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1章 征服老顽固/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咦?”拈拈手指,“不是血?”

遇夏止住哭声。

徐伯松了口气:“当然不是,徐爷爷好着呢!”

“可我……还是想妈咪……呜哇……”又开始了。

小阿流实在没眼看,站到她面前:“小哭包,闭嘴!”人小,但气势很足。

遇夏立马噤声,准确来说是被吓到了,良久静默之后:“臭阿流!坏弟弟!又叫伦家小哭包!我不是嘛!”

“不是那就别哭。”

“不哭就不哭!”

老太太长舒口气,徐伯也险险捏了把汗,这个时候还真没办法满足小小姐的要求……

“咳!”一直被当做空气无视的陆老爷子轻咳一声。

小阿流抬眼望去,只是下一秒又看向别处。

遇夏吸吸鼻子,然后扬起小脑袋费力地看着眼前的老爷爷,第一反应是高,唔……脖子好酸。

“你怎么会在这里?”谭水心目露疑惑。

“哼!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何姨顿觉扎心,老爷,您就不能温柔一点?好好的天都被你聊死了。

果然,谭水心不再多问,牵上两个孩子:“小徐,我们回去吧。”

陆觉民一口老血上涌,“站住!”

谭水心转眼看他。

“……不应该说声谢谢吗?”

遇夏比老太太反应更快,立马看向何姨:“谢谢奶奶!”接着又对司机甜甜一笑,“叔叔你把坏人打跑了,跟Superman一样厉害!”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被剩下的陆觉民:“……”

老太太眼里闪过笑,转瞬即逝,看向遇夏的目光透着不加掩饰的慈爱——真是个聪明的小乖乖!

何姨连忙摆手:“不用谢,不用谢,都是奶奶应该做的。”

司机受宠若惊。

“小何,没事吧?”老太太关切道。

“再来两个我都能摆平!”何姨抡了抡胳膊。

“小刘呢?”

司机反应过来是在叫自己:“谢、老夫人关心,我皮糙肉厚的,没伤着。”

“那就好,那就好……”

没有得到任何关心的老爷子:“……”

眼看谭水心带着两个孩子准备离开,何姨拼了命给陆觉民使眼色,可惜并没有什么卵用。

他老人家就那么直挺挺地站在原地,没有动作,也无言语,好像在跟谁赌气。

何姨咬牙,算了,关键时刻只能靠自己!

“夫人,我们跟您一块儿回去吧?老爷今天是专门过来看你跟孩子的,听邻居说你们在公园,就马不停蹄赶过来了。”

“是吗?”老太太询问的眼神投向陆觉民。

后者应该也知道不能再把事情搞砸,遂十分高冷地点了点头。

谭水心面色稍缓。

就这样,一行七人,五大两小返回别墅。

一刻钟后,两辆车抵达。

老太太带着两个小的率先进门,陆觉民跟何姨紧随其后,徐伯和司机还要停车。

小姑娘憋了一肚子疑问终于忍不住了,拉着谭水心的手轻轻摇晃。

“小乖乖,怎么了?来,先喝口热水暖暖身子。”

遇夏咕噜噜喝了两口,大眼睛滴溜溜转悠,目光不时落到陆觉民身上。

何姨也给阿流倒了热水:“小少爷,喝吗?”

伸手接过:“谢谢奶奶。”冷是冷了点,但很有礼貌。

遇夏摇头:“不喝了。”

谭水心把杯子放到茶几上,想了想,又替陆觉民倒了一杯,“只有白开水,喝不喝?”

老爷子心头雀跃,表情却端得四平八稳:“嗯,将就。”

“太奶奶,那个老爷爷是谁?”遇夏突然开口,一双杏眼满含疑惑。

陆觉民顿时紧张起来,心提到嗓子眼儿,血液里涌动着不知名的激越澎湃。

“哦,那是你太爷爷。”谭水心语气淡淡。

“就是爸爸的爷爷吗?”

“嗯。”

小姑娘恍然大悟,“原来你就是那个脾气坏坏、脸也臭臭的太爷爷啊!”

