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4章 粑粑,你在跟妈咪玩亲亲吗/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熙耸耸肩,“说就说。原本是年弘毅约了见面,之后……”

条理清晰,逻辑分明,小到连酒吧名字都交代得一清二楚。

“……就是这样。”

男人听罢,不置可否,眸色却愈渐深沉。

见气氛大有僵冷的趋势,谈熙勾勾他手指,“生气了?”

“……没有。”

虽然知道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顾怀琛在作妖,不该迁怒,但心里就是不舒坦。

“真没有?”女人眨眼。

“……一点算不算?”

谈熙又气又好笑,倏地起身对准男人薄唇,吧唧就是一口,“那现在有没有好点?”

目光一闪,表情冷肃:“没有。”

谈熙又亲,退开的时候还咬了咬他下嘴唇,“现在呢?”

“还是没有。”

“你够了哦,见好就收,懂不懂?”谈熙伸出食指抹掉他唇角沾染的口红。

“不懂。”

“……”

“除非你再亲两口……不,四口。”

“啧!得寸进尺。”嘴上这么说,但最后还是满足了他。

最后一吻陆征反客为主,缠得她舌尖发麻,险些喘不过气。

“唔!”捶他肩胛。

男人不为所动,愣是扣着谈熙后颈狠啜几口才罢休。

“嗯,这还差不多,我就勉为其难不生气了。”但有些人该收拾的,还是不能手软。

谈熙:“……”妈哒!

五点半,准时下班。

两人离开公司,陆征开车送她回别墅。

半个钟之后,“到了。”

谈熙推门下车,陆征却径直绕到后面,取出一个大号行李箱。

“这是?”

“我的东西。”

“然后?”

“搬过来,一起住。”

谈熙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动作还挺快。”

“都是为了跟媳妇儿钻一个被窝。”他容易嘛?

“……”

两人进门,厨房里传出一阵饭菜香,徐伯上前:“征少爷,谈小姐。”

“妈咪——”小姑娘迈着两条小短腿从房间跑出来,哼哧哼哧。

发现陆征也在,顿时笑容更灿:“粑粑!”

陆征伸手把女儿捞起来抱在怀里,轻松得像拎起一只小猫:“乖宝!”

遇夏藕节似的双臂环住陆征脖颈,笑声清脆。

谈熙本来打算抱儿子,总不能厚此薄彼呀。

结果臭小子不给抱,一双黑梭梭的眼睛闪啊闪,居然害羞了。

老太太听闻动静,系着围裙从厨房出来,见此情景,顿觉欣慰,冷不防看到陆征脚边的行李箱,旋即露出一抹高深的笑。

不错不错,这么快就打入内部了。

晚饭很丰盛,一大桌菜,荤素齐全,麻辣清淡兼而有之。

遇夏连吃三个灌汤包,还让谈熙替她夹:“妈咪,要包包……”

“这是第几个了?”

伸出手指比“三”。

“是吗?”谈熙挑眉,音色沉沉。

遇夏这才不得不多加了个指头,“四……”

“说好每顿只能吃三个,right?”

“……”小姑娘很想说“no”,但是在谈熙突然严厉的注视下,只能瘪瘪小嘴,然后乖乖吃其他菜。

陆征轻咳,给小家伙碗里夹了块茶鸡蛋,安慰的意思很明显。

“谢谢粑粑。”然后,送进嘴里——好吃!

“乖。”

相比遇夏的“情有独钟”,阿流不算挑食,虽然喜欢重口味的肉食,但青菜也会多少吃一些。

饭后,老太太和徐伯带两个小家伙出门消食。

谈熙和陆征留下来洗碗、收拾。

洗着洗着,男人的手就摸到她腰上,这里掐一把,那里揉一下。

“别动,痒。”谈熙手上不得空,只能转眼瞪他,以示警告。

陆征充耳不闻,一双惹火的大掌甚至还有不断往上的趋势。

“有完没完?”也顾不得手上还有水,谈熙截住他的动作。

男人手不动了,嘴又开始捣乱,在女人雪白的后颈或深或浅地亲吻。

谈熙实在服了他,随时随地都能发情。

“你出去!”说着,把人推到门外。

砰!

