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0章 不是闹着玩儿的/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莎,Sara,新来的总裁秘书,短短半个月内从二楼升到二十七楼,大专学历,没有工作经验,甚至连基础文秘课程都没修读过,更不提取得相关资格证书。都是摸爬滚打过来的职场人,这代表什么,大家心里明白。”

此话一出,众人脸色相当微妙。

李莎这个名字他们听过,从大办公室一路扶摇直上成为总裁秘书,原本以为是公司从别家挖过来的精英,事先已经谈好待遇,没想到……居然是个关系户!

这种货色出现在公司,还身居要位,简直就是侮辱大家。

在座哪一个不必她李莎强?

论学历,有的是名校海龟;论能力,不乏业内翘楚;论资历,还有兢兢业业工作了五年以上的老员工。

凭什么她就成了总裁秘书、天子近臣?

被点名的李莎如坐针毡,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比起谈熙的严词指责,她更害怕周围人异样的目光,好像她是什么不堪入目的脏东西。

光达不是应承了会帮她解决这件事,为什么……

她伸长脖颈,目光搜寻到最前排端坐的身影,可惜男人没有回头,只留给她一个漆黑的后脑勺。

李莎抿唇,双眼蒙上轻雾,又委屈,又可怜。

眨巴一下,豆大的泪滴便夺眶而出。

徐澜就坐在不远处,见状,不由冷笑,红唇勾起一道锋利的弧度,她就说黄光达那种典型的利己主义者怎么可能为一个女人,得罪谈熙?

想想自己,又对比李莎,优越感油然而生。

女人呐,还是要自立自强,做一朵攀附男人的菟丝花终究不是什么好出路。

思及此,徐澜看了眼台上万众瞩目的谈熙,眼底飞快闪过一抹嫉妒。

有些人到底还是命好……

“老刘,你怎么看?”马董用胳膊肘撞了撞对方,下颌微抬示意谈熙的方向。

“太激进,太冒险,但不可否认,她把所有人都调动起来了。”

“富贵险中求,她这是要杀鸡儆猴,立威的同时顺便也收买了人心。”

两人对视一眼,有喜有忧。

许强经过上午和谈熙的那番交流,基本上已经猜到她想做什么,心里也实打实服气,眼下只管坐着看好戏。余光掠过黄董那张已然黑沉的老脸,笑得愈发放肆。

别人不知道,他还不清楚?李莎可是这丫刚到手不久的“小白兔”,正在兴头上,自是千恩万宠。没想到,打脸来得措不及防,事关面子,恐怕接下来还有得闹。

“所以谈总,您刚才那番话想要表达的意思是——您的新任秘书李莎是个关系户?不知道我这样理解有没有错?”一个年轻男职员直接站起来向台上提问。

谈熙转眼看他,突然朝周渺抬手:“给他一个话筒,让他把问题再大声、清楚地说一遍。”

周渺应是,很快,话筒交到男职员手里。

这回大家都听清楚他问了什么,目光齐刷刷落到台上,就看谈熙怎么回答。

后者从容一笑,红唇轻启:“没错,理解得到位。”

这算……承认了?!

哗!

“哪有老板自己揭短的?”

“李莎完了。”

“人力资源部干什么吃的?居然连大专学历都招进来了,还真当咱们公司没门槛啊?”

“只有我一个人好奇李莎到底是走了谁的关系吗?”

“反正不是谈总。”

“这话没毛病,继续往下看吧,我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就完了。”

“……”

“谈总!我能提问吗?”一个女职员把手举起。

“当然。”

谈熙一发话,便有人资部的工作人员递上话筒。

女人站起来,先接过话筒,然后朝台上谈熙九十度鞠躬,“虽然这个问题很冒昧,也不一定能得到回答,但我还是想问。谈总刚才讲李莎是关系户,那么是谁的关系户?”

