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4章 认爹宴1/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征定睛一看,还真红了。

“不经掐。”话虽如此,指腹却在上面轻轻摩挲,似要将其抹平擦净。

“老牛皮经掐,你以后就抱着那玩意儿睡?”

“……我还是喜欢嫩的。”

谈熙咬唇,目光微闪,“那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是Yan?”

“机密档案失窃后。”只因,作案手法太熟悉,陆征很容易就联想到BW身上。

而恰巧这个时候,时璟又得到确凿证据证明——BW就是Yan!

两相等于,答案一目了然。

听他提到“时璟”,谈熙目光微顿,想到上辈子和时家的关系,欲言又止。

陆征却早已看穿她的想法,坦白道:“我告诉时璟了。”

蹭的一下坐起来!

“你告诉他了?!”

“不然怎么办?看他疯了一样满世界找妹妹?”

谈熙抿唇,眼里闪过愧疚:“他……怎么说?”

“一开始不信。”

这个谈熙早有所料。

“然后搜集了很多证据,但最终答案都指向同一个。”那个时候,他胡子拉碴,眼眶通红,几乎到了崩溃边缘。

嘴里一直念着:“太可笑了……不……绝对不可能……”

“他可能宁愿我死了,一身干净,也不愿接受这个荒诞的结果。”

陆征伸手替她理了理有些炸毛的短发,“多给他一点时间,会慢慢接受的。”

谈熙扯了扯嘴角,五年都不能令他接受,再多时间有用吗?

也罢,无须强求,随缘便好。

不过——

“你好像一点都不觉得难以接受?”女人挑眉,似笑非笑。

大掌一把将她扣到怀里,谈熙侧脸撞上他温暖宽厚的胸膛,唇畔漾开一抹浅笑。

陆征:“我喜欢现在的你。”

“说好了信奉无神论呢?”

“你是例外。”也只有你。

谈熙在他胸前蹭蹭,“有件事我很奇怪。”

“什么事?”

“按理说,军方应该知道是我干的,但为什么一直没有行动?如果说前几年是因为我人在国外,天高皇帝远,那我现在回来了,怎么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谈熙无法将这一切归结于“巧合”或者“幸运”,肯定有人在其中斡旋,甚至为她做出了让步。”

男人目光一闪。

只是,靠在他怀里的谈熙并未察觉。

倏地,坐直,抬头,无比认真地打量着男人,隐约狐疑:“是不是你?”

“……”

“还真是!”谈熙瞪大眼,“你答应过老爷子什么?”

“没有。”言罢,径直倾身,堵住那张红唇,温柔的力道,辗转吮吸,带着缱绻深情,“我只是让老爷子帮忙说几句话,况且,没有找到实质性证据。”

谈熙松了口气,心里却隐隐感觉不对,可哪里不对,她又说不上来。

突然,唇瓣一痛,对上男人灼灼的目光。

“这个时候还走神,看来我对你还是太温柔。”

言罢,和风细雨骤然急转,演变为狂风暴雨的洗礼。

谈熙大脑瞬间缺氧,被迫承受着,只能专心投入这场来势汹汹的纠缠。

一吻毕,陆征黑眸暗沉,谈熙双颊飞霞。

伸手捂住他还要亲上来的唇,谈熙正色:“你看是不是该找个时间正式见一见俩孩子?”

陆征表情一僵,“儿子,好像对我有意见。”

“放心,我已经找他谈过了。”

“怎么说?”

谈熙挑眉,颇为自得:“儿子永远跟随我的步伐,我接受,他就接受。”

“所以,那声‘二舅公’是故意的?”

“……”

“谈熙,你够狠。”咬牙切齿。

“是你自己不认在先,少把锅往我身上甩。”

“不知悔过,该训!”言罢,将人扛到肩上,大步朝卧室而去。

“老流氓,你想干嘛——”

“你。”

又是一场不可言喻的极致旖旎。

谈熙说正式见两个孩子,可不是说着玩玩的。

转眼又到周末。

身体已经没有大碍,谈熙就从天立花园回了圣泉天域,迎接她的是女儿暖暖的怀抱,以及儿子内敛矜持的笑容。

老太太和徐伯站在门边,淡笑而看。

“这几天有没有听太奶奶和徐爷爷的话?”