关门,落锁。

隔着一扇玻璃谈熙朝他得意挑眉,接着转身继续洗碗。

陆征也不恼,唇畔自始至终挂着浅笑,就斜斜倚靠在门框边,看着女人窈窕纤细的背影,眼里一片满足。

他想,这样就很好。

每天可以看到她,亲到她,一辈子。

……

谈熙从厨房出来,手还湿着。

陆征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张毛巾,一个指头挨着一个指头替她擦干。

茶几上还摆着一盘削好的水果,每块都插了牙签。

“你削的?”

“不然?”毛巾放到一边,陆征伸手搂她。

谈熙伸手拿了一块,叼在嘴里,还没咬下去另一半就被男人凑上来给咬掉了。

她忍不住翻白眼儿:“明明还有,干嘛抢我的?”

“你咬过比较香。”

“……”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说好了吃水果,没一会儿唇就碰到一起,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妈咪,我回——啊呀!”小姑娘兴奋的声音戛然而止。

谈熙和陆征齐齐一僵,然后,迅速分开。

转眼一看,遇夏用小手捂住眼睛,指缝却稀开,明显是在偷窥

阿流直直站在一旁,嗯,他要看也是光明正大地看。

徐伯有些尴尬,因为肤色较深也看不出到底有没有脸红,而老太太则是满眼含笑,隐约闪过兴奋。

“粑粑,你在跟妈咪玩亲亲吗?”遇夏扑到陆征怀里,扬起头,一双大大的杏眼满是好奇。

“妈咪眼里进了沙子,我在帮她呼呼。”论一本正经说瞎话,只服二爷。

“骗人!阿慎哥哥说这就叫玩亲亲,嘴对嘴的那种,说不定还要伸舌头。”

谈熙:“……”

陆征:“……”

女儿,你这么博学,真的很打击人。

阿流也没闲着,赖在谈熙怀里,一脸防备地盯着陆征,这人刚才的样子想要把妈给吃了,可恶!

最后,还是老太太出马,把两个小的哄走。

临走前还朝谈熙挤眉弄眼,“咳……你们继续,保证不会再有人来打扰。”

谈熙&陆征:“……”

晚上,两个小家伙洗完澡就往谈熙房间跑。

老太太在后面喊都喊不住:“慢点……别摔了……把脚上的水擦干……”

“知道了太奶奶!”

然后一阵风似的没影儿了。

谭水心站在原地摇了摇头,看似无奈,但眼里的慈爱却浓得化不开。

陆征洗完澡出来,没有看到香肩半露、美体横陈的媳妇儿,而是两颗在床上打滚儿的小丸子。

“咦?粑粑,你也在这里哦?”小姑娘坐在被面儿上,一双白白嫩嫩的小脚丫子轻动着。

阿流靠坐在床头,怀里抱着一本挺厚的书,没说话,只朝陆征凉飕飕看了一眼。

二爷面色瞬间泛黑。

这时谈熙从外面推门进来,感觉一大两小之间气氛微妙,“怎么了?”

“妈咪,今晚粑粑也在跟我们一起睡吗?”小姑娘率先开口。

阿流也望着她。

“不用,他睡客房。”

二爷扎心了,幽怨的小眼神儿落到谈熙身上,好像在说:你个负心汉!

谈熙朝他投去安抚一瞥。

“妈咪,粑粑住客房为什么要到你的房间来洗澡?”

“呃……可能我的浴缸比较好用。”

“客房的不一样吗?”

“应该,貌似,不一样吧。”

“哦。”

最后,陆征还是被赶到客房去了。

更还不是最糟糕的,中途竟然还碰见老太太,谭水心瞬间了然:“两个小家伙缠着熙熙去了?”

“……嗯。”

“没关系,慢慢来。”老太太语重心长。

“……哦。”

“以后习惯就好了。”

“?!”

半夜,陆征睡在冷冰冰的客房辗转反侧,难以成眠。

第N次发出长叹……

突然,门锁轻微响动,他下意识戒备,很快一道黑影进入房间,然后——

扑到他身上。

“大甜甜,是不是想我想得睡不着?嗯?”

女人软绵的上半身紧贴着他胸膛,又香又软又暖,“小东西,算你有良心!”

------题外话------

星期一啦,鱼儿返工啦,六点还有更哦,大家掏掏兜兜,看看票票,再喂喂鱼哈,么么哒~

你们喂鱼,鱼就撒糖,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