“黄董。”

答案来得措不及防,没有任何犹豫,直截了当。

不仅提问的人愣了,董事们呆了,现场所有人除开谈熙,仿佛都被施了定身术,无法动弹。

黄光达一张老脸沉得能滴出墨来,用一种似愤似怨的眼神望向台上。

“哈?”许强怪笑一声,眼里跳动着跃跃欲试的兴奋以及对谈熙毫不掩饰的赞赏。

果然,彪悍的女人从来不需要理由,随时随地都在玩心跳。

“呃……谈总,您说的是黄、黄董吗?”女职员咽了咽口水,讷讷确认道。

谈熙莞尔:“难道盛谕还有第二个黄董?除此之外,人力资源部的徐澜徐副经理也要承担相当大一部分责任。”

“搞什么鬼?现在的剧情越来越看不懂了。”

“又牵扯出一个高层,谈总这是看热闹得不嫌事儿大啊!”

“难怪李莎爬得这么快,敢情一个董事和一个HR经理都在替她撑腰。”

“只有我觉得谈总是个耿直girl吗?怼天怼地怼空气,战斗力是Rio强悍。”

“嗯啊!快被她圈粉了肿么破?”

“……”

谈熙抬手,议论声骤歇,“说了这么多,李莎只是一个例子,我相信在场这么多人当中不乏靠裙带关系才到了今天的位置,这是沉疴旧疾,虽然改变起来很难,但也并非束手无策。我今天就把话说明白,那些占了茅坑不拉屎的人我希望你们主动请辞,当然,如果确实有能力,我可以不追究你的上位过程,但下次考核结果出来之后,如果名不副实,那就对不起了。”

此话一出,有人欢喜,有人愁,但总体来看,前者多过后者。

“另外,关于对李莎、徐澜,以及黄董的处罚决定很快会向大家公示,敬请拭目以待。”

从会议开始到结束,持续时间不过一个小时,但大家的心情却像过山车,时起时落。

谈熙一句“散会”出口,走得干脆利落,留下一大片人各怀心事。

这夜,很多盛谕员工未能成眠。

第二天,关于李莎、徐澜和黄光达的处罚通告明晃晃、大喇喇张贴在进门处公示栏位置。

李莎被开除。

徐澜从部门副经理降职为二楼办公室职员。谁都知道,二楼办公室干的都是杂活。

黄董通报批评,扣发分红。

“我靠——谈总这是要来真的?”

“昨天说了,今天就做,效率也太高了。”

“杀鸡儆猴,敲山震虎,高!实在是高!”

“连黄董都栽了,看来这次不是闹着玩儿的。”

“这算什么栽了?人家不还好好在董事席位上坐着?扣发分红?又不是不发,做做样子而已。”

“不懂就闭嘴!别瞎几把乱嚷。就凭黄光达一个董事,咱们公司第二大股东,就这么被张贴出来,不管惩罚轻重,那都是在明晃晃打脸!对于他们那样的人,钱算什么?面子才最重要。”

“谈总这是递了投名状,想用实际行动告诉大家,她昨天说的那些并非场面话,而要付诸实践!这次的通告就是一颗定心丸和镇魂丹。”

与大厅的议论纷纷相比,谈熙的办公室落针可闻。

黄光达站在办公桌前,一双虎目燃烧着愤怒的火光将其后端坐的谈熙牢牢锁定。

一站,一坐,前者居高,后者势低。

相较于男人的火力全开,谈熙则显得平静而内敛。

“黄董有话不妨坐下来说?”

沉声一哼,男人拉开椅子坐下来,“谈总看不惯我黄某可以直说,没必要在背后搞小动作。”

“小动作?”

“我问你,楼下大厅的通告是怎么回事?!”

“处罚决定。”

黄光达面色一黑:“谁他妈做的决定?!”

谈熙笑容稍敛:“请黄董注意言辞。决定是我下的,有什么问题吗?”

“你!”

“我知道黄董现在气愤难当,但也请理解我的为难之处。”

“你?!为难之处?!”黄光达像听到什么笑话一样。

------题外话------

六点半有更,大家久等了!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