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9章 习惯了甜,太爷爷上门/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氏去年开发的山景别墅,韩威把楼王留给陆征,不久前才装修好。

“跟我来。”

他带谈熙进去。

楼上楼下逛了两圈,两人回到客厅,陆征眼神灼灼:“怎么样?”

“地势好,朝向佳,装修精致。”当然,也价格不菲,谈熙客观评价。

“以后我们就住在这里,如何?”

“我们?”英气的剑眉微微上挑,谈熙眼里闪过诧异。

“嗯,一家四口。”

“为什么换房子?蓬莱不好吗?”

男人目光稍稍一暗。

谈熙若有所思:“你现在住哪儿?”

“……老宅。”

“为什么?”

“不想一个人住。”

“那你以前怎么可以?”

陆征目光深邃,定定看她,谈熙竟从那样的眼神里咂摸出几分……幽怨?

“你以为,习惯了两个人的日子,还能心甘情愿接受独居?”就像,甜食会慢慢消磨对酸的容忍,当一段感情成为习惯,才发现戒掉真他妈难!

谈熙眼眶一热,谈熙顿时不已。

“搬过来,我们一起住。”

“你认真的?”

男人面色肃然:“我像在开玩笑?”

“……不像。”

“所以,你的决定?”

谈熙头皮一麻,陆征却不让她逃,大掌钳住女人后颈,阻止她侧首。

“我们错过了五年,你还想继续折腾?”

“那你可以搬来圣泉天域,不是更方便?”

“哼!顾老二送的房子,你以为我不知道?”

“……”所以,别扭半天,就为这个?

陆征见她有所松动,再接再厉:“恒丰楼盘都是炒出来的噱头,哪有陆氏好?”

谈熙眼珠一转,“那套别墅是顾怀琛白送的,你住过去不是更能气他?”

男人微愣,听起来好像有那么点道理。

最后决定——

谈熙不动,陆征搬过去。

“但是,这几天要在这里休养。”

“有什么不一样吗?”

“我可以陪你。”

“……”想过二人世界就直说。

接连几天谈熙没有回公司,安心休养。

陆征说到做到,一天二十四小时陪她,仿佛要把那些错过的时光通通补回来。

两个人就这样甩开一堆事务,忙里偷闲过起了小日子。

期间,两人睡在一起,但陆征没有再碰过她。

某个下午,谈熙突然凑到他身边,“大甜甜,你是不是有心理阴影?”

“嗯?”

“那什么……立不起来了?”

谈熙这话不是没有根据,昨晚上她“无意中”碰了几下,结果这人一点反应都没有。

目光陡然一暗,男人喉结滚动,“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嗯哼,关心你的身体健康啊,有问题吗?”顺便,放一把火。

“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痛。”

谈熙伸手圈住他脖颈,目光潋滟,媚色毕现:“除了痛,也不是没有……爽到。”

话音未落,陆征已经把人扛在肩上,“小东西,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一会儿别哭着求饶!”

换来女人一阵娇笑,好吧,她就是故意的,谁让这人每天在她跟前儿瞎晃悠,心猿意马又不是男人的专利,她也也会有小骚动……咳……

虽然之前放过狠话,但正儿八经提枪上阵的时候,陆征还是很温柔。

谈熙哼唧了两声,麻痒从尾椎骨往上窜,直击大脑:“你……快点啊……”

然后,就是一阵狂风骤雨般的洗礼。

这厢,情深意动,岁月静好;那厢,陆家老宅却笼罩在一片低气压中。

“不回来?!什么意思?”陆觉民接到电话时的欣喜尽数被愤怒所取代,心里……那叫一个恨!

那头老太太不慌不忙地重复:“熙熙出差,我要留在这边看孩子,这周末就不回去了。”

“明明说好周末回家,你怎么言而无信?”

“这不是遇到特殊情况,走不开,我能怎么办?哦,难道把两个小的扔在家里,不闻不问?”

陆觉民咬牙切齿:“你就不能把两个小的带回来照顾?!”

“还是算了,你这么嫌弃……”

“我嫌弃?!”瞬间飙高八度音,“你简直……胡说八道!”