此话一出,全场死寂。

连刚进门的徐伯和司机也齐齐呆住,小祖宗诶,你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何姨狠狠捏了把汗。

谭水心偷觑着陆觉民的脸色。

阿流也察觉到气氛不对,停下捣鼓PSP游戏机的动作。

只有小姑娘一个人笑得贼甜,眉眼弯弯,仿若月牙儿。

“咦?你们怎么都不说话呢?太爷爷刚才在公园吼吼的时候,把那个红毛怪都吓傻了!”小姑娘溜下沙发,迈着两条小短腿绕过茶几,朝对面的陆觉民扑过去,然后顺着老爷子的腿往上爬。

哼哧哼哧!

“你……怎么都不抱我呀?”小姑娘委屈巴巴地抬眼,杏眸水光润泽,仿佛下一秒就会哭出来。

陆觉民全身都僵住了,那么小小、温暖的一团就贴在他腿上,想抱却不敢伸手。

按理说他都是抱过孙子的人了,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小孩儿,却从来过这么强烈的冲击。

好像,那是一碰就碎的珍宝,只能远观,不敢接触。

遇夏急得双颊涨红,这个老爷爷都不抱她,小嘴一瘪,眼看就要洒金豆豆。

突然,胳肢窝被一双温暖的大手扶住,紧接着身体一轻,再转眼她已经坐在陆觉民膝头上。

徐伯瞪大眼,不敢置信。

何姨同样倍觉惊诧。

当年,征少爷恐怕都没这待遇吧?

只有,谭水心一直很平静,仿佛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遇夏却不想坐着,圆滚滚的身子一扭一翻,便跪坐在陆觉民怀里,与他面对面。

四目相对,一老一小,隔着几十年岁月,却无法阻隔那种来自血缘的亲近。

老眼矍铄,杏眸单纯。

那一瞬间,陆觉民的灵魂被深深击中,震撼来得措手不及。

“老爷爷,为什么你吼一吼就能把妖怪吓退呢?你是孙悟空吗?”一边说,一边还伸出肉呼呼的小手去抓老爷子的嘴,似要把这种“来自声音的能量”研究透彻。

徐伯胆战心惊,正欲上前阻止,却被何姨拦下。

后者朝他摇了摇头,眼底似乎闪过高深。

谭水心同样没说什么,坐在沙发上,静静看着,眼底流露出几分怀念和感伤。

“老爷爷,你怎么不说话?”

“……你叫夏夏?”

“对呀!我叫——谈、遇、夏!你叫什么?”

“……陆觉民。”还愣是一本正经地回答了。

“啊,原来你不叫孙悟空。”

“……”

“老爷爷,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吼一吼,就能把妖怪吓住?”

“错了,你应该叫太爷爷。”

“可太爷爷是个脾气坏坏、脸色臭臭的老头啊!”小姑娘仍然固执地坚信着,眼看陆觉民脸色大有变黑的趋势,下一秒却突然多云转晴——

“你能够打妖怪,还抱我,明明是个大英雄,怎么可以是‘太爷爷’呢?”奶声奶气,却无比认真。

“这个……”陆觉民顿时词穷。

想让小姑娘叫“太爷爷”,软软糯糯,能甜到心坎儿里,可当了太爷爷,就不能当大英雄。

两个小人在心里掐架,你压倒我,我扑倒你。

陆觉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煎熬”,老脸皱成西瓜瓤。

谭水心看他纠结挣扎的神情,顿时心情大好,一记赞赏鼓励的眼神递给小遇夏。

“这个……‘太爷爷’不是指哪一个人,而是称呼,有的太爷爷很凶,但是有的太爷爷很慈祥,所以,跟大英雄不矛盾……咳……不矛盾……”

遇夏垂眸,一番沉思后突然抬头,“那你是哪种太爷爷呢?”

“我当然是慈祥的那种!脾气不坏,脸也不臭!”

“真的?”

“当然。”

谭水心撇嘴,暗骂一声老不羞!

徐伯一脸见鬼的表情。

何姨觉得自己像吃了屎。

小姑娘却眉开眼笑,“太奶奶,这个太爷爷不是你说的那样,他不坏也不臭,是个大英雄哦!”

谭水心笑容一僵,对上陆觉民暗沉沉的老眼,心虚地别开视线。

小乖乖,你再兴奋,也不能把太奶奶给卖了呀!

------题外话------

萌杀四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