遇夏:“听了。”

阿流点头,“嗯。”

“只是妈咪……”小姑娘期期艾艾,“我有点想你了。”

谈熙把女儿抱在怀里,“妈咪也想宝宝。”转头给了儿子一记偷袭,“啵唧——当然还有我家帅儿子。”

阿流双腮红红,耳尖轻动。

跟他爸害羞的时候如出一辙,谈熙不由感叹,父子到底是父子,来自血缘的牵绊是无法取代的。

老太太:“回来就好……进屋吧,外面风大。”

谈熙牵着两小只往里走,徐伯替她拖行李箱。

“我来……”

徐伯摆手:“没关系,小事情,以后慢慢习惯就好了。”

以后……

谈熙突然觉得也还不错。

将近半个月没见,两个孩子被养得白白胖胖,可见老太太费了不少心。

午饭已经做好,就等谈熙回来。

“熙熙,吃这个,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谭水心替她夹了个灌汤小笼包。

正好在半空撞上谈熙的筷子,原来也是要替她夹菜。

两人竟想到一块儿去了。

一老一小,彼此对视,独属于亲人之间的脉脉温情在彼此眼底流转。

饭后,谈熙主动洗碗。

老太太就在旁边把她洗过的每一个碗用毛巾擦干,然后分门别类,细细规整。

“这半个月很忙?”谭水心突然开口。

“嗯。”谈熙有那么一秒钟的心虚。

“跟阿征见过面了?”

谈熙讶然,“您怎么……”

“别紧张,”老太太朝她宽慰一笑,“我都这么大年岁的人了,眼睛还不得毒一点?这经过滋润的女人和没有滋润的女人看上去就是不一样,别人分辨不出,却瞒不过我的眼睛。”

谈熙闹了个大红脸。

“咳……小别胜新欢,奶奶理解,不用不好意思。微博上都说了,有爱就要大胆去做!”

“……”老太太,一年不见,您这小纯纯的思想可污了不少。

晚上,谈熙亲手替两个小家伙洗澡,当然是分开的,因为有个龟毛害羞的儿子。

遇夏先来,谈熙在她藕节似的胳膊上涂沐浴乳,橙子味的。

“乖女儿,想不想见爸爸?”状若无意般询问。

正玩水的小姑娘动作一顿,眼里紧接着发现出无法抑制的惊喜:“可以见粑粑吗?那我以后就不用偷偷打电话了!好棒!”

“偷偷?打电话?”尾音上挑。

遇夏心虚地瞅了眼谈熙:“妈咪,不要怪弟弟,是我让他把手机给我的,不给我就哭。”

又气又好笑:“不给就哭?你还真出息!”

“人家想听粑粑的声音嘛……”

嗯,看来女儿这边没什么问题了。

接下来,轮到阿流。

“儿子,明天见你爸,有没有兴趣?”就像在问——明天郊游,要不要参加?

谈熙没有七拐八绕,直接开门见山。

拿着毛巾哼哧哼哧擦腿的小家伙闻言,竟也不觉得奇怪,只是手上动作微微一顿,“哦。”

这就是答应了。

第二天,老太太和徐伯回老宅,谈熙带着两小只出门,嗯,去赴一场“认爹宴”。

半个钟后,保时捷停在一家西餐厅门前。

阿流下车,环顾四周,对这个吃饭地点没说好,也没说不好,百无聊赖地扯了扯胸前并不符合他自己审美的红色领结。

“妈咪,爸爸就在这里吗?”小姑娘一身白色公主裙,长发披在身后,比起弟弟的冷淡,她眼里更多的是兴奋。

“嗯。”

谈熙话音未落,西装笔挺的男人从旋转门出来,径直上前,一手女儿,一手儿子,动作强势有力、霸道蛮横,却奇异般地稳和暖。

小姑娘自然欣喜若狂,一口一个“粑粑”,甜得能滴出蜜来。

阿流却浑身不对劲,就像长了小虫子,在陆征怀里一通乱扭。

“别动。”大掌在他屁股掂了掂。

------题外话------

明天继续!再来求一次票票哈,别嫌鱼烦,顶锅遁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