老太太也不动怒,心平气和:“反正这周末我不回来,你在家照顾好自己。”

说完,直接挂了。

陆觉民攥着手机,气得浑身发颤。

“老爷,您怎么了?喝口水……”何姨见状,忙不迭上前。

“她就是存心想把我气死——”哼哧哼哧,喘着粗气。

这话何姨可不敢接。

“让小徐备车,我倒要看看,那是什么风水宝地让她乐不思蜀,连家都不要了!”

呃……

“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去?!”

“老爷,您忘了?他跟夫人一起去了……谈小姐那边……”

陆觉民胸口一堵,“那就找其他人!我要出门——”

到底拗不过老爷子,何姨很快找到另外一个司机,自己也跟着陆觉民一块儿上车。

“打电话给陈凯,问他具体地址。”

“哦。”

……

“太奶奶,你在跟谁讲电话?”小姑娘扒拉着门框,睡眼惺忪。

“吵醒小乖乖了?”

遇夏展颜:“没有吵醒,是小乖乖自己醒的!”

哎哟喂!这甜甜的小模样儿把老太太稀罕得,掏心掏肺恐怕也不会眨眼。

“夏夏乖,过来把衣服穿上,别着凉。”

“哦。”吧嗒吧嗒扑过去,站好,任由谭水心摆弄。

“好了,真精神!”酷酷的牛仔外衣,鬼马机灵。

“太奶奶,你还没告诉我刚才在跟谁讲电话呢?”小姑娘的记性可是很好的。

“唔……你太爷爷。”

“什么是‘太爷爷’?”

“你爸爸的爷爷。”

小姑娘瞪大杏眼,小嘴张成“O”型,“那他不是很老了?”

“呃……这个……”该怎么回答?

“嗯?”遇夏好奇地眨巴眼。

“年纪是有点大了,脾气还坏,脸也臭。”

听得遇夏一愣一愣,在心里默默把“太爷爷”和“坏坏臭臭的老头”画了个等号。

接着,阿流午睡也醒了,自己穿好衣服,跑到客厅。

谭水心给姐弟俩准备了红糖锅盔,大半进了遇夏肚子里。

“好吃!”咧嘴一笑,眉眼弯弯。

“宝宝喜欢就好。”

“太奶奶,下午可以出去玩吗?”遇夏舔了舔手指残留的红糖,一边开口问道。

连不远处的阿流也抬起头,嗯,估计在家闷坏了,也想出门透透气。

考虑到谭水心的年纪,不宜走太远,徐伯索性开车送他们去了附近的公园。

“太奶奶,那个架子是做什么的?”小姑娘乖乖在儿童座椅上,两条小肉腿轻轻晃悠。

“可以把肉和菜放在上面烤,可香了。”

小嘴嚅动两下,已经有流口水的趋势,“那宝宝可以吃吗?”

“当然。”

“好耶!”

小阿流坐在旁边,闻言,默默抬头看了她一眼:小蠢蛋。

徐伯发动引擎,驱车奔向目的地。

后脚又来一辆车停在别墅大门前。

何姨:“老爷,到了。”

陆觉民睁眼,隔着车窗环顾四周,“还真是恒丰的楼盘!”

谈熙那个臭丫头,胳膊肘老喜欢往外拐。

陆觉民同何姨下车,司机上前准备敲门——

“等等!”事到临头,老爷子突然开口。

何姨不解,“老爷,您这是……”

“咳!去车上把我的围巾拿过来,拐杖也换成新做的那根。”

“哦,好。”转过身,何姨忍不住偷笑,这是要打扮打扮才去见两个小重孙呢!

嘴上说着不喜欢,心里却暗自欢喜。

陆家的男人呐,从来不善言辞,可一旦对谁好,那肯定就是挖心掏肺的熨帖!

“老爷,围巾还有拐杖。”何姨递过去。

陆觉民对着后视镜整理一番,而后朝司机点头:“咳!去敲门吧。”

说完,顿时挺直了腰板儿,拄着拐杖,一派威严地静立门前。

何姨嘴角一抽,您不是来探望重孙,是来砸场的吧?

------题外话------

先来个一更,六点还有更新,么么哒~

月初的票子最新鲜,鱼打个滚儿求票票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