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0章 群架之中,霸气出场/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叩叩叩——

没动静。

砰砰砰——

还是没动静。

司机足足敲了一分钟,期间,陆觉民满腔热情逐渐冷却。

寒风一刮,冷到骨子里。

何姨拧眉,让司机退开,她亲自来:“夫人,是我,小何!您在家吗?”

依旧没回应。

“是不是出门了?”

陆觉民面沉如水。

这时,身后传来汽车引擎的声音。

何姨眼前一亮,结果,是往隔壁开……

“别敲了,这家老太太带两个孩子去公园玩,”车窗降下,探出一个头,“刚才还在小区门口碰见,打过招呼。”

何姨瞅了瞅老爷子脸色,上前笑问:“这位太太,请问他们去的是哪处公园?”

女人有些犹豫。

“您放心,那是我家老太太,这是我家老爷子,过来看小重孙的,不是什么坏人。”

“哦——原来是一家人。难怪觉得老爷子面熟,两个小宝贝的太爷爷嘛,祖孙长得可真像。”女人很是健谈。

陆觉民听到“太爷爷”三个字,顿时通体舒畅,神清气爽。

最后,女人不仅指了路,还连带公园整体布局也详细介绍一番:“……那块空地最适合烧烤了,旁边杂货店还有卖调料的……”

“太奶奶,翅翅好香啊!宝宝好饿……”遇夏小手托腮,目不转睛地盯着烤架上的鸡翅,猛咽口水。

“还没熟,等会儿才能吃。”

“等多久?”

“五分钟吧。”

“哦。”好长……

起初,是徐伯和老太太在烤,之后阿流也加入其中,并保证自己会很小心,不被烫到。

遇夏撸起袖子也准备掺和,却被三人果断拒绝。

老太太:“小乖乖,你坐着等吃就好。”

徐伯:“小小姐,不用你动手,我们忙得过来。”

阿流:“少添乱,一边儿待着。”

小姑娘非但不生气,还笑得挺甜,反正有得吃,还不用干活,她就最开心了。

“诶,你们看那个小女孩儿是不是微博上很火的那个?”

“呀!还真是……”

“本人比照片更可爱。”

“走,过去瞧瞧……”

一群刚BBQ结束准备回家的年轻人,迅速朝那个方向围拢,有男有女,皆是一脸猎奇。

微博红人,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

萌娃嘛,谁不喜欢?

“小丫头,跟姐姐拍个照呗?”

“还有我!”

“我也要!”

“先来后到懂不懂?一边儿去!”

“明明我先说的,你挤什么挤?!”

年轻人火气大,说着便开始互相推搡,各不相让。

遇夏被眼前突发状况吓到,小嘴一瘪,要哭不哭的样子。

阿流上前,将她护住,小小的身子带着一股无畏的坚韧。

徐伯见状不对,赶紧丢下手里的东西,挡在前面:“你们做什么?!”

“拍个照而已,老伯你用不着摆出一副揍人的架势吧?”

“就是!网红而已嘛,拍拍怎么了?还能提高你家孩子的曝光度。”

“……”

这下,年轻人也不内讧了,调转枪口,一致对外。

徐伯稳稳地挡在前面:“赶紧走!不许拍!”

“嘿,我今儿个还偏要拍,怎么着?”一个红头发的年轻女人拿出手机,开始对着遇夏乱闪。

小姑娘赶紧把头埋到弟弟怀里,红头发,是妖怪,才不要给她拍!

徐伯登时一怒,打开那个女人的手:“谁让你拍的?!”

“你他妈打我?!”女人陡然一怒。

其他年轻人也蠢蠢欲动,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年轻人跳出来,一把揪住徐伯领口:“死老头,敢动我马子?活腻歪了?!”

徐伯也不是好欺负的,扣住年轻人的腕子,反手一剪。

“啊——”哀嚎骤起,“痛痛痛!你、你给我放开!”

“滚!”徐伯就势一推。

年轻人重心不稳,屁股着地。

顿时引来同伴一阵哄笑,红头发女人直翻白眼儿,“没用的东西……”

年轻人心中恼怒,咬牙切齿:“你们还是不是兄弟?眼睁睁看我被欺负?”

