将。”

谈熙一震,“你说什么?!”

“哈哈……果然,他没告诉你,对不对?也是,怎么说得出口呢?自己的女人在国外,生死未卜,他却为了信仰,为了使命,为了建功立业,回去完成自己的梦想。”

“谈熙,这就是你爱的男人,醒醒吧!五年,他有无数的机会出国找你,可他去了吗?没有。甚至还气得你故意在晚宴上给他难堪,不让孩子认祖归宗,说到底,你心里也不是没有怨和恨。”

“闭嘴!我跟他之间的事,还轮不到你插嘴。”

“呵……呵呵……事到如今,你还在为他说话?谈熙,你是不是犯贱?!”

------题外话------

所以,答案是顾怀琛哦,情深不改,甚至越来越偏激。

已经月底了,小仙女们有票票的千万记得投哦,浪费了好可惜(反正鱼就眼巴巴看着你们了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