笑声渐歇,一群年轻人盯着徐伯跃跃欲试。

混乱中,竟然还有人拿出手机去拍遇夏,徐伯忍无可忍,夺过对方手机,狠狠到地上,顿时摔得稀巴烂。

这一举动彻底挑起了对方群怒。

“死老头,别以为你年纪大,就不敢动你!兄弟们,给我揍!”

六七个小年轻围上来,徐伯虽然有两下子,可双拳难敌四手,很快就落了下风。

嘴角挨了一记,膝盖也被人踹了一脚。

“老不死的,叫你横!”

“给脸不要脸,就是欠打!”

“……”

红头发女人冷眼旁观,突然瞥见被老太太护在怀里的遇夏,到底心有不甘,拿着手机冲上去:“我今天还就拍定你了!”

谭水心挡在前面,眼里尽是慌乱,一边要顾着孩子,一边还揪心徐伯:“你做什么?!”

“老太太,你这把锈骨头就别拦了,拦也没用!我就是拍个照而已,能少你孙女儿一块肉?!”

遇夏气哼哼抬头,“就是不让你拍!红毛怪!坏女人!”

“你个小丫头片子,年纪不大,嘴还挺毒!信不信我——”女人的手高高举起,阿流突然挤上前,眼看那一巴掌就要落到他脸上。

“给我住手!”一声中气十足、饱含怒意的咆哮如闷雷炸响!

陆老爷子拄着拐杖老脸阴沉,威严毕现。

女人不由发憷,恍神瞬间便被何姨从后面抱住,一个结结实实的耳光落到她脸上:“我呸——什么东西?!也敢对陆家人动手动脚!”

这位才真正练过,“泼妇十八式”手到擒来。

只见何姨下手又快又恨,揪住女人头发就地一个打转儿,紧接着一阵乱挠,嘴里还不停啊呸啊呸地喷口水,想来也气狠了,形象、素质全都是浮云!

刚才远远看见她欺负老太太和小小姐,心里就忍不住鬼火直冒,这会儿还不得好好发泄?

那厢,司机加入战斗,很快把徐伯解救出来,两人都有点儿底子,对付这几个流氓混混绰绰有余,很快就打得对方无力招架。

“不打了,撤!”

“还有小红在那边……”

“赶紧把人拖走!”

很快一群人就溜得没烟儿了。

何姨叉着腰,对着他们逃走的方向破口大骂。

陆觉民把老太太扶起来,眼里闪过懊悔和心疼:“没事吧?”伸手替她拍灰。

老太太没理,自顾自检查两个孩子:“还好还好,没有受伤……”

转眼见徐伯脸上挂了彩,但人还是很精神,遂长舒口气,放下心来。

“太奶奶……”小嘴一瘪,目露委屈,然后,嚎啕大哭——

“呜哇!呜呜呜……我要妈咪……我要妈咪……”

老太太手忙脚乱,“小乖乖不哭不哭,没事的,坏人都被打跑了,没有人会伤害你……”

“呜呜呜……不给那个妖怪拍……”

“嗯,咱们不让她拍。”心疼地将小身子揽进怀里,谭水心也跟着红了眼眶。

陆觉民站在一边,整个人都僵了,好像不知道如何处理眼下混乱的场面,实在是小娃娃的哭声太让人……揪心。

“呜……徐爷爷……”

徐伯赶紧握住她的小手,轻晃着:“徐爷爷在这儿,宝宝不哭了哦……”

小姑娘抬眼看他,突然哭得更大声。

徐伯手足无措。

“呜呜……你流血了……嗝……肯定很痛……”遇夏一边哭,一边说,虽然断断续续,意思却不难懂。

徐伯老眼一热,莫名的温暖注入心头,小小姐这是心疼他啊!

跟人干架的时候他眼都不眨,如今却因为小姑娘一句话鼻子发酸、喉头发堵。

“不疼,徐爷爷一点都不疼,你看,徐爷爷现在是不是笑得很开心?”

哭声变小,杏眼巴巴地盯着他:“真的……不疼吗?”

“真的!”

“骗人,都流血了。”

“不信的话,小小姐可以摸一摸。”徐伯蹲下来,与她齐平。

小姑娘试探着把手伸到徐伯嘴角边,那处红红的地方……

------题外话------

老爷子:明明是我救了你们,为毛把我当空气?!

晚上十点半,还有一更,让二爷正式和两个小宝贝见面哦~

新鲜票子记得喂鱼哈,酱紫才有动力浪起来~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